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1日 周四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以色列:一滴水映照出创造力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2日 [打印]

以色列的海水淡化工厂。

如今,水资源短缺已成为全球问题。以色列在建国之初面对的第一道难题就是缺水。然而几十年过去了,国土60%为沙漠、旱地的以色列用不断创新的水技术和一丝不苟的节水意识让沙漠开花,不但水资源自给自足,还出口到邻国。以色列的治水案例堪称神奇。

敬水是以色列的一种文化传统

以色列国土的60%为沙漠、旱地,水资源极为匮乏。以色列人从小就知道每滴水都很珍贵。以色列各级各类学校里,学生们要学习如何尽量少用水。向学生灌输“节约用水人人有责”的理念,是学校教育中的重要环节。以色列家庭中的每个水龙头都要求安装限流器。

从文化传统来说,两千多年来,对雨露形式的水资源的敬畏之情早已成为犹太人世界观中根深蒂固的一部分。以色列第三任总理埃什科尔说过,“水之于一国,恰如血之于一人”。这种经久不衰的犹太传统与以色列严酷的生存环境,使得以色列人天然就具备节水意识。

以色列普通家庭中流出的污水所有权归政府

上世纪50年代中期,以色列议会通过了3个关于水的法律。1955年通过的第一个法律禁止在这个国家任何地方掘水,甚至土地产权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未经事先许可也不能这样做。私有产权屈从于政府控制。第二个法律禁止对水进行任何分配,除非是通过水表计量供水。1957年通过的第三个关于水的法律中规定了对地下水的控制,该法律不仅置江河中的水于政府控制之下,而且还管辖雨水,甚至连以色列家庭中流出的污水的所有权也归政府。

1959年,综合性的《水法》得以通过,该法规定水由国家拥有并控制,为全民的利益服务,并要求公民高效、节约地用水。《水法》指派了一位强有力的水务专员,在水务理事会的支持下制定并执行国家水务政策。

经过这一系列举措,以色列所有的水资源都变成了国家控制下的公共财产,只有在合乎法律的情况下才会允许个人或私人用水。可见,在用水这件事情上,以色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集权主义”国家,乃至每个水泵和钻孔取水,都需要得到法律的许可。像以色列这样,对每一滴水都进行了规划和管理的国家,在世界上绝无仅有。

以色列国民也对此做出了妥协,交出了私人所有权和市场经济效益,来实现一种能够广泛使用高质量水源的系统。公众赋予政府权力来管理、管制、定价并分配水,因为他们相信公共利益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而且由于监管到位,在与水相关的法律实施后的几十年时间里,以色列水务企业几乎没有发生过腐败事件,以色列国民自然心甘情愿地将水资源控制权交给政府。以色列在水资源的开发和管理上采用的这种国家集权的做法异常成功,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认可。

严苛用水激发了无穷的创造力

以色列对水资源近乎苛刻的管理有力地推动了高新科技的发展和运用。这方面最著名的当数滴灌技术和海水淡化技术的应用。

在以色列,滴灌是标准的灌溉方式,所有灌溉田地中,有75%的土地里面或上面可见滴头,而其他的田地则使用喷洒器。几十年来,以色列没有任何农场使用过漫灌方式。漫灌水源的浪费高达50%,滴灌技术不仅能节水40%,还大幅度增加了农作物的产量。以色列的滴灌技术,已经为各种纯度的水开发了不同的滴头,任何一种水源都能被用到滴灌技术中。

埋藏在中东沙漠下的不可饮用的咸水一直是被认为没有价值的,以色列人用他们的行为证明这种说法是不对的。他们在阿拉伯谷地沙漠建立了400家私有农场,以至于有人说,“今天以色列种庄稼的最佳地点是沙漠”。

滴灌技术使得以色列不仅蔬菜、水果能自给自足,每年还要向邻国出口数十亿美元的耗水作物。

以色列是公认的海水淡化的全球领导者,从新的滤膜到避峰用电法,再到建造大型海水淡化工厂,以色列是全球少数几个能够生产所有这些海水淡化设备部件的国家。以色列在地中海东岸建立了5个大型海水淡化工厂,供应以色列大部分饮用水。

以色列还是世界上第一个强制使用双冲式(使用不同冲洗流量)马桶的国家。由于水的充分利用,以色列未经处理的污水,是发达国家中浓度最高的。以色列对污水处理高度重视,境内95%的污水都能得到处理。以色列还通过利用运送中水的独立中水收集和分配基础设施,大约85%的中水可让农民用于浇灌庄稼。

以色列成功的治水经验不但凝聚了民心,而且激发了无穷的创造力,对水资源利用技术的开发让以色列成为一个“创业强国”;越来越充足的水源未来还可能使它成长为一个“资源强国”。事实上,以色列已经和周边国家做起了水资源的买卖。

(摘编自2月5日《辽宁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