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周一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辩证看“老欧洲”创新迟缓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2日 [打印]

相比于中美两国近年来此起彼伏的各类创新,作为工业文明的策源地、曾经发明创造喷涌的欧洲,却在这一轮创新浪潮中显得比较沉寂,似乎有落后的迹象。例如,诞生于欧洲市场的所有“独角兽”总价值小于全球排名前三的“独角兽”——美国的优步、中国的滴滴和小米的总和。

欧洲在目前竞争中稍逊一筹,原因众多,不一而足。特别值得一提的有:

首先,文化差异和创新氛围。与相互紧跟、锐意进取且崇尚竞争的中美相比,“老欧洲”的文化禀赋和创新创业氛围显得更为保守,相对追求稳定、平等,强调互助精神,减弱了创新和创业的冲动,完善的社保制度兜底也降低了创新图存的压力和动力。在欧洲,创业失败会在道德层面给创业者带来深重的耻辱感,而离职创业则被视为背叛。这种认知和氛围无疑显著提高了创业成本。同时,也不禁影响到科技创新,以及欧洲民众对新生事物、方式等的接纳态度。相比之下,在美国,人们推崇创业创新者,离职创业甚至失败会被视为身上闪亮的勋章。

其次,欧洲社会缺乏与之配套的市场化资金支持,风险投资市场存在发展缺口。据统计,欧洲风险投资市场规模仅为美国的8%。2012-2016年,欧洲风险投资机构退出项目平均规模仅为7000万美元,远低于美国的2亿美元。过小的投资规模使得欧洲创业者在快速成长期面临严重的资本约束。

第三,市场分散和体制制约也成为阻碍其迅猛发展的瓶颈。欧洲统一市场整合不足,各个成员国之间法律法规、监管执行等方面存在差异,导致欧洲市场分散化。这使得欧洲科技公司无法像中美创业者那样享受规模经济带来的优势,且面临更高的合规成本。

当然,仅从“独角兽”企业少等个案就得出欧洲创新停滞也有失偏颇。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排名前20的国家中,欧洲占了11席,且瑞士、瑞典和荷兰位居前三。在体现科技实力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欧洲毕业博士数量超过美国的两倍,欧洲大学在全球计算机学科十强中占据了一半席位。还有,政府也在积极推动各种项目,如德国工业4.0,欧盟的“地平线2020计划”“数字欧洲”等。

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难发现,“老欧洲”相对更加青睐传统、稳定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也并非完全是一种负面资产。其背后展现了在欧洲,人们对于新技术、新事物、新形态的接纳和采用,秉持相对谨慎和严谨的态度。例如,欧洲对自动驾驶的路测提出了更高的安全要求和更严厉的监管,这显然有助于降低和避免类似美国优步无人驾驶车不幸事故的出现。刚刚去世的英国物理学家霍金生前警告人类,不要去招惹外星生物以免自招危险也正体现了这一欧式思维。具有悠久文明历史的欧洲人对创新、新生事物的谨慎、严谨,何尝不是一种值得赞赏的对己清醒和对世界的负责。

 (摘编自3月31日《环球时报》 丁纯 杨嘉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