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5日 周一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国外反腐机构权力有多大?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24日 [打印]

从全球来看,随着腐败手段、方式更加隐秘和复杂,各国反腐败机构的调查手段也越来越多、权力越来越大。

反腐非权重技超不可

世界上有些国家认为,政府官员系高智商人群,查处其违法乱纪行为,监察机关非权重技超不可。

调查、建议、批评这些权力基本是所有反腐败机构均有的。当然,同样是调查,有些国家用得就更充分,比如印度中央调查局的“一致同意单”。

作为印度对公务人员的腐败行为调查的专门机关,印度中央调查局通常与有关部门共同拟定或单独提出廉洁性有疑问的官员名单,重点监视。这个名单称为双方“一致同意单”,通常由调查局副局长或联勤处长与各部门廉政主任或秘书长在定期联席会议上确定。若某一高级官员名字上了“一致同意单”,他的工作将受到所在部门的密切监视。

在文莱、印度、新加坡等国,来源不明的财产属于“无法作出合理解释的财产”,按贿赂罪论处。调查人员不必查实嫌犯的具体贪污犯罪行为,只要能证明其生活标准或拥有的财产与其合法收入不相符,则无法解释来源或提不出相反证据的一切财产都将被认定为贿赂所得。

各有各的“杀手锏”

一名资深反贪官员曾说过,“30年前的贪污罪行是在光天化日下进行的,猎人当然很容易拿猎物。但时至今日,贪污罪案是在黑暗中秘密进行的,所以为了成功打击贪污罪行,往往需要秘密调查。”

埃及每个行政监察官的情报来源,相当于各自的情报网络,是他们获取案件线索与调查的独特手段。

美国纽约市监察局的官员,也有自己独特的线索来源——他们在每150名官员中故意安插一名联系人,对官员腐败行为进行日常性监控。这种联系人类似于侦查机关的线人,是反腐败机构直接联系的内部人和监督人,是获得内部腐败线索的特别渠道。

这些反腐机构的调查手段,因为并不公开,都被归为秘密调查手段。美国反腐中,最为外界关注的秘密调查手段,就是“诱捕”,也即钓鱼反腐。美国很多反腐败机构,比如美国设在各部门和各独立机构内部的监察长办公室、联邦调查局等,都有诱捕的权限。钓鱼执法不止美国,意大利、德国等国家都允许诱捕。

意大利20世纪90年代掀起的反腐风暴,使一批高官纷纷落马,溯其起源,就是米兰市检察院派线人以要求承包工程为名,向米兰养老院院长基耶萨行贿。当基耶萨将贿金放入抽屉后,检察官和司法警察一拥而入,人赃俱获,基耶萨被捕后,反贪风暴由此拉开序幕,查出1200多起贪污腐败案件,共涉及8位前总理和5000多名经济和政界人士,有300多名议员接受了调查,成为意大利当代最著名的反腐败运动。

监察权也在笼子里

总体来看,国外反腐机构权力和手段厉害,但是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南非在特别调查局前,有一个由曼德拉表弟领导的“天蝎队”,曾经调查过曼德拉的前妻。但是由于“天蝎队”搜查祖马办公室被质疑是非法行为,让它在后期与祖马较量中,一直处于下风。虽然南非最高法院判定搜查是合法的,但最终它在各种质疑与压力中被解散。

美国在使用线人等秘密调查手段时,还曾出现过重大冤假错案的情况。所以反腐机构权力和手段的限制或者制约,也成为各国的重点,要把监察权力关进笼子里。这些限制不仅是其他机构的制衡,还包括手段使用程序、范围的严格规定,基本上法不授予皆为禁区。在监察手段运用范围上,各国也一再强调,只能适用于重大复杂的案件。比如法国就规定,只有可能判处两年或两年以上监禁的重罪案件才能适用通讯截留手段。

在新加坡,CPIB的调查活动必须接受总检察署及其检察官的指导与监督。调查局只负责调查,起诉由检察官负责。另外,CPIB的调查员只能以控方证人的身份出庭作证。

(摘编自《廉政瞭望》2018年第2期 尤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