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 周四
您的当前位置:人物风采
守住乡愁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0日 [打印]

张翰敏在用古法针法扎花。

归来

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在这片纯美之地,除了天空蓝,洱海蓝,还有一种蓝,是大理白族人世代独爱的色彩,这便是扎染蓝。大理的扎染之乡周城是张翰敏出生的地方。每逢乡邻婚嫁添丁,扎染都是必不可少的好礼。

张翰敏是村子里为数不多考上重点大学的孩子,是村子里“走出去见大世面的人”。2011年春节,张翰敏和丈夫一起回到周城过年。每次回来,张翰敏都喜欢去村里做扎染的老人家里坐坐,跟老阿妈们学学织布、扎花。这次,她又来到熟悉的一位老人家里看望,却发现老人家的门口贴着一对白色的对联,“这是家里有老人去世的标志。”张翰敏说。在前一年,老人因病去世,在外地打工的儿子赶回来办丧事,顺便也清理了老人的各项遗物。织布机被卖掉,老人生前留下的一整卷精美的扎染布料也被后人以10元/米的价格贱卖了。在老人家里,扎染已然没有一丝痕迹。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那次回来我还发现,村里原有的200多个染坊已经所剩无几了。扎染不能没有传承,如果没有年轻人愿意做,那么我来做。”张翰敏说。就这样,2012年,在离开周城十年后,张翰敏选择了归来。

传承

回到周城,张翰敏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拾整理了太爷爷留下的一间有两百多年历史的白族“四合五天井”套院,作为“根据地”,创办了蓝续绿色发展中心。

听闻张翰敏回乡做扎染的消息,村里一位年过八旬的老人杨萃先上门为她亲传捣浆秘诀。杨老做了一辈子扎染,子孙却没有一个愿意继承衣钵,“他们觉得扎染出工慢,挣钱少,没法养家。”就在老人自叹手艺无人传承的当口,从小被他看着长大的“出息孩子”张翰敏找上门来。后继有人!杨萃先喜得把一身技艺毫无保留地教给了张翰敏,从图纸的设计到花样的刻板,再到亲自打靛,老人举起重重的蓝靛锤子一锤就是两三个小时,全然不顾满身沾满了四溅的板蓝汁液。那一刻,张翰敏深深被打动。她突然意识到:从唐宋时期乡民世代延续的近千年的扎染传统,正是自己内心最深处的乡愁。

随着公司走上了正轨,张翰敏把精力集中到了恢复古法的扎染图案上。“杨老师有一本祖传的扎染图案本,他跟我说得最多的就是,不仅要把这里的每一张图都背下来,记在心里,还要讲得出每一张图案代表的故事,你做的扎染才能算是传承。”

“大理夏”是杨萃先老人生前最得意的一副扎染作品,苍山终年不化的积雪和城中积年不败的鲜花,构成了独特的大理风光。杨萃先把这个做进了扎染,“大理夏”四角的白色代表着积雪,布中的各类鲜花图案记录下了大理最美的风景。杨萃先老人去世后,张翰敏继承杨老收集整理的图案本,又和村里做刻版的两位老人合作,收集老人的设计图卡,再把这些图案做成扎染布挂出来。她必须要和时间抢跑,寻找更多老手艺人和扎染图案。

从挨家挨户寻访扎染艺人、下地收割板蓝根染料,到讨教研习针法,再到收纳传统图样。那段时光,张翰敏时常会忙到半夜。

创新

传统的扎染颜料主要来自于板蓝根,在这个基础上,张韩敏讲究“顺应自然”。“不同的季节会有不同植物,不同植物染出来的布料颜色也会有所不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传统的基础上与众不同。”

为了更好地传承,张翰敏远赴日本、台湾学习当地的各种先进工艺。在创作一件作品前,张翰敏都会花很长一段时间去酝酿感觉,在纸上描绘构思,去各地的博物馆里寻找“一种情感”。她将传统样式进行拆分,与现代理念相结合,使它更符合当下大众的审美观。在产品样式上,传统的扎染多为桌布、床单、被罩等实用家居产品。在这个基础上,张翰敏陆续开发出了T恤、长裙、围巾,布艺背包等日常用品,扎染在她的手下更具实用性,更符合年轻人的时尚审美。

6年来,张翰敏坚持遵循13道工序的古法扎染,采用纯植物染材,融入现代审美,赋予扎染全新的定义。如今,张翰敏和她的团队不仅开发出艾草染、核桃皮染等30多种植物染技,针法的创新还带来围巾服饰、家居用品、装饰画等文创产品。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扎染被看成是一件不赚钱的过时手艺,现在通过我们的团队,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并重新加入到这项传统事业中来。”张翰敏说。今年开始,仅周城村内,就新增加了5家做亲子体验活动的染坊,古法扎染在慢慢复苏。传承和创新在这里,得到了完美的平衡。

从最初的夫妻店,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扎染中来,张翰敏和她的团队在白墙灰瓦间用质朴的染布渲染着大理这片土地,也收获了这份古老工艺的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