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25日 周四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少而精用而信
——刘备用人史话(上)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1日 [打印]

刘备虽然号称中山靖王刘胜的后裔,自己却不过是靠贩卖草鞋为生的草民。仅凭这一点,刘备就与曹操、孙权不在一个起跑线上。相形之下,刘备就更有传奇色彩。从刘备的用人谋略看,走的显然不是曹、孙的多多益善路线,而是少而精的策略。

刘备与关羽、张飞在年轻时就交情深厚,有无桃园三结义,正史无载。但三人情谊非同一般,却是青史有誉。关张可谓德才兼备,二人无论是领军还是独战,俱是一把好手。其后,刘备又得常山赵子龙。赵云当初投奔的是公孙瓒,刘备“见而奇之,深加接纳”,至于如何“深加接纳”,正史也无载,如《三国演义》般演绎,或在情理之中。于是,赵云便随刘备,为其统领骑兵。于刘备而言,这是挖别人的墙脚,于赵云来说,则是择主而事。

公元194年,刘备救援徐州牧陶谦,陶谦上表推荐刘备担任豫州刺史,后陶谦病逝,刘备便兼任徐州牧,至此也算是稍有立锥之地。刘备在徐州没安稳两年,便于196年被袁术、吕布合谋而攻,徐州被吕布占驻,吕布又反过来要求刘备和他一起进攻袁术。后来吕布虽解了袁术攻刘备之围,却又因见刘备集合起万余人部队而觉威胁,再转头攻打刘备。其后,才有刘备败走而奔曹操,才有有人劝曹操杀刘备,又有郭嘉劝曹操别杀,否则会得“害贤之名”,曹操因此而拨给刘备军队及粮草以抗吕布。这一段情由,怎一个乱字了得。此时的刘备,可谓惨淡。原因就在于缺乏诸葛亮这样的大贤辅佐,所以只能东跑西颠。此时唯一可慰者,就在于他赏识的人才对他忠心耿耿。当初刘备在豫州时推举陈郡人袁涣为茂才,袁涣被吕布扣留后,吕布想让他写信辱骂刘备,再三强迫而不从,吕布以剑威胁,袁涣“颜色不变,笑而应之”,一番慷慨陈词让吕布“惭而止”。这从一个侧面佐证,刘备所赏识的人才,都是金子而不是脓包。

诸葛亮是山东琅琊人,寄居在湖北襄阳隆中。此时刘备正在荆州,向襄阳人司马徽寻访人才,于是才开启了刘备与诸葛亮的伟大相遇。水镜先生司马徽对刘备说:“儒生俗士,岂识时务,识时务者在乎俊杰。”于是推荐了卧龙与凤雏,即诸葛亮与庞统。历史上,雄主与大贤的关系,名为君臣,实则为朋友,二者相互依赖。甚至,是雄主有求于贤才更多,因为贤才未遇雄主,宁可“穷则独善其身”。刘备三顾茅庐,最终见到了诸葛亮。具体细节在《三国演义》里很精彩,在《资治通鉴》《三国志》里都是一笔略过:“凡三往,乃见。”于是便有了著名的《隆中对》。

刘备对自己认识深刻:“欲信大义于天下,而智术浅短,遂用猖獗(连遭挫折),至于今日。然志犹未已,君谓计将安出?”其实隐含的话没说,就是缺少大贤,却用这次问计的行动溢于言表了。诸葛亮便献了天下三分的大计:曹操拥百万之众,挟天子以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之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与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乃“用武之国”,刘表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也。益州“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如果能占有荆州、益州,“结好孙权,内修政治,外观时变,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大贤的眼光,就是能够“不畏浮云遮望眼”,几句话就把天下大势看得一清二楚,同时更为刘备的大业画出了蓝图,指明了方向路径。

(摘编自2017年5月29日《学习时报》 陈家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