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6日 周二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美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有方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5日 [打印]

将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是高等院校实现社会服务功能、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环顾全球,美国的总体科技成果转化率达80%,成果转化的收益位居世界各国前列。1980年,《拜杜法案》由美国国会通过,该法案明确规定,联邦政府资助的科研项目取得的发明成果,所有权属于高校等受资助单位,从而引发了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制度变革。到2008年,美国高校的技术许可收入已超过34亿美元。利用高校科技成果,每年衍生创办555家新公司,平均每周创造13个新产品,成立10家创新公司。根据美国专利商标局官方网站的数据,在2008年之前,美国每年的高校专利许可数量从未达到3000项,而2008年实现跨越式腾飞,高校许可数量高达3818项,到2016年为4149项,2017年达到4496项。

政府助推科技成果转化政策有力

首先,政府高度重视立法,为推动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构筑了必要的制度基石。1980年,继《拜杜法案》通过后,美国国会又通过了《商标法修正案》,规定大学在联邦政府资助下获得的发明成果如果在一定时期不能实现向产业转移,联邦政府有权决定由其他机构来继续实施商业化。1986年,美国又颁布了《联邦技术转让法》,该法案旨在通过授权公营的实验室缔结合作研究合约,鼓励国家实验室与工业界合作建立科研联合体,以促进技术转移。

其次,政府作为“服务者”角色的合理定位与有效扮演,为推动科技成果转化提供了有力的公共服务支撑。目前,美国大学科技成果产品化的过程几乎完全在科技市场中进行,政府将精力放在了如何对高新技术成果商品化和产业化资助的方式上。在推进科技成果转化的进程中,美国政府提供了一系列的服务支持,如制定和实施各种促进科技与经济结合的计划、共建产学研合作机构、建立成果转化服务机构和良好环境。

最后,政府丰厚的科研项目资金资助,为推动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提供了财力支持。当前,美国大部分高校科研经费的主要来源是联邦政府的国防部、国家宇航局、能源部、农业部、卫生部、商业部和国家科学基金会等7个部门。其中,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每年的经费约55亿美金,其中20%左右用于高校的数学、电脑、科技等领域的研究。充足的研究经费不仅促进了研究成果的产生,也使学校和教师能够比较从容地面对转化过程中的经费压力。

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机制完善

在“为社会提供服务”理念的引领之下,在美国许多高校不仅强调提高学术水平和教育质量,还把科技成果转化作为重要内容,建构了具有可操作性的管理机制。

首先,美国高校大多成立了专门机构来负责科技成果转化。美国许多高校都有技术转移办公室(OTL),并通过美国大学技术管理协会(AUTM)——一个以科技成果转让为核心目标的全国性组织,进行广泛的合作与联系。OTL最初由斯坦福大学率先于1970年成立,现在已经发展为全美大学技术转移机构的样板。它是高校内设机构,主要职责是搭建科研人员与产业界的桥梁。

其次,美国高校设立了比较合理的运行流程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其一,通过发明披露环节,科研人员向高校报告研究成果。其二是通过创新性、应用性评估环节,OTL技术经理对科研人员的发明进行评估,预测应用领域,寻找潜在买家。其三是通过发明营销环节,OTL的技术经理开始着手联系相关企业,在不透露技术秘密的前提下,向有兴趣的企业当面介绍发明的总体情况,或与企业保持联系。其四是协议谈判和后续监督环节。OTL的目标是达成双赢,赋予技术经理充分的谈判自由,技术经理会为企业提出各种各样的选择。比如,考虑到处于创业阶段的公司资金有限,技术经理会最大限度地减少一次性的许可费,或者同意企业获得技术许可期权。一旦许可协议开始执行,技术经理监督协议的实施情况,并接收企业报告和专利收入,再按照有关规定将专利收入分配到发明者、发明者所在的部门和学校手中。

最后,美国高校设立了激励性的利益分配机制激发科研人员的科技成果转化。如麻省理工学院的科技成果转让收入,15%用于技术转让办公室的工作开支,其余1/3归技术发明人,1/3归发明人所在院系或实验室,1/3归学校收入。

(摘编自2018年5月7日《中国社会科学报》 赵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