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周五
您的当前位置:人物风采
土地入市记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0日 [打印]

“签什么签,你们把地卖了,还要我们担责!”“把土地卖了,你们就是败家子!”……

三年前那次言词激烈的村民代表大会,让高德敏至今难忘。高德敏是成都市郫都区战旗村党支部书记,此时和记者站在村委会办公地的对面。这块占地13亩的地段,对战旗村有着特殊的意义。环顾四周,西北角上有一个没有被完全拆除的高耸水塔,留下几根泥柱头。旁边一个移动公司的基站脚下,一台柴油发电机正在“轰隆隆”地工作。

“说起年龄,这块地也算‘80’后。”高书记讲起这块地的“多舛命运”。

“沉睡”的土地

20世纪80年代初,全国上下兴办乡镇企业。当时战旗也不甘落伍,先后办起了酒厂、铸造厂、化肥厂等多个村办企业。其中,预制厂和复合肥厂就“定居”在这块土地上。好景不长,因环保不符合要求,村里相继停办这些企业。

村主任杨勇说,当年关闭企业压力很大。仅复合肥厂一家关停就有60多人失业,村集体收入一年减少20万元。没了饭碗的村民天天找村干部,有的要村里发工资,有的说不解决就业就上你家吃饭!而且土地闲置问题也冒了出来。为此,村委会每年还要花几万块请人看护。

村“两委”当时急了,“地放在那里总不是回事,没把它们用活了,就是村‘两委’的失职”。于是几位村主干绞尽脑汁为这些“沉睡”的资产跑出路。虽然也有几次转手,出租给一些企业,但总体租金很低,入不敷出。

为土地取得“身份证”

转机终于出现。2015年初,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授权33个县(市、区)开展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工作,郫县被确定为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试点。

“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感觉机会来了。”高德敏回忆,当时他马上就跑到县国土局,想要主动争取试点。

不想国土局工作人员一句话就把他打懵了。“你说要入市,你有多少家底?”高德敏说,真没想到,我们遭遇的第一只“拦路虎”,居然是“身份证”。 

什么是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当地有多少“家底”?对于这个问题,当时不只高德敏回答不上来,连县国土局也搞不清楚。因为按国土部门的说法,土地性质的分类最低只到建设用地,尚没有细分到经营性和非经营性,更为细致的认定,需要规划部门的城乡规划才能确定。

好在随后在原国土资源部举办培训会上,上述疑问被厘清。国家明确,只有在1999年1月1日前形成的现状用途为工矿、仓储、商服等三大类用途的土地才能被确定为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

概念明确了,但摸清家底的过程依然不简单。

在战旗村,不同年代占用的土地,哪一块具备上市资格,哪一块不具备,都需要一一核实。特别是滩涂地、废地、公路边用地,村民们认为这些地村干部“容易动手脚”,大家议论纷纷扬扬。党员易奉阳记得当时,村里60多名党员全部入户征求意见,派出测量的工作组,每组跟进一名村民代表全程监督。

在这个背景下,土地核实顺利推进,战旗最先为他们的土地取得了“身份证”。

攻克每一个挑战

好容易把“家底”清晰了,接下来的意外,连高德敏和村主干都没料到。

第一次村民代表大会研究土地入市,反对声音很大。几天后,还有村民上演行动反对。趁夜撬锁进入准备入市的厂地,要拉走废弃设备和木材。村支部副书记连夜赶去阻止被打被骂:“你们能卖地吞了钱,老百姓就不能占点便宜!”

我们问高书记和几位村干部:“后来你们怎么说服大家同意土地入市。”村干部们笑了:“哈哈,我们联系已经上市的几个地方,把他们光碟要过来,召开大会,给大家播放,问他们,这些村好不好?有钱不?你们想不想也有这么多的票子?想的话,咱们就一起往这个方向干!第一次征求意见,就有九成村民赞成。”后来,村两委出面邀请了四川大学的专家教授到村子上课,分批次组织村民到浙江、到北京村里实地看看。至入市同意书签名时,村民们已是欣然接受。

由于是新事物,其中有些政策细节,村干部也没有了解透彻。

村两委委员、社区专干林根志是第一个接到“入市材料不符合要求被驳回”的电话。当时,村里没人懂按《公司法》规定,入市企业股东成员不能超过50人。“而我们以村民代表作股东,人数共计51人。”

“怎么办?临门一脚踢不出去,当时我们感觉束手无策、很憋屈!”“后来,我们专门去请教县土地改革试点领导小组办公室。他们建议,由村两委成员进入企业董事会,其余1670名村民(2011年土地确权时在村户籍人口)全部委托村主任持股,并签署委托持股协议。并补充一条,村两委成员在董事会任期与村两委换届同步。”

“正是领导小组办公室支的这关键一招,解决了操作合法性问题,也让入市成果全村共享。”林根志说,“当看到入市手续的章盖上去后,所有人的心都落了地哇……”

2015年9月7日,战旗上述地块在县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以每亩50多万单价、700多万的总价成功出让给四川迈高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让战旗村集体经济一举突破2000万元。当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荷包也不断鼓起——当年人均现金分红520元,此外,人均股份增值2600元。

“今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来视察时,说我们村集体经济发展得很强,有几千万的集体经济,人人参与,都有股份,有获得感。我们真的非常高兴!”因身体有恙带着臂式血压计的高书记和村干部们笑得像群孩子……

(本网记者:司华 付瑜;编辑:司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