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3日 周一
您的当前位置:人才工作
海外工程师东游记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6日 [打印]

3月20日,第一届中国(宁波)海外工程师大会在宁波北仑区开幕。来自美国、俄罗斯、德国、意大利、日本等20个国家的高端人才齐聚宁波,期待着未来能在中国“一展拳脚”。

此前,宁波通过出台鼓励企业引进海外工程师政策,资助企业累计引进海外工程师1486名。海外工程师携带技术前来,在宁波找到了自己值得奋斗的舞台。

你也许会好奇,作为首个“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宁波到底有什么魅力,赢得众多海外工程师的心?这些海外工程师在中国的生活和工作,又是什么样的?

在大会召开期间,记者有幸走访了两位海外工程师,他们都供职于民营企业,一位是开朗的英国绅士大叔,一位是严谨的美国小哥哥。他们的故事,也许能解开你的疑惑。

来,这就给你讲,他们“normal”却不“boring”的新时代“东游记”。

海外工程师大会现场

“海外工程师”是宁波近年来的引才“大招”。引进国外高端人才和先进智力成果,有效破解了企业在转型升级创新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人才短缺难题,也让宁波成了海外工程师“新据点”。

在宁波,这群远渡重洋而来的海外工程师,朝八晚五地在企业里从事着各自领域的技术研发,看起来跟普通的白领没什么两样。他们有着不同的肤色,说着不同的语言,却都非常一致的在来华多年后依然保持着满满的热情,甚至不少已经扎根中国。

“市场越做越大,工作给了我极大的幸福感”

在宁波精达成形装备股份有限公司(JDM),英国工程师马里纳有着双重身份——全球销售总监和团队技术骨干。两个看似相去甚远的岗位,却由一人挑起重担,是为什么呢?马里纳解释道,JDM公司的核心产品高速冲床是技术含量极高的设备,懂技术的人才能更好地完成销售工作。面对越来越广阔的海外市场,既要深度了解技术又要能够熟练使用英语进行商务谈判,于是全球销售总监的重任落在了有着标准“英伦绅士口音”的“技术帝”马里纳的肩上。

马里纳(左)在厂房工作

马里纳2012年来到宁波,到现在已经6年了。独自一人在中国打拼的日子里,他偶尔也会想念远在英国家乡的夫人和孩子,但公司不断提升的装备技术、逐步拓展的全球市场和对他的器重,都让他坚定着自己的选择。

“市场越做越大,我们的技术在不断革新,我们的设备卖给了日本、美国的本土企业,工作给了我极大的幸福感。”谈到为什么选择留在中国,马里纳反复提到三个词——明朗的未来(Big future)、强大的公司(Strong Company)和国际化的团队(International Team)。对于有事业野心的马里纳来说,JMD的工作极具挑战性,又有可观的前景,他对自己的选择非常满意。

促使他留下的原因,还有团队的融洽。当年因为初来乍到而忐忑不安的马里纳,在发现老板和团队里的中国工程师都能进行简单的英语交流后,放松了很多。少了语言障碍这道坎,与工作伙伴之间的磨合比想象中容易,工作很快就上手了。后来公司逐渐引进越来越多的海外工程师,团队构成愈趋向国际化和多元化,消融了国籍的隔阂,团队工作更为高效。他习惯了中国企业的经营模式,习惯了中国的生活环境,沉浸在这份工作里的他,是不断在前进的,这让他能源源不断的从工作中获得满足感,留在宁波俨然成为一个满分答案。

与美国约克公司的合作让马里纳最为印象深刻。

美国约克公司是全球第一家做空调的企业。几年前约克空调进入中国市场水土不服,而如今JDM的设备却成功打入了约克空调的“内部”。对此,马里纳回忆道,当时由于成本原因,约克公司计划迁址到墨西哥,马里纳带着自家公司的设备前往美国,凭借过硬的设备质量和低于其他供货商的价格,成功拿下了这笔订单。合作达成的契机非常有趣,“约克公司总裁到厂房视察时,觉得新一批设备的质量很不错,便问是从哪里购入的,负责人告诉总裁购自中国,总裁表示非常惊讶,没想到中国也能生产出如此好的设备了。”马里纳自豪地说起这笔订单的后续,对未来的技术革新和设备出口信心满满。

