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 周四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西方政坛乱象丛生绝非偶然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3日 [打印]

近年来,很多西方国家政坛乱象丛生。例如,美国国内的政治闹剧并未随大选结束而终止,各种力量围绕特朗普政府一系列内外政策以及“通俄门”等事件争斗不止。同样的政治乱象还困扰着欧洲大陆,意大利宪法公投失败、法国大选中的政治大洗牌等如走马灯般上演。如此频发多发的政治乱象,让人不禁担忧:西方国家的政治不确定性正在快速升高。一些西方主流媒体将之简单归咎于民粹主义力量的兴起。理智的人们则在反思西方民主政治的机制和功效问题,认为西方政治乱象丛生印证了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紊乱失调。

制度设计理念与实际运行脱节

西方诸多政治乱象的背后,都与权力制衡、多党竞争的制度设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西方民主政治的功能缺失是造成目前种种混乱的重要原因。那些象征西方民主政治的制度设计,随着社会政治环境的变化,已经在实际运行中变形走样。

制度变形表现在西方政党的功能变化和竞争意义改变。作为一种政治组织,起初政党承载着民主政治的多种功能,包括表达不同声音、提供参与政治的平台和机会、代表民众治理国家等。但在西方,政党尤其是主流政党为了上台执政,日益将赢得选举而非推出符合实际的治理措施视为最主要的政治活动。与之相适应,政党组织变得日益专业化和技术化,逐渐脱离大众日常生活。同时,主流政党之间的竞争使其日益背离反映社会多元需求的初衷,一些政党为选举利益而不惜滥用制度权力,导致政党竞争中的狭隘党派利益以及个人利益争斗被进一步放大。正是因为西方政党日益无视民众的需求,才会不时有社会力量诉诸“沉默的大多数”的反抗。政治对立情绪的上升以及民粹主义的甚嚣尘上,都是这种社会现象的反映。

政治不信任加剧西方社会对立与分裂

西方政治乱象中一个突出现象就是政治不信任。这既表现为民众对主流政党和政治家的普遍不信任,也表现为政治行为体、政党之间信任感的缺失。与之相应的是西方社会对立与分裂的加剧。

2015年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只有19%的美国人仍信任政府,55%的美国人认为普通美国人要比那些当选的政治家们更适合解决国家的问题。其他西方国家的情况也大致如此。民众对政治的不信任无疑受到了社会经济环境的影响,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主流政党脱离民众、政治家行为失范以及政府公共治理不力。

主流政党的衰退及相互之间的不信任正在加剧。过去几十年,社会分化日益加剧,主流政党的责任感和沟通意识明显下降,政党之间越来越难以就一些重大问题进行有效政治沟通。于是,诉诸全民公决的方式——这是一种将复杂问题简单化的方式,就被频繁使用。但在缺少共识和必要政治沟通的情况下,这种方式往往会加深而非弥合社会分裂。英国脱欧公投后的政治演变,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人们对主流政党政治信任度下降为民粹主义兴起提供了土壤。民粹主义兴起强化了民众对主流政党的不信任,民粹主义者所主张的断裂式公共政策将导致政府行为的非连续性日益加重,只会进一步降低西方国家政府的公信力。

新技术冲击既有政治制度体系

近年来西方国家出现的一系列政治动荡,凸显了新技术尤其是新媒体技术和互联网发展对政治的影响力。20世纪80年代后,媒体在日益影响人们生活方式的同时,也诱发了一种媒体政治的新趋向,即政党根据媒体的需求来塑造政治议程。这些转而加剧了金钱政治的乱象,并导致政治的日益庸俗化和碎片化,政党和政党领袖日益关注媒体的好恶,热衷于做表面文章,更加疏离大众的实际需求。与此同时,新技术尤其是新媒体的发展,强烈冲击着西方传统政治运行机制以及政治话语体系。政党不再是唯一甚至不再是主要的政治信息来源和政治参与路径,人们越来越多地诉诸更为直接的政治对话。这些都直接挑战着传统政党尤其是主流政党的组织和运作机制以及传统的主流政治话语体系。

这些变化为新兴政治力量尤其是民粹主义力量的兴起提供了有利条件,新媒体也为一些新兴政党和社会力量提供了便捷的发声平台。正是借助这些不同于传统主流媒体的新技术手段,一些党派相互攻讦的仇恨和狂热情绪得以在更广范围快速传播,而主流政党通过主流媒体控制社会信息的能力则被大大削弱。在西方,新技术的出现使得政治决策的演化进程变得更加难以预测、难以控制。这也是西方政坛乱象丛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摘编自《人民周刊》2018年第2期 林德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