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22日 周二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从州长选举看美国两党之争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30日 [打印]

美国中期选举结果日前尘埃落定:共和党保住参议院,民主党则重掌众议院。除了在国会夺回半壁江山外,民主党还在各州州长席位的激烈竞争中收获可观战果。

“蓝州的红州长”顺利连任

地理上对首都形成半包围的马里兰州是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最高的州。四年前的中期选举中,拉里·霍根成为近40年来第二位共和党州长。7日晚的选举结果使霍根又创下新纪录,成为该州超过半个世纪以来第一位成功连任的共和党州长。

在如今美国党派意见分裂极化的环境下,一些州长位置却是特殊的存在——美国前五名最受欢迎的州长中有三位是“蓝州”的共和党人,其中就包括霍根。要知道在国会议员竞选中,这些地区的共和党候选人几乎一直是“重在参与”。在美国政治色谱中,蓝色代表民主党,红色代表共和党。

这些看似矛盾的“蓝州”还包括美国独立革命的发源地马萨诸塞州,以及同属这一地区的新罕布什尔州和佛蒙特州。更奇葩的是,前者近数十年来只选出过一名民主党州长。7日,和霍根一样走“温和中间路线”的查理·贝克也在这里毫无悬念地成功连任。

“卷起袖子解决民众日常问题”

新闻网站“马里兰事务”的编辑约什·库尔茨在媒体上表示,在之前八年民主党州长治下,同性婚姻、枪支管制和死刑存废等“情绪化”议题加上提高税收,已经让选民们筋疲力尽。因此,共和党人霍根好比是一剂“舒缓的补品”。

深知只有“温和中间路线”才能在对方地盘存活的贝克和霍根有共通的模式:在社会议题上要么采取自由主义立场,要么直接回避——如果换作参选总统的共和党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削尽这些冗繁的枝杈后,需要关注的只剩民生问题,这也是对州长“父母官”职责的回归。用网约车司机萨利弗的话讲:“我不管州长属于什么党,我只看他的政策好不好。”

自四年前上任马萨诸塞州州长以来,贝克通过立法机构推动了一系列技术部门改革,其中包括为公共交通系统外包打开大门,以提高运营效率。波士顿大学法学教授理查德·阿尔伯特在媒体上评价,这位“无党籍经理人”的成功不是秘密,“他抛却理论,卷起袖子解决民众的日常问题。”

“中间派”不具普遍代表意义

一时一地而论,这种温和中间路线在一时一地确实实用,但“无党籍经理人”也冒着两头“招黑”的风险。

美国政治观察人士坚持认为,像萨利弗这样的“中间派”选民并不能代表普遍意义上的美国民众。政治民调专家约翰·佐格比表示,“蓝州”出现地位稳固的“红州长”这一现象不是偶然,“上一任奥巴马总统根本不关心地方上民主党的系统建设,共和党则自上而下投入时间和资源。”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中期选举年的投票率一直比总统选举年低20个点左右,四年前更是创下35.9%的新低。在一些确定的“蓝州”,由于国会议员的竞争缺少悬念,投票情况更存在明显的特征偏移:出现在投票站的人更多是年长者、白人、共和党,以及郊县选民。

无党派倾向的独立人士占马萨诸塞州选民的50%以上,近年来这些人对党派政治极化的厌恶有增无减。这既解释了现任州长贝克的成功,也部分地解释了这个“蓝州”为何数十年来只选出过一位民主党州长的怪象。

激烈拉锯战为两年后大选铺垫

这次改选州长的36个州里,共和党只有5名获胜的州长得到60%或以上的赞成票;而民主党方面,除了远离北美大陆的夏威夷,其余胜者得票均低于60%。作为最先结束投票的几个州之一,佐治亚州由于双方票数太过接近,民主党候选人拒绝接受共和党候选人自行宣布的胜利。

如此激烈的拉锯战,是因为这次中期选举的州长席位争夺意义非比寻常——胜者将掌握两年后调整本州选区的主动权。

美国法律规定每逢整数年根据人口普查结果重新划分选区,这意味着每次变动的影响至少可延续十年。选区划分有颇多机关,在一些选民意识形态分歧明显的地区,不同的划法甚至有可能得出相反的计票结果。

过去四年,包括查理·贝克和拉里·霍根在内的共和党人控制着全美50个州长席位中的33个。在6日晚民主党新夺取7个席位后,共和党只剩下刚刚过半的26席。像贝克和霍根这样的特例之所以能平稳过关,一大原因是他们所在的“蓝州”在总统选举中几乎必选民主党,州长用选区重划影响大选选情的作用微乎其微。

真正影响两年后大选的战场在“铁锈地带”。“铁锈地带”指美国中北部传统重工业衰退的地区,谋求转型重生使得这一地区的民意摇摆不定。在2016年大选中,“铁锈地带”的大多数州把选举人票投给了承诺减税和制造业回归的特朗普,在现任总统意外入主白宫的道路上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摘编自上观新闻 李梦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