“我们要做面向全世界的市场,就要用全世界的人。”精达公司总经理李永坚认为,引进海外工程师是跨国公司扩张中的“必经之路”,能为公司带来更强的创新动力。同时,他也表示,公司要不断开拓销售市场、提出更高的技术要求,只有更具挑战的工作、前景更可期的未来才能吸引这群“顶尖高手”为了逐梦东游而来,甚至在“东土”落地生根。

“这里原本什么都没有,而现在什么都有了”

与罗伯特聊天,对他最深的印象就是专业严谨,惜字如金。为了活跃气氛,记者想让他讲讲在攻克技术难关过程中的趣事,他却特别淡定地回答,“我每天都在工作,过得很日常,没什么不同的,也没什么故事。”

这样严肃认真的罗伯特是一位美国化学工程师,曾经在木浆海绵巨头美国SPONTEX公司负责生产管理、工艺流程、设备维护等几大关键环节,是名副其实的“大神”。当年来中国时,木浆海绵是国内市场的技术空白点,而较之成本更低、更加环保清洁的竹浆海绵更是国内外市场的前沿难题,罗伯特带领团队一举攻克了它们。但对于这样的壮举,罗伯特仍然谦虚地不愿多夸一句。

直到谈及为何愿意长留中国工作,罗伯特的话才多了一些,表情也生动了许多。“这里原本什么都没有,而现在什么都有了。设备是非标的,我画了图纸他们找工厂定制加工,每一个设备摆放的位置,厂房要预留多大的空间,都是我规划的。今年开始,我们的木浆海绵就可以批量生产了。”说这段话时,罗伯特在“nothing”上加了重音,他看向窗外张开双臂画了个圈,从他的眼神里,仿佛能看到这八年来从无到有的蒙太奇画面,从他的表情里,能够体味到一个工程师的骄傲和自豪。

这项“从无到有”的挑战给了他留在中国的原因。这种“挑战感”正在成为吸引像罗伯特这样的“大神”来华的重要因素。

罗伯特(前)和他的英国工程师搭档

那么这些“舶来”的“大神”,会不会对中国的工作和生活“水土不服”呢?

罗伯特坦诚地说,刚到中国时,他并不习惯中国的工作模式。之前在美国,老板完全放手给工程师,而在中国,老板会有自己的规划,对工程的参与度更高一些。但适应之后,罗伯特渐渐接受了这种工作模式,而且很享受跟中国老板和睦的关系。“我不喜欢别人叫我‘老外’,我老板会直接喊我名字,有时候会叫我兄弟,他很尊重我,是我的好朋友。我喜欢我老板,这也是我愿意留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罗伯特(右前)和他两位搭档

除了兄弟一样的老板,罗伯特惺惺相惜的工作伙伴也减轻了他的“水土不服”。罗伯特的中国搭档是一位不大会说英语的工程师,两人日常的沟通主要靠画图和翻译。负责翻译的姑娘原本是学国际贸易的,对化工术语并不熟悉,刚开始就靠理解罗伯特描述的意思来定义“新词”,久而久之还形成了一套团队独有的“密语”,让“高手过招”地更顺畅,工作地更契合了。

对比在中美的不同环境下从事海绵研发工作,罗伯特认为中国的技术空白给予了他更多的机会。“在美国,木浆海绵的技术已经很成熟,有稳定的流水线,我觉得一些不妥当的点也不好修正。但在中国,从零开始,我可以把原本觉得不合适的地方直接进行优化。”

2010年至今,罗伯特已经在中国待了八年的时间,安稳渡过了“七年之痒”的他非常享受宁波的生活环境,这里很像他的家乡,宜居而舒适。他也很喜欢宁波的工作节奏,每天按时按点地上下班,周末单休,中国的假期他跟着放假,到了圣诞节此类家乡的假期也还能休假。平日里,罗伯特像个宁波“老饕”,喜欢出门找寻地道的中国美食。他一改开始的严肃,笑着跟记者说,最意外的是,此番东游,不仅找到了让人欲罢不能的中国美食,还找到了爱情归宿,成了正经的“宁波女婿”。这给他的东游记添上幸福的一笔,未来他是真的要扎根中国了。

图片由宁波市人社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