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您的当前位置:互动交流
如何促进人才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23日 [打印]

编者按

今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促进人才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近日,学习贯彻《意见》座谈会召开。会议再次强调,要围绕协调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围绕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围绕实施国家重大战略和重大工程,推进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实现人才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新形势下,如何乘着体制机制改革的东风,促进二者间的良性互动、深度融合?本期我们邀请人才专家及组织部门代表,就此话题展开探讨。


主持人:本报记者 李燕

讨论嘉宾:

武汉工程大学人才发展研究中心教授 桂昭明

四川省成都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胡元坤

浙江省杭州市高新区(滨江)区委常委、组织部长 叶泽

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委组织部 陈鑫彬




(毕传国/绘



目前,人才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融合上还存在那些问题?

人才与经济社会还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游离关系,体现为:科技人才同经济脱节,人才创新成果同产业脱节,人才创新项目同现实生产力脱节,人才价格与价值脱节。

◆“精准度”不够是目前人才工作中最为突出的问题,体现为:人才引进精准度不够,政策激励精准度不够,人才服务精准度不够。

桂昭明:我认为,人才与经济社会还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游离关系,主要体现为“四个脱节”:

其一,科技人才同经济脱节。我国工程师数量虽多,但据《2014-2015年度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我国在“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可用性”指标中,排名仅第43位。美国81%的工程专业毕业生可以立刻胜任工作,印度有25%的毕业生可能做到这一点,中国的比例只有10%。

其二,人才创新成果同产业脱节。我国科技论文数量虽多,但在全球被引用次数居于前1%的论文(即“高被引论文”)数量仅居世界第6位。专利数量虽多,但产业化不到5%,被世界公认的权威专利局授权的专利也很少。

其三,人才创新项目同现实生产力脱节。毋庸讳言,有部分在中西部地区申报、落地的“千人计划”人才(主要是创新人才),最终却被吸引到东南沿海地区创业了。因为他们的创新项目在申报、落地的地区缺乏产业化平台和创业环境,无法转变为现实生产力。而东南沿海地区却能提供这些条件,使他们如鱼得水、尽展其长。

其四,研发人员创新劳动同其利益收入脱节,即人才价格与价值脱节。对人才资本的廉价使用,势必造成对人才的虚假需求,继而导致一些国有企事业单位庞大臃肿、人浮于事,人才浪费严重。

胡元坤:经济发展新常态下,更需要提高人才工作科学化水平,紧贴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精准发力,以全面提升人才工作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实效。在我看来,“精准度”不够是目前人才工作中最为突出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人才引进精准度不够。尽管近年来我们引进了不少优秀人才,但真正顶尖的领军人才还是凤毛麟角。随着人才的加速聚集,引才工作更需要在精细化、针对性上下功夫,突出引才重点、创新引才措施。特别是要紧紧围绕重大国家战略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精准实施引才工程,重点引进一批带项目、带资金、带技术的领军人才。

二是政策激励精准度不够。判断人才政策是否有效,一要看其力度,二要看其精准度。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人才的加速聚集,“大而全”“碎片化”的人才政策“失焦”等问题逐渐显现,极大程度制约了人才的引进和持续发展,亟需针对不同领域、不同发展阶段的人才制定不同的政策,使人才政策精准发力。比如,创新人才对研发平台、知识产权保护和研发成果顺利转化的渴求,创业人才面临“起步难、融资难、进阶难、推广难”等梯度性关键问题,人才政策只有“聚焦”人才发展中的问题进行重点突破,才能让人才创新创业更有信心和保障。

三是人才服务精准度不够。不同领域、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人才在不同发展阶段的需求是多样性的,现有“普惠性”的人才服务措施缺乏精准度,难以实现“全覆盖”。因此,需要准确把握不同人才的发展需求,采取个性化的“订单式”服务,有针对性地创新服务措施。同时,将党委政府干不了也干不好的事交由社会组织去做,实现精细化、系统化、专业化和个性化的服务。

陈鑫彬:人才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融合面临的一大突出问题是:科研创新成果转化渠道不畅,创新人才的价值实现频遇尴尬。一方面,科技投入持续增长,科技成果逐年增加;但另一方面,成果转化率不高,产业化步伐不快,大量科研成果躺在抽屉里“睡大觉”,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据统计,我国科技成果的转化率仅有10%,远低于发达国家50%的水平。

对人才而言,科研成果无法进入市场转变为经济效益,自然难以得到应有的奖励和回报,无法实现“名利双收”,这不仅浇灭了人才的“创新焰火”,也堵塞了人才向上发展的通道。因此,如何破除科技成果向生产力转化的体制痼疾,推动人才发展和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良性融合,是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


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是什么?

