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5日 周四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金钱政治加剧美国社会分裂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2日 [打印]

“要赢得选举,需要两样东西,一是金钱,第二个我就记不得了”

四年一次的中期选举是今年美国国内政治的头等大事,届时联邦国会众议院所有席位、参议院1/3席位将迎来改选,选举结果将直接影响今后两年美国政治格局。每一轮中期选举中,大量资金都会涌入美国政界,试图影响政策走势,今年中期选举也不例外。

“要赢得选举,需要两样东西,一是金钱,第二个我就记不得了。”每逢美国选举,100多年前竞选专家马克·汉纳的话总会被媒体反复引用。眼下,共和、民主两党在为中期选举而冲刺,“金钱”逻辑依然无处不在,两党领导层频频到访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等筹款重镇,即是金钱政治的清晰写照。

哥伦比亚大学政府学教授罗伯特·夏皮罗表示,金钱对美国选举的重要影响,仅从一个事实就能看得很清楚——现任议员获得连任的概率相比新参选者要高得多,原因是前者在筹款方面有难以比拟的优势。夏皮罗表示,“在两党内部,政治人物要想跻身领导层,首先必须证明自己的筹款能力”。

中期选举“烧钱战”的激烈程度也体现在每个席位的“成本”上。2014年中期选举期间,胜选的联邦众议员平均花费145万美元,胜选参议员平均花费1064万美元,均创下新的纪录。统计显示,2002年到2014年,过去4届中期选举的花费分别是21.8亿美元、28.5亿美元、36.3亿美元、38.4亿美元。目前距离本轮中期选举最终结束还有5个月,花费打破2014年的纪录“大有希望”。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最新数据,2018年中期选举周期内,联邦参议院选举已经吸收超过4.8亿美元资金,众议院选举则吸收超过8.5亿美元资金,这个数字还在不断飙升中。

政治献金大行其道,少数富人拥有比绝大多数人更大的影响力

金钱政治最大的弊端在于让富豪获得了普通人不可能有的政治影响力。为了加强对政治筹款及资金使用的监管,美国先后推出了不少立法,但资金总是能找到新的“突破口”,在法律的漏洞中游刃有余。

中期选举吸取庞大资金,并非因为资金池的底面有多大,而是少数富豪出手十分阔绰。例如,民主党头号金主、对冲基金经纪人托马斯·斯泰尔已经拿出将近3000万美元。政治响应中心的数据显示,本轮选举周期内,捐赠200美元以上的美国成年人只占成年人总数的0.36%。

5月初,拉斯维加斯赌场大亨谢尔顿·阿德尔森给国会共和党旗下的一个基金会开出一张3000万美元的支票。报道称,为了敲定这张支票,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保罗·瑞安飞到拉斯维加斯,专门为其介绍共和党未来的政策走向。

舆论认为,政治献金大行其道带来的一个恶果是,少数富人拥有了比绝大多数人更大的影响力。本轮中期选举中,凯文·尼科尔森是威斯康星州联邦参议员参选人,此前名不见经传,但因为出手阔绰的实业家理查德·乌伊莱因挑中了尼克尔森,后者一跃成为非常具有实力的参选人。对此,有媒体批评称,乌伊莱因的行为无异于是在“买一个参议员席位”。

“我们或许不知道大量政治资金来自哪里,但却知道它们花在哪儿了”

在一些美国政治分析人士看来,金钱政治不仅蚕食社会平等,也加大了一些政治问题的解决难度。

本轮中期选举资金来源中,金融行业遥遥领先,仅华尔街为代表的证券与投资行业就已经拿出1.6亿美元。企业掏钱当然是为了在政策制定中尽可能放大自身利益。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数位长期为共和党慷慨解囊的对冲基金巨头本轮选举周期却没有什么动作,目的是为了表达对此前共和党税改方案的不满——该方案没有给对冲基金行业大幅度减税。

有分析称,近年来美国国内保守主义思潮上升,一批财力雄厚的大金主在背后发挥了重要作用。竞选资金研究所执行主任迈克尔·迈尔宾表示,不少富豪今年选择早早出手就是为了鼓励具有保守主义倾向的新参选人的出现,进而影响整个选举的议题设置。

竞选资金体系的运作方式也加大了美国弥合政治分裂的难度。数据显示,本轮选举周期,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等拥枪团体将97.9%的资金投向了共和党,环保团体则将95.7%的资金投给了民主党。不同利益集团押注不同政党,而政党又对各自金主投桃报李,政治共识的建立变得愈发困难。

蒙大拿州州长史蒂夫·布洛克在华盛顿的一场智库活动上表示,金钱正从根本上腐蚀美国的社会公正,拿着扩音喇叭的人和窃窃私语的人难以平等。“我们或许不知道大量政治资金来自哪里,但却知道它们花在哪儿了——花在邮寄广告、电视广告、数字广告上,而且压倒性的都是负面广告,目的就是把政治对手击倒,把美国搞得支离破碎。”

美国舆论分析认为,中期选举“烧钱战”的滚滚浓烟表明,资金依旧是美国政治的“硬通货”,金钱政治成为美国社会挥之不去的顽疾。

(摘编自6月20日《人民日报》 胡泽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