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22日 周五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中国十五年入世之路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2日 [打印]

1978年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把经济建设确定为各项工作的中心,使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进入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这次会议产生的一个直接效应就是要让中国尽快融入世界经济发展的潮流之中。

1986年到1992年:6年时间,紧紧围绕着四个字——“市场经济”

1986年7月10日,中国驻日内瓦代表团大使钱嘉东代表中国政府,向关贸总协定递交申请,要求恢复中国的缔约方地位。至此,中国复关、入世谈判拉开了序幕。1987年3月,关贸总协定理事会成立了“关于中国缔约方地位工作组”,同年7月任命瑞士驻关贸总协定大使基拉德先生为中国工作组主席,同年10月中国工作组第一次会议在日内瓦举行,开始了中国的复关谈判。

按照关贸总协定的规则,中国“复关”谈判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对中国的外贸体制进行审议,第二个阶段是实质阶段,进行双边市场准入谈判并起草议定书。第一个阶段的谈判进行了8年之久,仅仅审议中国外贸体制就进行了6年。

中国首任谈判代表团团长沈觉人回忆道,对中国外贸体制的审议实际上是对中国经济体制的审议,当时中国还是一个以计划经济为主的国家,而关贸总协定是在市场经济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一个国际多边贸易组织。当时,各国代表提出的问题,很多是这两种不同的经济体制的差别所带来的。

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时明确指出,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与市场都是经济手段。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一番话,对于当时正处在理论十字路口的改革如同拨云见日,也为复关谈判扫清了障碍。

1992年10月召开的党的十四大明确指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利于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1993年第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五条修改为“国家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四个字第一次写进中国的根本大法。

外经贸部副部长佟志广率团参加关贸总协定中国工作组第11次会议,他在发言时表示,我们中国要搞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就是说国家是共产党领导的,但是市场经济,就其一般特征来说与其他国家搞的市场经济没有什么区别。中国承诺搞市场经济,与关贸总协定的基本原则接上了轨。这一承诺得到了关贸总协定缔约方的一致认可,工作组主席基拉德宣布结束对中国贸易体制的审议,进入实质性谈判。持续了近六年的复关谈判终于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任务。

1992年到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成立前的一次冲刺,复关谈判未能取得成功

1994年下半年,在世界贸易组织即将取代关贸总协定之前,中国与关贸总协定缔约方进行了密集谈判,希望在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之前,与主要缔约方达成协议,使中国顺利地以关贸总协定缔约方身份进入世贸组织。

1994年8月,中国提出改进后的农产品、非农产品和服务贸易减让表,作为解决中国复关问题的一揽子方案,并派出当时的海关总署关税司司长吴家煌为团长的市场准入代表团与缔约方进行了50多天的谈判。然而,一系列谈判并没有向中国预期的方向前进,在这场掺杂了政治因素的谈判中,一些缔约方提出的苛刻要求和态度让中国无法接受。由于谈判立场差距过大,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之前,中国复关谈判的最后冲刺未能取得结果。

1995年至2001年: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运筹帷幄,入世谈判终获成功

1995年1月1日,世界贸易组织正式成立,从1995年7月中国的复关谈判转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简称入世谈判。中国入世,既是复关谈判的延续,又有了许多新的内容,谈判也发生了新的变化。

在加快谈判进程的同时,中国进一步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以适应世界经济发展的大潮。1999年4月朱镕基总理访美期间,中美签署了中美农业合作协议并就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发表联合声明。美国承诺“坚定地支持中国于1999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1999年11月10日至15日,中国外经贸部部长石广生率领的中国代表团,与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率领的美国代表团在北京进行了六天六夜的艰苦谈判。在谈判陷于僵局的最后关头,朱镕基总理亲自出面,解决了分歧,达成了协议,使中美之间的谈判宣告结束。

此后,中国又与欧盟等世贸成员达成了协议,并于2001年9月13日,同最后一个提出谈判的成员墨西哥达成了协议。

2001年9月17日,世贸组织中国工作组第18次会议通过了中国入世议定书及附件和中国工作组报告书,标志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全部结束。2001年11月11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中国签署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议定书。

(摘编自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