有的地区,市场在人才资源配置中决定性作用发挥不充分,人才引进主要是政府行为,用人单位特别是企业,并非引才主体,由此导致科技人才同经济脱节。

◆人才评价存在“论文导向”,导致成果与转化两张皮,使得不少成果与市场需求脱节。

桂昭明:“四个脱节”,缘于体制机制的藩篱。

一是市场在人才资源配置中决定性作用发挥不充分。在美国独立之初,为抑制其工业发展,英国禁止向美国出售生产设备,也不准技术人才向美国移民。1790年,英国纺织业先驱塞缪尔·斯莱特为进入美国,在出境文件上将身份填成“农民”才得以出境。他为美国建起了第一个具有先进技术的纺织厂,开启了美国的工业革命。他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动力来到美国,并不是美国政府的行为,而是由于美国两位富商(企业主)提供的优厚条件。他们以合伙为筹码,换取斯莱特的技术知识。反观我国有的地区,市场在人才资源配置中决定性作用发挥不充分,人才引进主要是政府行为,用人单位特别是企业,并非引才主体,由此导致科技人才同经济脱节。

二是人才评价导向陷入误区。当下,人才评价政出多门、标准各异、方法繁多。由于标准的人为性、方法的随意性,加之学术诚信的缺失,被评价者出现片面追求论文、弄虚作假等庸俗化现象。这些人才评价过程中的弊端,都可以归结到人才评价机制问题,由此导致人才创新成果同产业脱节,专利与产业化“无缘”。

三是人才激励机制的缺失。过度行政化现象正制约着人才的发展,专业技术人才无论是从待遇,还是话语权来说,都远不如行政领导。

四是平台及环境欠佳。前些年,由于人才发展平台欠缺,出现了“孔雀东南飞”“凤凰东南飞”的现象。眼下,东部有的地区高端人才正在悄然向南方流动,虽未形成趋势,但也值得关注。为什么会这样?原因是,广州、深圳等地建立了创业金融中心,可以为高端人才解决融资问题;而在东部一些地方,融资难却成为人才创新成果产业化、创新项目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瓶颈。这就是人才发展的政策环境问题,发展平台及环境欠佳,自然导致人才创新项目同现实生产力脱节。

陈鑫彬:我觉得,科研成果转化率偏低、人才创新积极性不高主要有两点原因:

一方面,人才在成果转化中的权利保障不到位,成果转化阻力大。首先,创新人才、高校及科研院所等缺乏科技成果使用、处置的自主权,成果转化要经过层层审批、重重“关卡”,时间长,效率低,等完成审批可能“黄花菜都凉了”。其次,在成果转化过程中,人才所得收益比例不高;加之激励方法较单一,人才薪酬待遇偏低,导致人才做出了“蛋糕”却只能吃点“蛋糕屑”,由此寒了人才心。

另一方面,人才评价存在“论文导向”,导致成果与转化两张皮。不少成果首要目标是完成论文发表、职称评定等“硬任务”,其次才考虑经济效益和市场转化问题,使得不少成果与市场需求脱节,难以达到可以向生产转化的成熟度,缺乏足够的“含金量”。

胡元坤:影响人才发展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是根本在于观念、政策和制度的制约,主要体现在人才优先发展战略意识还不够强、人才政策创新度还不够、人才工作的体制机制还不完善。在人才工作处于全面深化体制机制改革的历史关口,有必要系统思考和正确处理人才观念、政策与制度三个关键点,特别是打通制约人才发展体制机制障碍,实现政策松绑、简政放权,打通束缚人才创新创业“堵点”,不断优化人才发展观念环境、政策环境及制度环境。


 如何进行体制机制改革,才能促进人才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

通过深化改革,进一步打通科技人才和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通道。要让市场真正成为配置创新资源的力量,让企业真正成为技术人才创新的主体。

◆“产学研”相结合是吸引人才集聚、孵化创新企业、孕育创新创业人才、实现技术创新,进而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形成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实现人才创新项目同现实生产力对接,推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有效平台。

胡元坤: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是我们做好人才工作的基本遵循。实现人才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的深度融合,要求人才工作突出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导向,紧紧围绕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制定人才发展规划,做到人才发展与实施重大国家战略、调整产业布局同步谋划、同步推进。解决人才供给中的突出矛盾,补齐产业升级转型中的人才短板,促进人才规模、质量、结构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相协调。为此,要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充分激活市场主体。二者的深度融合,实际上是资源和要素的深度融合,归根结底要在党委政府和市场主体“两只手”同时作用之下,进一步明确企业作为创新创业发展主体的地位,突出“市场之手”,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促进创新创业要素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

