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您的当前位置:转业军官
王福波:“破烂王”的传奇人生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3日 [打印]

上世纪80年代末,一部名为《军魂永驻》的电视连续剧红遍大江南北。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剧中主人公的原型就是全国优秀军转干部、山东省福汉集团董事长王福波。

从300 元起家闯荡商海,先后从事废品回收、装饰装修、建筑防水、房地产开发等行业,赢得 “破烂大王”、“装修大王”、“棚改专家”的美名。8年青春激扬的军旅生涯和20多年风雨兼程的创业之路,让王福波书写了一段传奇,成为20家大型公司的“掌舵人”。   

   年轻的连长为何转业?  

时光倒回到1985年6月4日,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庄严宣告:解放军裁减军队员额100万。这一消息在王福波所在部队引起巨大反响。

出生在菏泽市牡丹区吴店镇张河口村的王福波,和那个年代的农村孩子一样,姊妹多,家里穷,打小没过过好日子。王福波17岁参军入伍,军校毕业后22岁就当了连长,正连职务已满4个年头,工作实绩突出,在部队发展前程似锦。用老战友刘学冉的话说,年轻、有文化,王福波根本不是裁军考虑的对象。然而,王福波本人却提出要转业。不光战友对他的选择表示不解,亲朋好友也觉得可惜。

1979年,王福波作为高中二年级尖子生、班干部,与同学们紧张地备战来年高考时,南部边境发生战事。他决定放弃高考报名参军,毅然决然走进军营。正因为如此,人们似乎也习惯了王福波的“与众不同”。

许多年过去了,王福波创业成功,成了当地名人。他曾经的战友道出了当年秘密:“福波之所以离开部队,是想给战友空出提拔副营的位置,早点解决战友爱人的随军难题。”王福波对此不置可否,只是说:“革命需要我去烧木炭,我就去做张思德;革命需要我去堵枪眼,我就去做黄继光。裁军百万是大事,你不走,我不走,谁走啊?”就这样,在人生的第一个重要路口,他选择转业,为了战友,更为了全局。

草帽、挂篓和旧自行车 

转业回家乡,王福波进了菏泽市建委下属单位市政工程处,成了一名国家干部。上班时间不长,他便在宣传报道、职工文化活动等方面为单位争光。一时间,领导刮目相看,群众纷纷夸赞:这个军转干部不简单!

不到一年时间,王福波又一次作出令人意外的选择:停薪留职。他瞒着家人,主动放弃了每月工资130元的“铁饭碗”。

经过长期观察,他瞄准了当地一座服装市场,发现3块钱批发一件上衣,拿到其他地方零售,价格就能翻一番。王福波悄悄拿出转业安置费节省出来的300元,购进百余件上衣,生意开了张。当天下午,几位顾客拿着衣服找了回来,要求退货。原来,他进货的时候没细看,服装质量有问题,王福波果断决定全款退货,然后将那批衣服低价处理。经过好一顿折腾,结果却赔了180元。

第二天,王福波在小河边发呆,盘算着以后咋办。一位捡破烂的老人见了,误以为他要寻短见,停下来劝说。两人闲谈中,王福波得知捡破烂一天能挣十几块钱,当即打定主意:捡破烂,先养活自己再说。

他买了一顶草帽、一只挂篓,推起一辆旧自行车,干起了走村串巷捡破烂、收废品的行当。一来二去,乡下的父母知道了,匆忙赶到城里王福波的家,心疼地问儿子:“是不是在单位犯错误了?”他忍不住流泪了:“儿子没犯错误,只是不习惯蹲办公室的清闲日子!”

给父母、妻子说开了前后原委,王福波一身轻松地走自己认准的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能挣钱就是本事。”没有了顾虑,他订阅了一本《再生资源研究》杂志,仔细研究里面的门道,自己的想法写成文章,没想到还发表了几篇。从捡破烂到定点回收,短短四五年时间,在苏鲁豫皖四省接壤的方圆几百公里,他成了有名的“破烂大王”。

回忆这段创业经历,王福波难忘那顶草帽、挂篓和旧自行车:“失败不可怕是假的,不被失败吓退才是真的。”王福波大胆奔向人生第二个路口,造就了创业传奇。

“破烂王”变身企业家

1992年,邓小平视察南方重要讲话掀起当代中国第二轮解放思想的热潮。“破烂大王”赶上了更大发展的好时候,王福波却在此时悄然转身,投入房屋装饰装修行业。

果断放弃风头正劲的废品回收,转向完全陌生的领域,并非易事。回忆人生选择的第三个路口,王福波认为:大规模建设开发在破题,住房改革在推进,房屋装饰装修行业面临无限商机。靠质量和诚信,王福波很快成为行业内外公认的“装修大王”。

200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王福波干起了棚户区改造的行当。在人们的脑海中,棚户区改造费力不讨好,“别人不愿意干,我王福波来干!先保证拆迁居民赢,再保证地方政府赢,最后才考虑企业赢!”恰逢城区一处棚改拆迁遇到困难,王福波决定接手,政府拆迁办的一位干部半开玩笑说:“你就不信你长着三头六臂,能拆下来!”王福波笑而不答。他先后召开两次拆迁户代表座谈会,和大家谈笑风生拉家常。一名40多岁的妇女提出的条件没满足,坚决不同意拆迁。王福波像亲人一样到家中走访,凡事为她考虑在前,结果“钉子户”居然成了“带头户”。结果,20天内,签约户数超过90%;个别困难户的签约也在分头做工作后很快完成。拆迁完成了,小区建成了,业主入住了,王福波“烂尾楼盘治理专家”的美名也传开了。

拆迁户的冷暖苦乐他挂念在心。一位拆迁户家人突发心梗住院抢救,一时拿不出5 万元住院押金,其亲属试着向王福波求援,他立马派司机将5 万元现金送到病房;一个拆迁户为他人担保贷款百万,因欠贷还不上,眼看要吃官司受处分,情急之下求助于王福波,他将银行卡、身份证一起交给对方……“参加一次棚户区改造,结交一批拆迁户朋友!”王福波这句“口头禅”,让他舍弃了不少真金白银,也为他赢得了好口碑,更让市委、市政府领导心生敬佩:“军转干部的作用发挥好,经济社会建设的难题就会少!”

靠着部队上培养的好传统、好作风,王福波又找到了更大的舞台,他和他的福汉集团发展到现在集房地产开发、酒店经营、物业管理、养老服务、武术传承、网络传媒、书画艺术、影视制作、牡丹文化等等多种经营并举的综合经济体……

如今,他开始积极而主动地奔向人生选择的第四个路口:自觉扛起打造“文化名城”的大旗。而今,由王福波主导正在兴建、总建筑面积达55万平方米的文化城中,不仅分设牡丹、戏曲、书画、武术“四乡”馆,还要建设100位世界顶级艺术家的个人展馆。“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从“破烂王”到如今拥有20家集团公司,资产达到数亿元的大企业家,面对传奇经历,军人出身的王福波却说,现在,还远未到庆功的时候。

人物简介:王福波,中共党员,1987 年转业,曾先后在菏泽市政工程处、菏泽市房管局工作,1992 年下海经商至今。先后从事废品回收、装饰装修建筑防水、房地产开发等行业,累计开发面积700 余亩,建筑面积约200 万平方米,纳税上亿元。作为“厚德鲁商”典型,作家李延国为其创作了长篇报告文学《无衔将军》一书,讲述其20年来的创业经历。

编辑:孙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