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1日 周二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南泥湾的“灯笼报”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3日 [打印]

南泥湾(油画)

延安时期,特别是在大生产运动中,不怕困难、迎难而上的共产党人冲破偏僻闭塞的自然环境限制,开创了许多信息交流的方法,使党员干部和战士们思想依然装着世界,装着中华民族。“灯笼报”就是其中的一个实例。

“南泥湾,真荒凉,只见长虫和恶狼”

1942年,359旅进驻南泥湾屯田垦荒。教导营2队驻扎在一个半山腰的旧窑洞里,周围荒凉,方圆几十里没有人烟。有的同志形容那个地方是“飞禽走兽的世界”。为了将南泥湾变成“陕北的好江南”,战士们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紧张地劳动,大家都非常渴望有一点文化生活。

后来,旅部给每个队订了一份报纸。报纸是订到了,只是教导营2队开荒的山沟与延安相隔60多公里,山高路远、荆棘丛生,邮递员只能把报纸送到旅部,只有等到司务长到金盆湾背米时才顺便捎上一张《解放日报》。可是,一个队100多人才摊上一张报纸,且不是每天都有,解决不了大家的求知渴望。当时,4班有个叫曾召海的小个子,是个经历过长征的红军战士,他工作、学习都很好,战斗是英雄,劳动是模范,还爱唱爱跳。他随口编了个歌:“南泥湾,真荒凉,只见长虫和恶狼;劳动一天三不知,心里憋得直发慌。”这首歌道出了同志们迫切要求办报的心情。领导了解到这个情况,知道不办报是不行的了,但怎么办呢?

办小报没有油印机、办黑板报不可能用人抬着黑板满山转、办墙报白天没空看晚上看不到,有什么好办法呢?当时教导营有个战士左肩伤愈不久,经常发作,领导为了照顾他,叫他当文书,队长就把办报纸的事交给了他和沙汉同志。两人合计如何办报,费尽脑汁,想不出个办法。一天,沙汉忽然想起过年过节猜灯谜的事,每到过年时,他们那里在灯笼上写了许多灯谜,大家争先恐后一边看,一边猜。他们俩突然心里亮堂起来,立即决定采用灯笼的形式来办报,这个办法得到了党支部的支持。

快来看呀,“灯笼报”又登好消息了

于是他们快速行动,上山砍了4根木棍做了一个像洗脸盆架似的框框,把各队的生产进度、劳动经验、开荒能手、好人好事、延安新闻、党中央的最新号令,都登载在边区土造的黄表纸上面,然后糊在四方架上,每方糊一张,可糊4张。灯笼里用从山上采回来的松油做成松香照亮。天黑了,把松香点着,纸上的字就很清楚地显示出来了。把它挂在伙房上坡的大树杈上,这是全队人员收工回窑洞的必经之地。第一次见到的同志还以为它是照明的路灯哩,一看灯笼上有这么多大家渴望的消息,纷纷聚集看了起来,一下子整个营地活跃起来,战士们一边吃饭,一边挤在这里看“报”。

每当夜幕降临,在延安南泥湾359旅的教导营驻地,张灯结彩,挂起一个个灯笼。每个灯笼下,挤满了一边吃饭,一边热烈讨论的战士,说笑声、辩论声、朗诵声,此起彼伏。只见一个战士大声喊着,快来看呀,“灯笼报”又登好消息了。从此,“灯笼报”就叫开了。

“灯笼报”每天出一期,轮到第5期,就把第1期撕下来作为平时和年终总结的资料,每期都做到文章短小、生动活泼、内容丰富。有的是转载《解放日报》上的重要消息,有的是表扬好人好事,有的是介绍生产成绩和开荒经验,还有延安各机关、单位大生产的情况,同志们都十分喜欢,收工回来都围着看。

“我们要为毛主席和朱总司令代耕”

同志们不但喜欢看它,而且还积极投稿。那时每个人除了公家发的一支铅笔外,再也没有什么文具,更没有纸。大家就开动脑筋,把桦树皮剥下来当纸用,这是一种很好的天然纸。

有了桦树皮纸,投稿的人越来越多,曾召海就是投稿的积极分子。有一次,“灯笼报”上登载了“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同群众一起开荒生产”的消息,不知是谁先看到了,就兴奋得大声喊起来:“喂,好消息,快来看啊,毛主席和朱总司令也开荒生产啦!”正在山沟下面伙房里吃饭的人听到喊声跑上来围了个水泄不通,小曾挤了半天才挤进人堆里,他激动地说:“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年纪那么大了,操劳国家大事都忙不过来,还要抽出时间开荒生产。我们年轻小伙子,更得加劲干呀!我们要为毛主席和朱总司令代耕!”这声音像是火山爆发一般,激动着人心。

为毛主席和朱总司令代耕的消息通过“灯笼报”立刻传遍了南泥湾、金盆湾,传遍了359旅。一个接一个的开荒竞赛热潮展开了……同志们说:“灯笼报”真是我们的指路灯,它随时把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召传给我们,鼓舞我们战胜一切困难!

看到教导营办起“灯笼报”,其他队也纷纷效仿,各队之间的生产进度、劳动模范、获得的国际国内的好消息,都通过“灯笼报”传递着,战士们的心情也活跃起来,好人好事接连不断。“灯笼报”成为南泥湾夜幕下的一道风景线,装点着沉静的山谷,也犹如一盏盏指路明灯,指引着战士们克服千难万险,为争取胜利努力奋斗。

(摘编自《红色延安的故事:艰苦奋斗篇》 党建读物出版社出版 霍静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