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6日 周二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芬兰的“国家创新体系”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4日 [打印]

去过芬兰的人都有强烈的感觉,那就是芬兰整个国家就是一个巨型创业孵化器。在这里,任何一个有潜力的想法、创新或项目都得到了很好的支持。仅有500多万人口的芬兰,却成功构建了一个门类齐全的ICT生态系统、清洁技术生态系统。仅仅诺基亚的前任员工在芬兰就已经设立了400家小公司,每年接近20000个新兴项目的创新,让人非常佩服芬兰的创新能力。

大量的创新项目则被一套称之为“国家创新体系”的完整系统支持。在这一系统中,议会、内阁、科学与技术政策理事会组成首要政治机构,属于顶层设计部门,决定着芬兰创新发展的方向。教育部、贸易与工业部等政策制定部门属于第二层级的创新机构,负责将抽象的战略、政策、理念转化为能够落地实施的具体措施。第三层级的创新机构包括隶属教育部的芬兰科学院、直属国家议会的SITRA和就业与经济部下辖的TEKES,这是芬兰创新机构体系中的政策落实及协调部门,是推动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的重要载体,实现了政府意志与市场运作的有机结合。

其中Tekes(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Sitra(芬兰科技创新基金会)、VTT(芬兰国家技术研究中心)被芬兰企业称为站在几万家创业企业的背后的三大巨人。

这样的赞誉,实在不为过。Tekes每年投入6亿欧元支持2100个项目的创新,资金来源于芬兰就业与经济部。运营愤怒的小鸟的公司Rovio在创业初期就曾接受过Tekes的资金扶持。Tekes青睐于那些极具创新但同时充满风险的项目。Tekes也愿意帮助那些初创公司,他们更需要资金的支持,实现迅速成长。Tekes也会在最短的时间给申请者答复,目前处理请求的平均时间为33天,未来时间还会进一步缩短至20天。即使在美国的硅谷,创业企业要想拿到政府的支持也要等上一年半载。

目前,经过Tekes选中的公司每年会得到Tekes从50万到200万欧元的资助,这个钱是白给企业的。Tekes的理念是政府要承担最大的风险,把企业孵化出来,两年之后,如果小企业成长起来了,政府会退出,这也是政府投入的表现。

同时,Tekes的清廉高效,还体现在其专业服务的精神。比如芬兰科技研发的投资约70%来自于私人机构,为了帮助那些初创公司和国际风险投资公司取得联系,Tekes专门启动了一个名为“Vigo加速器”项目来帮助初创公司获得这些私人投资机构的资金支持。

在芬兰的科技创新体系中,Tekes和Sitra的地位特殊,因为它们对芬兰的企业影响至关重要。Sitra主要给企业的正常运转提供贷款。成立于1967年的Sitra,是芬兰国会监管下的独立性公共基金会,致力于促进技术成果的商业化和种子项目的融资,还参与部分国家科技战略的研究和制订工作。Sitra目前成为芬兰最大的风险投资者,同时也是催生新创意的思想库。它对中小企业创新的支持主要采用综合性计划和初创融资服务两种方式进行。

与此同时,VTT也在创新中发挥重要的作用。VTT是北欧地区最大的综合研究机构,主要研究方向包括数字信息系统、能源和纸业、建筑业和通讯业等。VTT建立于1942年,作为芬兰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除自身接受委托进行新技术的开发工作外,主要工作还包括与其他学术机构和企业签署合作开发合同,为后者提供专业咨询、项目测试、认证等服务。在芬兰科技创新产业链中,基础研究主要依靠大学和科研机构,公司负责进行产品生产,而VTT则扮演连接两者的中间人角色,进行项目应用研究。根据相关调查,与VTT进行合作的公司都表示,合作使自身的专业、技术得到了提高,其中60%认为VTT帮他们提高了竞争力,84%的合作者已经或在未来三年内可通过与VTT合作的项目获利。

这就是芬兰的“国家创业孵化器”。其互相协作的影响力早已经超过任何一个国家的投资机构,虽然Tekes选择的研发项目中存在30%的失败率,但这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Tekes替企业承担了部分风险也让创新变得不再困难。因为鉴于Tekes的影响力和威信,凡是它资助的项目,世界各国的银行、风投也会跟着投资。这样的相互渗透、相互促进的创新体系,不仅最大程度地利用了全体芬兰人的智慧,且将世界更多的优秀资源和资金不断地吸引到芬兰来。

(摘编自《新经济周刊》2016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