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 周四
您的当前位置:人物风采
一个村的“小小华西梦”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0日 [打印]

郑文新(右)指导阿布都萨拉姆(左)改良一体机。

农民发明家

2017年2月,郑文新带着新疆畜牧科学院的“访惠聚”工作队,进驻新疆巴楚县拜什吐普村。摆在面前的,是一块“烫手山芋”:全村2584人,贫困人口占61.4%,是典型的深度贫困村,维稳形势复杂,脱贫任务艰巨。

光手逮刺猬,从哪下手?作为农业部财政部现代农业产业体系岗位科学家,郑文新深知建立人才队伍的可贵。他把目光对准了村里有想法的年轻人:培养和盘活这里的人才资源,通过他们的发展,带动村民们一起脱贫致富。“就好比赶羊,一只羊、两只羊先过去了,一群羊就跟着过去了。”

“哐当哐当”,循声走进色力布亚镇最大的一家农机加工厂,工人们正忙着生产一种开沟平地覆膜一体机。地上摆着已经成形的关键部件:两只近一米高的圆筒形车轮,车轮两头各凸出一截,呈45度角的坡度。

“用这种一体机,能够在地里一次性实现开沟、平地、施肥、播种、覆膜五种功能,特别实用。”郑文新一边领着记者参观,一边兴奋地介绍。想不到,发明一体机的竟是拜什吐普村一位普普通通的村民阿布都萨拉姆·牙生。

以前,阿布都萨拉姆虽然琢磨出了这套设备,但并不成熟:机器庞大而笨拙,能耗大、成本高,两边的坡度也全凭经验得出。阿布都萨拉姆只有初中文化,又不懂汉语,连一张像样的设计图纸都没有,更别说批量生产了。

“这个小伙子可以好好培养,成为村里的科技致富带头人。”发现了这棵好苗子,郑文新和阿布都萨拉姆一家结成了“亲戚”,经常上门给他出主意改进发明,帮他画设计图纸,申请专利和商标,鼓励他批量生产。

有科学家当“参谋”,改良后的机器大受市场欢迎。如今,阿布都萨拉姆的加工厂每年能生产七八十台一体机,远销新疆内外,一年的收入超过30万元。腰包鼓起来后,他还主动从村里的贫困户中招了5名工人,帮这些人实现了脱贫。最近,听到新疆农机局领导支持推广一体机的消息,阿布都萨拉姆抱着郑文新激动地落泪,“发明创新致富这条路,我要一直走下去!”

开展夜校培训,组织参观学习,成立科技兴趣小组……科技的种子渐渐在闭塞的村庄生根、发芽。全村48人拿到了电焊工、泥瓦工等职业培训证书,123位年轻人走上了外出务工的致富路。“现在,不务正业的青年人没有了,愿意学习、努力致富、积极入党的青年人越来越多了!”村团支部书记艾合买提·买买提感慨。

“巴楚留香瓜”香满天下

拜什吐普村不乏特色农产品,却一直“养在深闺人未识”:又大又甜的西瓜、甜瓜,在当地每公斤只能卖1元钱左右;香喷喷的烤肉和烤鱼,售价只有乌鲁木齐的三分之一。

怎样实现产销对接?去年瓜果季,巴楚县推出的“巴楚留香瓜”在网上卖到80元/公斤还供不应求,这让郑文新茅塞顿开:挖掘本地资源,研制标准指导生产、打造品牌、发展电商,让村里的好东西走出去!

说干就干。他带着工作队,请村里在外上大学的姑娘当西瓜大使、甜瓜大使,请来摄影专家拍摄宣传片,又联系上海的援疆干部接洽淘宝上海站,搭上了“巴楚留香瓜”的销售便车。村里的瓜农一亩地平均收入5000元左右,比以往增长了4倍。

首战告捷。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问题:成熟的甜瓜不耐贮存怎么办?雨天来了,怎样避免地里的瓜腐烂?瓜的大小怎么控制?“只要心劲强,不怕问题多。找出规律用好规律,都可以解决!”这位羊专家认真研究起了瓜。

他拿出干科研的劲儿,查阅资料、请教专家、学习村民的土办法,还在10来平方的宿舍里摆了一张木板床做试验:将瓜果打上食用蜡、照射紫外灯,每天进行观察、称重和记录……多少个夜晚,他房间的灯一直亮到清晨。

24岁的艾买尔·努尔是村里的预备党员。眼下,他正在参加村里组织的电商培训。听到郑文新带来的好消息,村里又注册成功了“巴楚一特”“色力布亚三件宝”两大品牌,小伙子振奋无比:“太好了,我们村里30%-40%的农户都种瓜,大家今年不愁卖不到好价钱了。我们要全力备战电商!”

与淘宝的合作还催生了郑文新的新灵感:现代科学是扶正祛邪、破除愚昧、遏制极端思想的良方好药。对于南疆集中连片的贫困地区,淘宝不仅可以帮大家富起来,还可以作为平台,帮更多人接受现代科学文化理念,扶智又扶志。在上海援疆办、阿里巴巴等各方支持下,全国第一所淘宝小学在拜什吐普村正式挂牌。

每周一次的科技兴趣课中,郑文新感受到了村里孩子们的变化:“曾经,孩子们最大的梦想只有两个:一是当老师二是当警察,他们从没听说过淘宝;现在,孩子们的视野变宽了,梦想更丰富了。不少孩子告诉我,他们将来想当电商、当设计师、当农场主、当科学家,还想成为马云那样的人。”

荒滩上的景观

“要彻底改变拜什吐普村的面貌,还得培养和发挥组织的力量,把集体经济搞起来。”郑文新的目标是把拜什吐普村建成一个“小小华西村”。

走遍全村每一寸土地,来到民生渠大桥旁的一大片荒滩,郑文新眼前一亮:交通便利,有水有桥,何不在这儿发展立体生态农业和旅游?

“这不是‘天方夜谭’吗?就一片沼泽地!”“投资得多大啊,哪来的钱!”得知郑文新的想法,从村干部、工作队员到村民,谁都不看好。

远的不说,征地就是个麻烦事。荒滩中有一块100多亩的土地,10年前被村干部低价卖给了依乃依提·阿肉甫老汉。听说要征地,老汉狮子大开口:拿300万来!

郑文新并不气馁。他一次次上门,反复算账给老汉听:“这块地地下水位高,你种这么多年,有啥收入呢?集体开发休闲农业,村里变漂亮了,将来你儿子就不用出去打工了,家门口就能挣钱!”老人家终于心服口服,合理要了补偿金,高高兴兴调整了土地。

一个大目标分解成的众多小任务,开始一个个实现:有了成片的土地,郑文新从上海请来中国水科院做规划;把零星土地置换整理、优化林带和沟渠,增加了集体可利用土地的面积;开挖鱼塘,布局景观和美食街;对养鱼、特色小吃、采摘新树种等种植养殖人员提前进行技术培训;陆续引进樱桃、油桃等种植到规划的采摘区……

一幅乡村振兴的美好蓝图在拜什吐普村日渐清晰:池塘中设计葫芦岛,打造民俗特色景观;池塘周边优化种植养殖结构,建设采摘种植园,构建渔牧林一体的有机生态循环农业;生产出的农副产品深加工后,线上线下同时销售;种树种草、修建栈道,开发景观与娱乐项目……

随着不断有投资商来考察并有企业落地,昔日的荒滩变得越来越美丽。“这就是科学家的远见!”工作队的翻译玉山江·司马义感慨,“这个项目如果成功开发,脱贫致富的可不止我们村,整个镇子都能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