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德国官员亲属须恪守规则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2日 [打印]

为了打击腐败,德国各联邦州都有专门的反腐部门。德国反腐败的主要法律依据有《刑法典》《反腐败法》《联邦惩戒法》《公务员法》等,这些法律都明确规定官员不能为家属等第三方谋利。

身居高位者更需注重形象

绝大多数德国官员都能够要求家属严守法律规定,但也有例外,“德国官员群体较为廉洁,但家属违法问题屡禁不止。”德国社会和法律学者马塞尔指出,根据德国联邦刑事调查局近几年的数据,德国受调查的腐败案件总数在1000起左右,其中1/3与家属或朋友等第三方有关。德国《明镜周刊》披露,时任德国央行德意志联邦银行行长的韦尔特克,2002年元旦接受德国第二大私人银行德累斯顿银行的邀请,到柏林出席一项庆祝欧元面世的活动。韦尔特克不仅本人去了,而且还带上了妻子、3岁的小儿子和25岁的大儿子及其女友。韦尔特克与四位家人7661欧元的费用都由受德意志联邦银行监管的德累斯顿银行负担。事件曝光后,引发公众的强烈批评。有关部门和舆论认为,韦尔特克所为“表面看是小事一桩,实质上却是国家高级公职人员行为有悖公共道德的大问题”。

事情曝光后,韦尔特克不仅为此事进行道歉,而且主动补交了家属所花费的一半费用,另一半才由德意志联邦银行支付。但这似乎并不能使他因为触犯刑法而不被起诉,在舆论压力下,韦尔特克最终不得不辞职。

馈赠价值超15欧元当拒收

德国把廉政法制建设纳入整个国家的立法体系。德国反腐败构建了系统的法律体系,专门针对官员等公职人员的还有德国《公务员法》《公务员廉洁法》以及《联邦政府关于联邦管理部门反腐败的行政条例》等法规。同时,各州还都有相应的廉政法规。根据2007年德国慕尼黑关于“禁止收受酬劳和礼品的准则”,价值超过15欧元的馈赠均被纳入禁止之列。即使是一盒牛奶巧克力、普通化妆品、一支圆珠笔或者一瓶红酒,如果其价值超过15欧元,当事人也要拒收。

此外,严密的舆论监督也是防止腐败的一种行之有效的形式。近几年,德国政客被新闻媒体曝光的例子屡见不鲜。前总理施罗德有一次坐飞机前往西班牙参加公务活动时,让其夫人随同前往。媒体很快对这件事情进行报道并质疑:只有总理可以享受政府的公务飞机,夫人怎么可以乘坐公务飞机?于是他乖乖为夫人补交了3700欧元费用。

在德国联邦统计局,浏览一下“公务员工资收入表”,你会发现,德国的局级、处级官员工资只不过是公司中级职员的水平。如果想弄些“灰色收入”的话,那风险就太大了。这些年来,德国建立起了严密的社会舆论监督系统。根据法律规定,德国实行新闻自由,报刊、电台、电视台可以报道政府、政党内部运作情况,只要内容属实,且不泄露国家机密,即属合法。为了占有读者,各媒体一般都雇有耳目,专门收集政府要员和公务员的政治丑闻和绯闻,且媒体消息来源受法律保护,任何人不能对消息来源进行调查。

官员患上“政治洁癖”

法律的严格与监督系统的严密使得德国官员患上了“政治洁癖”。根据《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和《公务员法》,公务员在服务期间,每年都要与所在单位签订一份“廉政合约”。这不仅是德国公务员与政府之间的一份合同,更是公务员对民众的一份承诺。从根源上来说,德国人的“政治洁癖”涉及个人品性和诚信问题,公私分明是其基本操守。对政治家而言,德国人认为讲诚信,谨守分寸,不沾公家的光、不揩公家的油是个“硬杠杠”。就算不贪污受贿,政客们一旦被抓住爱占小便宜这个“小辫子”,下台走人是不二选择。

德国前经济部部长莫勒曼的小舅子是做建材生意的。莫勒曼为了给其推销建材,用经济部的一张信笺纸写了一封推荐信。官员给企业做推荐是可以的,但唯一错的是用经济部的信笺纸来写。这件事情被媒体发现了,于是媒体质疑莫勒曼动用政府的公信力为亲戚谋私利。在媒体的狂轰滥炸下,莫勒曼唯有辞职。

“政治洁癖”与德国整体社会风气有关。以严谨著称的德国人对政治人物的道德审查更是严上加严,在这方面,德国的审计署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审计署官员进行审计时,他们会精确到某张票据,换句话说,票据上的几十欧元、几百欧元的钱都要当事人说出来干什么了。

(摘编自《检察风云》2016年第22期 高荣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