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您的当前位置:深度解析
“党的组织生活怎么严起来”系列报道之一
老法宝焕发新生命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22日 [打印]

编者按:党的组织生活是党内政治生活的重要内容和载体,是党组织对党员进行教育管理监督的重要形式。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党组织严格执行组织生活制度,组织生活越来越经常、认真、严肃。实践中,组织生活如何常态化?民主生活会如何开出“辣味”?民主评议党员如何评出实效?近期,本报记者深入北京大兴区、贵州台江县、河南巩义市等地,广泛采访党员干部、群众和相关专家,溯源历史,总结经验,以期为各地严格党的组织生活提供启发和借鉴。

1903年,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列宁与马尔托夫之间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争论的焦点之一是,什么人可以做党员。列宁坚持把参加党的一个组织并开展组织生活作为党员必备的条件之一,这是无产阶级政党史上的一个创举。

入了党,就要过好组织生活。我们党历来重视组织生活制度建设,建党初期就规定每名党员都必须编入各小组参加活动,并通过党纲和党章把党的组织生活统一规范下来。此后,党的组织生活制度不断丰富和完善,在党的革命和建设实践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然而,由于一段时期内管党治党“宽松软”,党的组织生活落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不按时开展,流于形式,有的支部甚至很长时间都过不上一次组织生活,党组织和党员、群众的联系渐渐疏远,影响了党和人民事业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严格党的组织生活摆在重要位置来抓。随着全面从严治党逐步深入,“两学一做”常态化制度化,严格组织生活这个好传统回来了。

严格党的组织生活意义何在?

“要知道,一个队伍经常是不大整齐的,所以就要常常喊看齐,向左看齐,向右看齐,向中看齐。”这是毛主席在党的七大预备会议上讲过的一段名言。只有各级党组织都经常喊看齐,才能时刻警醒、及时纠偏。

“过好组织生活,对全党保持统一有着重要意义。”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刘昀献说,通过严格党的组织生活,教育和督促党员自觉地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通过批评与自我批评,消除错误思想,才能使党员牢固树立“四个意识”,达到全党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的统一。

新形势下,这对于解决存在的种种问题,凝聚全党全国力量,深化改革加快发展,意义更加凸显。

大兴区是北京南大门,横跨四环、五环和六环,2015年,城镇化建设率已达71%。近十年来,全区147个村、12万农民实现“和谐无震荡”搬迁,任务之重可想而知。为破解拆迁这个“天下第一难”,各搬迁村党组织在固定的“党员活动日”上,把政策给党员讲清楚,党员再回去告诉群众,有力推动了中心工作开展。“不能说全是‘党员活动日’的功劳,但它的确起了很大的作用。”大兴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博说。

不仅对党组织,对于党员个人,过好组织生活也意义重大。“如果没有党的经常的组织生活,即使最好的党员也会逐渐脱离群众,甚至变坏的。”1948年,东北局组织部关于党建的报告中这样提到。

组织上入党不代表万事大吉,思想入党是一项长期的任务。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老革命陈岩石说,他入党是因为背炸药包是共产党员的“特权”。战争年代,共产党员冲锋在前、不怕牺牲,就是因为他们从根本上解决了思想入党的问题。

对于党员来说,党性不会随着党龄的增加而自然增强,需要持续地锻炼。在刘昀献看来,“组织生活,就是党员进行党性锻炼的最大课堂,有着其他活动不可比拟不可替代的优势”。如果炉子长期不生火,或者生了火却没有足够的温度,是炼不出钢来的。党员、干部只有反复锻炼,才能坚强党性、百炼成钢。

严格的组织生活是啥样?

