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 周四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一把切烟刀背后的革命往事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7日 [打印]

1934年春,敌人向湘赣革命根据地发动大规模的“围剿”,7月中旬,红六军团秘密进入江西遂川县新江乡横石村安营扎寨,进行整训。平日里寂寥的小山村一下子来了6000多人,瞬间变得异常喧闹。红军指战员分住在村中祠堂和老百姓家中,家家户户的阁楼上甚至柴棚里都住满了红军战士。军团长萧克住进了当地村民张后升家中。

7月23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和中革军委给红六军团及湘赣军区发出训令,“决定六军团离开现在的湘赣苏区转移到湖南中部去发展广大游击战争,及创立新的苏区”。红六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任弼时传达了训令,号召全军团依靠当地群众做好转移准备。战士们立即开始筹粮草、打草鞋等各种转移前的准备工作。横石村家家户户的男女老少也跟着忙碌起来。

萧克组织战士们在张家祠、禾邱祠前的晒坪上修建了临时简易训练场进行打靶训练,另有部分战士被安排在周边木梓山里挖战壕,有的战士在墙上刷写“打土豪分田地、执行铁的纪律”等战前宣传标语。部队还帮助进步群众成立了农民协会,张后升兄弟都加入了农协,配合红军查探敌人设置的各道封锁线,为制定出发线路出谋献策。

大量红军部队的到来导致生活用水困难,萧克穿着草鞋在荆棘丛生的田埂上不知疲惫地走了几十遍,终于在田埂边找到一个大泉眼,解决了用水难题。吃饭更是一个大难题,几千人的大部队分散到多个地方筹办伙食。萧克借宿的东家张后升和家族成员都在红军食堂帮忙料理。张后升负责食堂的伙食账目登记,妻子陈桂英、弟弟张后桂、弟媳郑招英在食堂分担拾柴烧火、给伤病员送饭、为挖战壕的红军送茶水等繁杂事务。随着出发时间日益临近,进入紧张战备的战士们因为缺衣少食显得越发憔悴。看到这种情形,张后升二话不说,将养了大半年的猪杀了慰问战士们和伤病员。

此去山高水长,路途遥远,为了给出征的战士多备下几双行军草鞋,张后升家编织草鞋的木架子吱吱的声音自从红军到来后就没有消停。一有时间,他就将收割完的新稻草搬回家中忙着为红军编织草鞋,夜里还就着昏暗的火把抓紧赶工。

出发前夕,部队进行最后的整顿和扩红,周边2000多名青壮年先后参加红军,张后升家族里的三位青壮年也加入了军团部队,红六军团的人数由原来的6830人增加到9730多人,队伍得以补充不断壮大。

1934年8月7日,横石村的大人小孩齐聚在王家祠前为红军战士们送行,战士握着亲人们那一双双长满老茧的手,久久舍不得放开。萧克对张后升说:“放心吧,我们一定再打回来!”由任弼时、萧克和政委王震组成的红六军团领导机关军政委员会召开全体指战员出征前的誓师大会,从遂川新江横石迈出了万里长征第一步。村民们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逶迤的山路上再也看不见战士的背影,再也听不清道别的声音。

据说部队离开后萧克还给张后升写了一封信,大致内容是:你给的钱我没有带走,放在房间的桌上。你的三位亲人在部队表现很好,请不要挂念。我有一把切烟刀请你替我保存好。待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我一定回来看望你和农协会员。

这把切烟刀,被张后升的孙子、现横石村民张龙角发现时,已经在家中老房子的阁楼上悄无声息地存放了80年。张龙角说:“小时候经常听爷爷讲萧克住在我家的故事,现在我将切烟刀转交给博物馆,希望它能将蕴藏的红色革命故事一代一代传下去。”

红六军团作为长征先遣队,从遂川新江横石出发,为中央主力红军实施战略转移察明敌情、探清道路发挥了重要作用。透过这把切烟刀背后的故事,军民离别时扬起的手依稀还在眼前挥动,仿佛就在昨天。

(摘编自《党史文苑》2018年第5期 黄淑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