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6日 周一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让想象力产生最大价值
​美国创客的生存之道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4日 [打印]

“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的“Maker”,是指把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他们的主张是:创新、实践与分享。近年来,“创客运动”蓬勃发展,不仅改变了人们的学习和创造方式,也促进了新的教育培养模式的兴起。作为交互艺术和创意工业的前沿,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等,都开设了创新教育实验室或“创客空间”。而让想象力产生最大价值,则是创客的生存之道。

技术,不仅用来做产品

在纽约访学期间,我曾观摩纽约大学的ITP winter show——冬季学期作品展。ITP是纽约大学Tisch学院的研究生教育项目,为期两年,旨在探索如何运用想象力使用通信技术,从而有效提升、改善和愉悦人们的生活。这一项目创办于1979年,学生们来自艺术、信息技术、政治、经济等多个领域,彼此背景不同,但所有人一起参与课程和设计,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协同沟通并自由分享。为解决这一问题,ITP大部分采用开放的活动和讨论空间,配备能够根据课程需要而灵活布置的可移动桌椅。

如今,ITP已发展为技术专家、工程师、设计师和艺术家打破真实与虚拟空间界限的实验空间,它传递的理念是:技术,不仅是用来做产品,更是用于表达自己,同大众建立联系,在交互体验中获得乐趣。

设计更注重空间和结构

ITP一年有两次作品展,夏季学期的展出更多的是设计师们的毕业作品,因此规模更大;冬季展则更接近于艺术类大学的期中汇报,反而会涌现出一些更体现设计师艺术“匠心”的作品,别有一番“小而美”。

我所观摩的这次冬季作品展,传感器运用和3D视觉的交互依然是主流,但观赏者体验感的部分被提升到了一个重要位置。一位北欧设计师的作品是在一个封闭的帷幔中进行的,设计师让一个芭蕾舞演员做高空翻腾,观众可以从耳机里听到她心跳频率的变化,从而在视觉感官体验之外增强心理的联系,获得全方位感知。“驯龙高手”的灵感来源于电影,一位印度裔设计师设计了一条逼真的飞龙,观众带上VR眼镜,骑上飞龙,就可以进入3D空间体验《阿凡达》中潘多拉星球的景象。最有科技想象力的是一个名叫“平行时空”的作品,你可以在摄像头前自拍,电脑完成传输后随便在网上找到一张图,但是细看之后发现两者一定有某种相似性联系。这个简单的实验,其实就是对全球化时代和“平行宇宙”概念最直观的诠释。

从“虚拟现实”到“增强现实”

从“虚拟现实(VR)”到“增强现实(AR)”,人们在打破现实空间与虚拟空间的界限上不断进行技术突破。不论是三星Gear VR头盔、谷歌眼镜还是微软的HoloLens(混合现实头戴式显示器),从VR注重完全浸入式的体验,到AR在现实世界上覆盖虚拟的3D图像,其实,关注的焦点集中于一个问题:未来,人们究竟是喜欢基于现实的体验,还是基于虚拟世界的、与现实完全割裂的体验?

从交互体验而言,VR让用户置身于一个想象出来或者复制的世界,但用户在体验VR时需戴上全封闭的头盔,将体验限制在了固定空间里;而AR是将计算机生成的虚拟图景嵌在现实世界中,也就是把数字的想象世界加在真实世界之上,可以不被屏幕限制,真正实现“将整个世界装在口袋里”。

我采访了一个年轻的创客,她给我展示自己的AR作品:你只需用手机扫描一个图标,图标上就会出现一个虚拟形象,随后加载在你的现实世界之上。例如,海外学子思念家人,只要通过扫描一张数字照片的标记,你和家人曾经欢聚的场景就会通过虚拟形象出现在眼前,这些温情记忆变得真实可感。

这正是这些AR创客最为成功之处,关注人的情感,充分激发想象力,设计思考人类的情感需求和虚拟图像、标记之间的关系。就好比数码时代之前,我们都有相册,会珍藏一些旧照片,但数码照片出现之后,因为它如此方便和快捷,我们反而很少去翻看相册了。在某种意义上,AR技术帮助我们将数字的丰富性和虚拟性,重新还原在了一个可以真实触摸的实物上,帮助我们和这个真实的世界重新建立联系。这一点,正是创客们的交互设计不断超越单纯技术酷炫的真正指向。

(摘编自2016年8月10日《温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