严格党的组织生活并不是一个新生事物,也并不是另起炉灶的新要求,党章党规中早有明确的规定。“把该做的做好,就是从严。”贵州台江县委副书记赵凯明说。

“首先要讲政治,这是最根本的问题。如果不讲政治,还叫共产党吗?”刘昀献说,组织生活必须坚持政治性,杜绝庸俗化、娱乐化、平淡化等现象,要自觉向党中央看齐,步调一致地沿着正确政治方向前进。

讲政治,并不是简单地学习中央文件,它的另一面是针对性。组织生活要紧密结合本地本单位实际开展,否则容易流于形式,起不到解决问题的作用。

贵州台江县革一镇新江村,村民基本都是苗族,8个自然寨分散在山间。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居住分散、老龄化严重的村子,组织生活却在一年之内,从过去的不规范到现在的红红火火:去年,这个村党员大会开了14次,当天通知,党员就能丢下农活,当天把会开起来,大家一章章学完了党章,学了系列讲话。

“先吃透中央精神,再了解具体的脱贫政策,最后结合村里的实际,一步步地,大家都学明白了。”村党支部书记杨昌文说,在中央组织部和省市(州)组织部门帮扶下,村里从规范组织生活入手,实现了华丽变身。村里党员以前觉得中央文件精神太“高大上”,学习后才知道其实与自己切身相关,大胆带头发展起了精品水果,村支部彻底摆脱集体经济空壳的帽子,由过去的软弱涣散党组织一举成为县级先进基层党组织。

“严格的组织生活,还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在刘昀献看来,组织生活一定要按规定,严格地定期开展,不能随意化,“工作再忙,组织生活的时间不能占用。如果时间都保证不了,又何谈严呢?”他同时认为:“严格的组织生活,不能搞特殊,一定要体现党内平等。”

在艰苦的革命岁月,毛泽东曾因临时有要事不能参加党小组会议,亲自到开会的地方去请假。周恩来参加组织生活的纪律性很强,一次,他问党小组长为什么很长时间不开党小组会议,原来是看他工作忙而没有通知他。为此,他严肃地说,在我们党内,每个人都是普通党员,谁都要过组织生活,这是党性问题。朱德担任总司令时,一次,党小组分给他做一名炊事员的思想工作,不管多忙他都会挤出时间去谈心,化解了炊事员的思想疙瘩。

“党章规定,不允许有任何不参加党的组织生活、不接受党内外群众监督的特殊党员,这样才是严格的组织生活。”刘昀献表示。

组织生活怎样严起来?

“不能怨党员缺乏先进性,党组织要尽到教育管理党员的职责。”在张博看来,党组织应采取适当的方式把组织生活严格起来。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首先强调纪律,先解决不主动的问题;然后规范程序,解决不规范的问题;再做实内容,调动党员群众积极性;最后强化监督压阵,防止出现庸俗化娱乐化。”谈起北京大兴区“党员活动日”制度的经验,区委常委、组织部长喻华锋说。

每月10日,大兴区5万余名党员都要围坐在各自支部活动地,集中学习、座谈讨论、参观考察、为民解难。“日子好记、时间集中、活动方便”,“党员活动日”从组织生活严起,至今已坚持了近10年,每名党员都形成了一个政治“生物钟”。

许多从事基层组织工作的同志感到,严格组织生活需要一些仪式感。走进许多农村社区的党员活动室,都能看到鲜红的党旗或党徽悬挂在墙上,有的墙上还贴满了文件政策、学习流程等,身处其中,很有学习的氛围,严肃的气氛。有的在入党之日给党员过政治生日,有的每年七一举行宣誓仪式,潜移默化地增强党员意识。

严格组织生活,要发挥党员的主体作用。贵州台江县台拱街道秀眉社区有党员117人,社区党支部发动党员轮流讲党课。以前是书记讲大家听,现在谁想上来讲都可以,老党员积极性很高,社区每周二、周五两次固定学习,都能来五六十人。

“自娱自乐严不起来,开门让群众参与才有效。”赵凯明认为。每年6月底和12月底,河南巩义市竹林镇竹林街社区全体党员都要接受党员群众的评议。社区要求5个居民组各来15户居民代表即可,可每次数量都要超标。居民都说,“党员干部拿我们的意见当回事,提了意见肯接受、真办事,这样的评议我们都爱去”,这对党员也是一种无形的督促。

“党建不像盖楼,盖起来就不用管了,党建不抓就会松下来。”喻华锋说,严格党的组织生活,要树立久久为功的理念和劲头,持续不懈地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