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2日 周三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国外政党凝聚青年之道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0日 [打印]

青年是政党的后备军,青年的政治参与程度与能力深刻影响世界民主化进程。因此各组织采取何种措施,将青年吸引到自己的阵营之中,成为政党建设过程中必须正视的问题。

通过政党固有魅力覆盖与凝聚青年

大多数政党国家通过长时期的政治活动,形成青年人对本政党的政治认同,从而让青年积极申请加入,这是青年组织吸纳成员的传统形式和基本路径。作为吸纳成员的必经程序,这种程序既能保证组织构建的有序性,同时加入仪式能够增加成员的仪式感、认同感和责任感。

通过正当程序申请加入,主要是指在成员满足该政党青年组织的加入条件时,由成员本人按照既定程序向组织递交申请,然后由组织予以审核通过,申请人因此成为该青年组织的一分子。资本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在既定程序上存在很大不同。例如中国共青团采用的就是由申请人通过正当程序申请入团。类似的还有越南胡志明共产主义青年团,朝鲜金日成社会主义青年同盟,古巴共产主义青年联盟等社会主义国家政党青年组织。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党青年组织也需要一定程序,但组织性、严密性要低于社会主义国家的青年组织。忽略加入程序的不同,传统的申请制始终是政党青年组织吸纳成员最基本的形式。

通过兴趣覆盖与凝聚青年

在吸引青年加入政党青年组织的过程中,面对青年政治参与意识薄弱,参与度低的现象,各个国家纷纷提出符合本国青年实际的措施来吸引成员,努力迎合青年爱好与需求。

俄罗斯青年联盟作为俄罗斯目前存在的最大的青年组织,在吸引团员方面积极迎合青年的需求,主要通过“项目党”的形式吸引成员。俄青盟在全国范围内运行着超过20个青年项目,包括“青年英特网俱乐部”“职业论坛与职业培训”“俄罗斯人力资源开发”“学生科技营”“少年趣味活动营地”和“青年国际夏令营”等一些低消费的休闲活动。这些项目对于青年人来说,有着绝对的吸引力。美国等西方政党组织也较好地迎合了青年人的特点。YDA作为美国最大的青年政治组织,倾向于有趣味性的社交活动而不是各类研讨、会议、培训等活动内容来吸引成员。

通过网络关系覆盖与凝聚青年

现如今现代信息技术作为一种最有活力的变量,深刻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和观念结构。对于各国的青年组织而言,吸收成员不能只注重线下发展,需要充分发挥新媒体的作用。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青年团直接根据青年自身的特点,努力拉近与青年距离,削弱自身的权威感,将青年群体感兴趣的元素引入到组织机体内,以此吸引青年参与到组织中。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青年团将关注目标较早地投向互联网,其中第一个步骤就是在互联网注册主页,随后将青年团成员资格申请网络化,利用网络全方位覆盖目标人群,只要年满15-40周岁的新加坡青年,向青年团邮箱发送一份邮件就可以成为其成员。人民行动党青年团还在目前青年较为关注的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设置了组织主页,将组织活动、方式,通过互联网及时与青年网民互动,利用互联网便捷、高效等特点,将政策的制定及时延伸到政策受众中,提升政策的透明度,获得受众的支持。青年团每月组织的主要活动都可以通过其主页上的日程安排查询。青年网民在网络上获得了权利需求的满足,从而更愿意加入青年团。德国社会民主党在网络领域起步较早,2002年该党就提出进行“网络党”的建设,引发了青年的关注。目前网络党以其独有的特色,成为青年喜爱的“虚拟组织”,他们把信息网络技术作为参与政党政治讨论和进行组织生活的平台。由于在网络平台上,青年能够在虚拟世界里参与到政治生活中去,因此吸引很多青年参与其中。

通过选拔草根精英覆盖与凝聚青年

青年组织,尤其是政党的青年组织最重要的职能就是招募精英骨干,为政党储备和培养政治精英。

目前,部分国家的青年组织用各种方式积极发掘草根精英并邀请其加入组织。新加坡是一个小国,要想始终保持高速发展,必须要有政治精英的参与。但是目前在新加坡青年中,存在着政治冷漠的现象。为改善这一现象,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青年团积极举办各种活动,发掘有政治才能的青年,对于在工作中发现的草根精英,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相关领导机构会将主动的邀请制和严格的人才选拔程序相结合,直接综合各种条件对该青年进行测试,通过层层选拔,人民行动党将优秀人才适时延揽进本党领导层。这一措施既能够提高人民行动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同时也会对反对党造成影响,很大程度上保证了人民行动党执政的人才资源,而这些青年政治精英能够直接进入政坛,对于其他青年也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其他一些国家也采取类似的方式选拔精英,突尼斯民主宪政青年是突执政的宪政党领导的青年组织,自从执政之初就担负着为执政党输送干部的任务。在该组织中,能力突出的组织负责人可以兼任省党的协调委员会委员,从年轻时就开始进行能力锻炼。南非非洲国民大会青年团更是积极创建青年政治高校,培养接班人,以避免非国大党内出现断层,青年政治高校中的精英们直接为执政的非国大中心工作服务,发挥助手作用。

(摘编自《上海党史与党建》2017年第11期 姬昌/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