二是引资与引智并举。一流的人才能带来一流的项目,通过招才引智与招商引资工作同谋划、同布局、同实施、同考核,不断创新“人才+项目+资本”引资引智模式,促进高端人才与优质项目、优势产业的高度融合,推动形成“引进一个高端人才、带来一个创新团队、支撑一个优势产业、培育一个经济增长点”的良好发展态势。

三是转变人才工作格局。人才工作涉及方方面面,履职主体多元,需要各部门密切配合、协同作战及全社会的关心支持、共同参与。目前,人才工作还缺乏科学、统筹、有力的推进机制,成员单位“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问题仍然存在,各项政策和创新创业要素散落在不同的部门,难以统筹实施。迫切需要加快完善人才工作格局,推动党委政府、社会力量的有效发挥与人才发展的深度融合。组织部门要善于调动人才自身与社会各方的积极性,努力推动人才工作实现格局性转变。

叶泽: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是适应经济社会转型的必然产物,要顺应经济发展规律,把握人才工作趋势,坚持“政府引导、市场主体”的工作思路,不断提高人才工作的科学化水平,真正为人才提供干事创业的平台。

一是构建“党委政府+市场主体”协同推进的工作格局。政府管宏观,负责整体定位和制定出台扶持政策,将人才规划纳入国民经济发展总体规划,党委常委会定期召开专题会议分析研判人才工作战略。市场抓落实,负责人才项目的引进、服务,帮助推进项目实施。

二是积极开展市场化引才育才改革,发挥“政策+机制”的先发优势。鼓励行业领军企业、民营企业、创投机构等建设众创空间引才引资,激发市场活力;工作思路上,“政府、市场”两力齐发,以政府的引导力调动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充分发挥用人主体在人才培养、引进、使用中的主导作用;实现路径上,“市场化、专业化”两化驱动,用市场化手段集聚专业化力量,推动人才生态国际化;评价方式上,“人才、项目”两点并重,以市场评估项目绩效,分层次分阶段递进式扶持;资助方式上,“有偿、无偿”两资叠加,探索市场化条件下“政府无偿资助+股权投资”的政策扶持机制。

三是众力众筹领办服务项目,坚持“精细化+专业化”,不断做优人才服务。紧紧围绕人才创新创业的痛点,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精准服务补齐“短板”;与专业机构合作,满足创业不同阶段的资金需求;开展过程式、持续性的创业辅导,提升创业成功率。

桂昭明:各级党委政府要切实负起领导责任,把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纳入到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盘子里来,统筹考虑、协同推进。具体到破除“四个脱节”,则需实现“四个对接”。

一是推进科技人才同经济的对接。推动科技人才创新与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关键是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通过深化改革,进一步打通科技人才和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通道。要让市场真正成为配置创新资源的力量,让企业真正成为技术人才创新的主体。从全球范围看,科学技术越来越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力量,即将出现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交汇,为我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了重大机遇,科技人才同经济社会发展的对接已成为历史的必然,对接则兴,脱节则衰。

二是推进人才创新成果同产业对接。《意见》在“健全市场化、社会化的人才管理服务体系”中指出,积极培育各类专业社会组织和人才中介服务机构,有序承接政府转移的人才培养、评价、流动、激励等职能。其中,人才绩效的科学评价是推进人才创新成果同产业对接的关键。要针对地方的需求,引进、用好各类高端人才,集中力量抢占制高点,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人才链,围绕人才链完善资金链。消除人才科技创新中的“孤岛现象”,破除制约人才科技成果转移扩散的体制性障碍。

三是推进创新项目同现实生产力对接。《意见》在“鼓励和支持人才创新创业”中指出,研究制定高校、科研院所等事业单位科研人员离岗创业的政策措施,鼓励和引导优秀人才向企业集聚。如此有望推进创新项目同现实生产力对接,降低对外技术依存度,推进自主创新取得实效。各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实践证明,“产学研”相结合是吸引人才集聚、孵化创新企业、孕育创新创业人才、实现技术创新,进而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形成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实现人才创新项目同现实生产力对接,推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有效平台。

四是推进人才价格与价值的对接。山东淄博有个村办企业,生产神舟飞船用的硅胶。这家企业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氟硅行业的龙头,是中国石油化工的百强企业。他们的人才战略有两句话,叫“以价值体现价值,以财富回报财富”。十几年来,他们一共引进了几百名北大、清华、中国科学院的高层次人才。为什么这些高层次人才愿意到这个村办企业去?答案是这些人才以柔性流动的方式到该企业创新创业,其工资一律按照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工资标准的5倍执行。同时,企业还对这些人才实行期权股权激励制度。

可以展望,在我们全力推进人才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的进程中,在全国上下形成充满活力的人才发展体制机制之日,就是国外人才慕名而至、海外学子携手归来、国内人才才智涌流的国盛才兴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