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西方国家政党政治新变化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0日 [打印]

近年来,随着传统政党力量下行,西方政党民粹化倾向明显,极端政党与民粹主义融合聚变,加速西方政治极化和碎片化,资本主义多党民主体制扭曲,政治运行更加失序。

民粹主义极端政党崛起

近年欧美大选,民粹主义极端政党群体崛起,“黑天鹅”频现。激进左翼政党以服务“社会不满群体”为重点,以“社会底层”挑战“社会上层”,号召民众推翻精英政治和金融大佬管控国家的旧体制,其民粹主张得到许多民众认同和支持。极右翼政党发展更为迅猛,无论是在法西斯诞生地德国、意大利,还是传统自由之乡的荷兰、比利时及北欧国家,极右翼政党以反全球化、反欧盟、反移民的极端保守和排外主张赢得较高支持率;极右翼政党在匈牙利、意大利、波兰、斯洛伐克等国议会中席位一度跃居第一。民粹主义极端政党群体崛起不仅冲击西方政坛,打乱传统政治钟摆频率,而且挑战传统大党“一贯正确”地位。

传统左右翼政党力量下降

欧洲多数国家的社会党、右翼保守党等传统主流政党党组织日趋松散,“大党不大”,政党精英领袖领导力进一步丧失,治国无方,无力带领国家走出困境。二战后,英国工党和保守党、德国社民党和基督教民主联盟等分属左、右翼的两大党曾长期轮流执政,左、右两党在本国得票数之和均超过90%,而现在一半都不到。法国社会党作为百年老党、大党,历史上多次执政,但该党党内有派,长期分裂,党员人数剧减。相反,德国另择党、绿党的支持率上升。欧洲各国的共产党也是有百年历史的传统政党,力量下降更为严重,日益边缘化。

以参与民主为特征的众多新兴社会运动影响扩大

形形色色的自助型团体、非政府组织及“非政治党派”不断涌现,频频开展抗议、游说、宣传等活动。非政府组织、“非政治党派”虽然松散,但活动能力强、影响面广,对国际和地区性重大事务的影响作用上升。如绿党坚持非暴力、基层民主、保护生态环境和维护世界和平等主张,积极参政议政。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占领华尔街”、法国“黑夜站立”等民众抗议运动不断,意大利五星运动等西方反建制新兴政治力量发展势头不减,活动范围扩大,不断抢占传统政党政治空间,政党特别是左翼政党的支持者因受新兴运动吸引而大量流失。

政党精英民主体制深陷困境

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对过去工业社会产生的精英决策、社会追捧的代议制民主模式不感兴趣,要求建立一种网络式、扁平化、无中心的平等参与模式。草根型政治领袖对现有政治体制和传统政党怀有极大的不信任和失望情绪,批判现行政治腐败和议会民主低效无能,希望借助民众对现行政府治理体制机制不满,打破现有体制,为政坛注入新鲜血液。近年来,西班牙、希腊等国民众频频发起各种抗议运动,旗帜鲜明地提出要破除精英民主,实行广泛的参与民主。一些极端政党利用网络“朋友圈”,宣扬民粹主义,反对精英政治。

(摘编自《社会科学文摘》2017年第8期 柴尚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