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4日 周一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西方政党政治乱象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0日 [打印]

英国脱欧、特朗普胜选、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欧美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事件,暴露出西方标榜的民主模式中党派纷争、内乱不止、相互倾轧、社会撕裂等种种弊端。

党争不断,沦为利益集团工具

政党之间围绕权力进行博弈是西方政党政治的常态,随着西方政党日益脱离群众,成为少数既得利益者的政治工具,这种博弈往往以损害国家利益为代价。

2018年1月19日晚,美国国会参议院未能通过联邦政府临时拨款法案,联邦政府非核心部门从1月20日零时起被迫关闭。不到一个月时间政府两次“关门”,成为“驴象之争”引发的又一闹剧。

民主党与共和党拒不相让的原因却并非拨款问题本身,而是夹带在拨款法案中的私货——“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法案等问题。“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法案由前总统奥巴马于2012年签署实施,但被特朗普于2017年9月废除。

德国大选后5个多月才组阁成功,背后也是党派利益作祟。2017年9月,联合执政的联盟党和社民党在德国大选中得票率分居第一、第二位,但各自距前一次大选得票大幅下滑。社民党认为,同联盟党联合执政是导致其得票率下跌的主要原因,因此坚决拒绝再次联合组阁。联盟党曾试图与自民党和绿党组阁,终因利益分配不均告吹。

最后,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出面斡旋,让联盟党与社民党重新开展谈判。双方在进行了新的讨价还价后终于达成协议联合组阁,但两党的信誉均受到重创。

内斗不止,民众利益抛之脑后

2014年9月,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虽不支持英国脱欧,但为履行竞选诺言而发起“脱欧公投”。然而,他的老同事、伦敦前市长约翰逊却选择“反水”,与养老大臣伊恩·邓肯·史密斯等拉拢100多位议员,组成保守党“脱欧派”,在执政党内闹起了分裂。

无独有偶,2016年12月,时任意大利总理、民主党总书记伦齐在其主导的修宪公投失败后宣布辞职,不仅反对党高奏凯歌,前总理达莱玛和前总书记贝尔萨尼领导的党内“少数派”也“载歌载舞”。据统计,民主党“少数派”在公投中至少为反对党“贡献”了10%的选票,否则修宪公投结果可能完全不同。

“少数派”这么做,主要源自对伦齐个人的不满,以及担心失去既得利益。伦齐在2013年12月就任民主党总书记后,大力提拔党内年轻人,贝尔萨尼等党内元老的话语权遭到削弱,而他在担任总理后又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也触动了党内众多元老的“奶酪”,修改《劳动法》更让双方在议会中“兵戎相见”,使民主党内出现事实性分裂。

选举异化,信口许诺任性决策

为了多拉选票,候选人使尽招数讨好选民,一旦当选,承诺就变成一纸空文。执政的领导人往往通过提前选举或公投,为自己的权力游戏“下注”。

以史密斯为代表的保守党政客,为了赢得脱欧公投的胜利,炮制了诸如“英国每周向欧盟付出3.5亿英镑,离开欧盟可以将这些钱用到国民医疗体系上”的不实言论。在脱欧已成定局后,人们才发现脱欧的代价远远高出预料。民调显示,多数民众对脱欧感到后悔,希望能扭转脱欧进程。政客们这种不顾国家利益的做法,把英国带入一个混乱迷茫的时期。

西方国家的反对党利用民众不满情绪,为了反对而反对,短时间内就可集聚大量人气。当他们从反对党变为执政党时,民众才会发现,一切都不过是空中楼阁。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曾作为反对党,在议会中不断攻击前总理萨马拉斯领导的政府,并承诺上台后就将结束紧缩。现在希腊实施的紧缩政策却较以往更甚——当然,如果齐普拉斯重蹈往届政府的覆辙,不顾实际开出空头支票、扩大福利,希腊民众将来的日子会更难过。

(摘编自4月2日《人民日报》 韩秉宸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