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外国政要的“微博外交”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9日 [打印]

推特、脸书、Youtube、新浪微博等网站以其与生俱来的亲和力,实现了陌生人之间的零距离接触,也为历来高高在上的各国政要提供了一个“亲民”平台。他们纷纷走下“神坛”,开博说事儿。“微博外交”一词应运而生,一时间蔚然成风。

莫迪:不是一个人在刷博

莫迪不是最早玩微博的国家领导人,却是名副其实的“后起之秀”。他当选印度总理后,在自己的网站上写下就职留言:“我坚信技术和社交媒体在与世界人民沟通时的力量。”正是凭着这股信念,他铆足了劲在几大著名社交媒体“开疆辟壤”,截至2015年5月,仅推特账户就有粉丝1090多万。在《推特外交研究》的“政要人气”排行榜上,从2013年的第28位飙升至2015年的“探花”,仅次于奥巴马和罗马教皇方济各。 

2015年5月5日,他进军中国市场,在担任总理后首次访华前夕开通新浪微博。一句“你好中国!”瞬间引来围观无数。访华期间,他亮行程,晒照片,致感谢,抒情怀,整得不少网民心里暖暖的。有网友留言说:“希望你回国后也要坚持与中国人民微博,能做到吗?”他欣然答应,后来果然践行诺言,借第一个“国际瑜伽日”一连发博十余条;6月2日“东方之星”客轮倾覆,他又发博为船上乘客祈祷。就这样,他轻松获得17万中国粉丝。

当然,如此斐然成绩来得并不轻松。据悉,莫迪政府内部有一支负责社交媒体的专业运营团队,他发出的每一条微博都经过仔细推敲,确保由“最合适的人撰写,并且不留痕迹”,然后通过专门软件翻译成相应语言。他的推特账户精细到乌尔都语、埃纳德语、马拉地语、马拉雅兰语、泰米尔语、孟加拉语、梵语和印地语。每天晚上11点半,有人将一天的网事活动报告交到他手上,其中包括从其各个社交账户数以千计的讯息中精选出的100条最值得阅读的内容。此外,还有专人负责关注世界各国重要人物的生日和祭日,以便总理及时发帖问候。看来,为了打造一个“暖叔”总理的形象,莫迪真没少花心思。

奥巴马:“微博外交”第一人

说到“推特外交”,自然不能不提奥巴马。他可谓是最早投身社交网络的领导人,美国人埃文·威廉姆斯2006年刚创建“推特”,他2007年便成为其注册用户。2008年总统竞选中,他和他的智囊团巧用推特、脸书和Youtube,竭力打造自己“新新人类”的形象,让无数人眼前一亮。临近大选之际,他更是趁热打铁,连推250多条微博。当时有媒体称,看奥巴马的微博,如同听他的演讲,煽情的口号式语言尽显其雄心勃勃的领袖风范,互联网简直成了他的“自动提款机”。

2012年,奥巴马成功连任。11月7日,他在推特上发文:“再干四年”,并配发和妻子紧紧相拥的照片。这张照片胜过千言万语,在推特上迅速蹿红,被转发80多万次,至今仍保持着推特问世以来最高转发纪录。

如此说来,推特之于奥巴马,颇有“惺惺相惜”之意:因为推特的完美平台,政坛新人奥巴马两度出征,马到成功,创造历史;因为奥巴马的倾力“代言”,新生事物推特得以风靡美国政界,大放异彩。

在《推特外交研究》的“政要人气”榜上,奥巴马长期占据榜首之位,粉丝数接近5700万,遥遥领先于第二名罗马教皇方济各的1900多万粉丝,是货真价实的“人气王”。

梅德韦杰夫:“第二办公室”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是个“新科技迷”。2010年6月24日,他在参观位于硅谷的推特总部时开设了个人账号,成为第一位开博的俄罗斯领导人。此外,他还是脸书和俄罗斯社交网站Vkontakte的注册用户。早在两年前,他的英文和俄文社交网站就拥有260万粉丝。

作为一个典型的“微博控”,梅德韦杰夫几乎天天光顾自己的微博,不时上传一些听演唱会、出访之类的私人照片,偶尔也对欧洲杯预选赛评头论足一番。不过,他的微博可不是单纯晒私生活的领地。借这一方天地,他经常向政府官员下达指示,或敦促他们改进工作。这里俨然成了他的“第二办公室”。

有一次,梅德韦杰夫主持国家工程委员会会议,部长们一个个长篇大论,只讲成绩,不谈问题,令他不胜其烦。他多次打断官员的发言,让他们简短些,再短些,切中要害,可官员们早已习惯了自己的节奏,依然东拉西扯,滔滔不绝。他怒了,甩下一句话:“如果今后还像今天这样的话,就不要开会了。”会后,他仍气愤难平,继续在微博上批评道:“非常遗憾,这样工作不行。”

他曾调侃微博的好处:“以前人们‘吓唬官员会说:找他们领导;如今则会威胁说:去总理微博留言。”

他的微博甚至差一点引来外交麻烦。2010年11月1日,时任俄罗斯总统的他登上俄日之间素有争议的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之后在微博上发了一组登岛照片,并留言道:“俄罗斯的风光竟如此多娇。”如此煽情的感慨岂不是“公然挑衅”?日本很生气,向俄方递交了“抗议书”。一时间,两国关系紧张。谁知,梅德韦杰夫颇不以为然,继而又在微博上回应道:“总统有义务掌握俄罗斯所有地区的发展情况,其中也包括最偏远地区。”这句话看起来云淡风轻,却不容置疑,鲜明地表明了梅德韦杰夫捍卫主权的坚定立场。

(摘编自2015年7月16日《南方周末》 闻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