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7日 周二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社会危机折射西方民主衰败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5日 [打印]

近期,西方社会陷入了多事之秋:“脱欧”后的英国进一步迈向孤立主义,美国开始挑起贸易战、发动了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法国极右翼势力“国民阵线”、荷兰自由党在各自大选中攻城略地,德国的民粹主义政党选择党成为联邦议院的最大反对党,而意大利五星运动更是在今年3月份的议会选举中成为得票最多的政党。反全球化、疑欧主义、反建制、反移民等各种势力在西方国家政治舞台上轮番粉墨登场。与此同时,西方国家内部政治分裂和社会分裂、政党竞争舞弊、政治腐败加剧、社会不公严重等问题日益突出,并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西方人曾自鸣得意的自由民主体制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与挑战。

在社会危机面前,福山在《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一书中不得不承认,随着时间的推移,政治制度既有发展,也会遇上普遍的政治衰败,而民主本身也会是衰败的来源。

西方民主的结构性衰败

这表现为西方民主体制内部的结构失衡和紊乱无序。近年来西方国家政治权力内部的结构失衡现象日益明显,或是行政部门及政治强人对其他部门权力的侵夺,或是行政机构受到立法机构的强大阻力而难以有效制定政策,尤其在美国,形成了一种“否决机制”,不仅易造成危及政府正常运作的政治僵局,也不断侵蚀政治体系中审慎协作的精神。在国家与社会关系上,国家丧失自主性,政策制定过程受到财阀和利益集团的过度影响,金钱政治盛行;政治表达和政治参与失控,社会暴力、街头政治和政治抗争,导致安全问题频发甚至政治动荡。

在西方民主体制下,票选民主和政党斗争成为政治运行的主旋律。为了获得执政权,各个政党无所不用其极,煽动仇恨、互相攻击、撕裂社会,将西式民主丑陋的一面展示无遗。政党及其政客要赢得选举,必须有大量的选举资金支持,这就必然导致民主的资本化。大量的财团和利益集团向政党提供支持,扭曲了民主原则。据《纽约时报》网站披露,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希拉里及其盟友共募得大约10亿美元,特朗普方面的募款金额则在6亿美元左右。非营利组织“回应性政治研究中心”指出,2016年美国选举联邦政府职位的花费达到了将近68亿美元。虽然特朗普曾多次在竞选演讲中表示,他不受任何利益集团的影响,但在他组建的“内阁”中,不少人曾向特朗普竞选团队或者支持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大量捐款。这一事实戳穿了特朗普自诩不受金钱左右的谎言。

西方民主的有效性衰败

这表现为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绩效的下降。西方民主体制的内部失衡和无序,导致政府部门出现功能性障碍,国家治理水平下降。在过去半个世纪中,西方国家的政府规模扩张迅速,一定程度上掩盖了政府质量的下降。经常性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贫富分化悬殊、社会经济不平等、族群歧视和政治排外,已经明显阻抑了西方社会的发展。

西方社会的不平等问题日益严重,极少数人获取的社会财富越来越多,而工人阶级的相对收入却在持续下降,就连中产阶级也不能幸免。世界不平等实验室发布的《2018世界不平等报告》指出,1980年到2016年间,北美和西欧收入前1%的人掌握了全世界收入总量的28%,收入后50%的人只得到其中的9%。自1980年代以来,收入不平等程度在北美迅速攀升,在欧洲也有上升。1980年以来,1%最富有人群的收入增长了27%,而占世界人口50%最贫困阶层的收入仅占总增长量的13%。巨大的收入差距和贫富分化,已经开始威胁到民主政治。贫困使得低收入阶层在政治生活中日益被边缘化,他们的诉求难以得到倾听,他们的利益难以得到保护,他们无力也无法影响公共政策,而这进一步影响到政治体制的稳定。

西方民主的正当性衰败

这表现为民众逐渐对西方政府乃至西方民主体制失去信心。西方国家治理不善的后果主要由民众来承担。民众普遍感觉建制化的政府已经不再代表他们的利益,无论哪个政党上台,都不能为普通民众的经济地位和生活带来明显的改变或帮助。如果选举不能真实反映大众的利益诉求,就会出现代表性危机。

据观察,美国人对政治体制的支持呈不断下降的趋势。2014年,美国选举的公正性在153个国家中仅排名第52位。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逐年下降。1966年为61%、1986年为47%、2002年为43%,到了2012年,只有22%的美国人信任联邦政府,创有史以来最低。对政府回应性的评价是民众支持政治体制的重要指标。美国国家选举研究机构的调查显示,1966年,高达78%的受访者认为政府决策反映了民意,到了2012年,这一数据降低到53%。作为最能反映民意的机构,民众对国会的评价令人吃惊。美国国家选举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美国人对国会的支持率始终较低,一直徘徊在30%至40%的水平,到2008年只有26%,2012年国会的支持率更是降到有史以来的最低点21%。

西方民主体制的衰败进一步引发了国际社会以西式民主为模板的全球性民主危机。进入21世纪以来,至少有22个国家出现了民主解体的现象。在新兴民主国家中,大多数国家并没有建立稳定的民主体制,而是在经济停滞与政治僵局之间徘徊。即便在那些勉强维持民主体制的后发展国家中,民主表象的背后却是各种治理不善的结果:经济增长鲜有起色、司法机关和警察滥用权力、政府官僚无能冷漠、腐败盛行、法治不彰,以及统治精英只顾自己利益而忽视社会利益等。研究显示,自2006年以来,新兴民主国家的民主质量出现了明显下降。一些人甚至发出了“第三波民主化失败了”的慨叹!

(摘编自《红旗文稿》2018年第8期 陈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