2018年10月15日 周一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澳大利亚工党的政治生态建设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0日 [打印]

针对澳大利亚工党党内存在的派系之争、贪腐现象、党员流失和政党认同下降等问题,工党党魁和高层极度重视,多次表示要进行现代化改革,重塑工党形象、净化党内政治生态。

改革党魁任免规则,增强党内领导权的稳定性

为了增强党内领导权的稳定性,工党对党内选举制度进行了调整,进一步改革了联邦党魁任免规则。这项改革是2013年陆克文二度当选工党党魁时提出的,旨在避免2010-2013年工党相继更换两任时任总理党内领袖的“权力闹剧”。此前,联邦党魁的产生和罢免均由联邦议会党团全权决定。工党党章规定:“在议会党团审议之前,任何州的支部都不能就党章、政策及司法问题直接处理议会党团的成员。”议会党团在党内重要事务上拥有的绝对权力,使不同派系之间的斗争更加严重。陆克文倡导的党魁任免规则改革,迈出了工党现代化改革、重塑政党形象的重要一步。根据新规则,联邦议会党团不再具有决定联邦党魁产生的绝对决定权,而是只占50%,另外50%的决定权分配给基层党员。而且,新规则明确指出,如果工党在大选中失败,则立即进行下一轮领导人选举;如果工党上台执政,除非党魁自己宣布辞职,否则必须有议会党团75%的议员请愿,以党魁严重败坏党的声誉为由要求撤换,方可进行领导人选举;工党在野期间,若议会党团60%的议员请愿,则可进行党魁选举。这项改革赋予了基层党员更多的决定权,增强了基层党员在党内重要事务中的参与权和决策权。

加强党员作风建设,对腐败零容忍

工党的党员规模在澳大利亚现有各政党中最大,目前大约有5万名。工党党章对党员的要求比较简单,只要承认工党党章,没有参加其他党派的人都可以入党。近年来,工党被曝出的贪腐丑闻,进一步反映了西方政治运行面临的选人用人难题,也揭示了目前工党党内政治生态的乱象。

新南威尔士州人口众多,一直是工党的选票重镇,近年来由于一系列贪腐丑闻的影响,工党在该州议会选举中屡屡失利。为整顿党风,整治党内贪污腐败现象,工党拿“新南威尔士州党支部”开刀,着手清理党内政治生态中存在的不良现象。主要举措有:第一,工党联邦执行委员会实施直接干预,对新南威尔士州党支部进行全面接管;第二,加大反腐力度,对腐败零容忍。针对党员和高层干部的贪污腐败问题,工党开展了“对腐败零容忍”的专项整治活动。首先,对牵扯贪腐丑闻的党内干部,工党及时作了停职甚至开除出党的处分,如汤姆森、威廉姆森、奥贝德等人均被开除出工党。其次,勒令党支部自查,主要检查在实际工作中有无弄虚作假、贪污腐败行为,有无与利益集团进行不正当的权钱交易。再次,成立独立审查机构、任命监察专员,提高党支部执行委员会基层党员比例等,加强对党员干部的监督工作,防患于未然。

大力吸收党员,进一步扩大党内民主

针对目前的党员流失现象,工党加大了招募党员的力度,力图吸收更多党员入党,充实党员基础。工党在2015年党代表大会上通过了招募大量党员的决议,并采取多种措施鼓励选民入党。例如,简化入党程序,推行更为方便快捷的“一键式”网上入党申请;鼓励年轻人、土著人、女性入党;鼓励工会会员以个人身份入党,提供党费优惠等。此外,为了适应信息化、网络化时代发展的需求,工党在实践中不断创新党支部活动方式,成立各类“议题支部”,允许其召开会议、探讨政策,吸引了许多对加入传统地理意义上党支部不感兴趣但对某项政策议题感兴趣的年轻人。不仅如此,对于党外人士和支持者,工党也采取了相应举措。比如在网络上成立“智囊团”,吸引党外支持者加入,以储备党员备选力量。

为了增加党员的认同感,提高政党凝聚力和向心力,工党在近几年的改革中进一步扩大党内民主,并着力提高基层党员在党内的参与权和决策权。如前所述,工党改革了传统的党魁任免规则,将50%的决定权赋予基层党员,提高基层党员在党内重要事务中的话语权和决定权。除此之外,工党也调整了党代表大会中工会代表和个人党员代表的比例,从3∶2调整为1∶1,以提高基层党员的权力。另外,为了进一步扩大党内民主,提高基层党员的代表性和决策权,工党设置了“全国政策论坛”。在全国政策论坛中,1/3代表为基层党员,其他成员为议员、工会代表以及各领域专家学者,他们一起参与党内决策。从2013年起,工党的全国政策论坛在澳大利亚设置了30多个工作组,大约1500多名工党党员直接参与了纲领政策的形成和讨论过程。“全国政策论坛”的相关规定已写入党章,成了工党决策程序的一部分。

(摘编自《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8年第3期 赵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