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9日 周三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欧洲政党光谱进入调整期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1日 [打印]

3月5日,意大利议会选举结果出炉。因丑闻下台的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中右翼联盟获得37%的席位,民粹主义的“五星运动”获得32%的席位,2016年因修宪公投失败而辞职的前总理伦齐领导的中左翼联盟只获得23%的席位。此次意大利议会选举再一次说明,欧洲国家长期轮流执政的中左和中右翼政党受到民粹政党和激进政党崛起的挤压,政党光谱和政治格局进入调整期,而这将给欧洲乃至世界形势的走向带来不小的影响。

民粹政党提出各种颠覆中间派路径的政策主张

作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的民粹主义在欧美国家长期存在,其主要特征是反精英、反建制、反官僚。二战后以来,由于欧洲主流中左、中右翼政党能够代表多数选民的利益,民粹势力一直处在边缘位置。近年来,在金融危机、欧债危机、难民危机背景下,欧洲国家的民粹政党迅速崛起。其中,激进的左翼民粹政党包括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和西班牙的“我们能”等,保守的右翼民粹政党包括法国的“国民阵线”,英国的“独立党”,德国的“另择党”,奥地利与荷兰的“自由党”,瑞典的“民主党”,芬兰的“正统芬兰人党”,波兰的“法律与正义党”,匈牙利的“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葡萄牙、瑞士和丹麦的“人民党”等。虽然这些政党的主张差别很大,但其最大的共同点是全方位反对长期轮流执政的中左和中右翼政党,以“人民的名义”提出各种颠覆中间派路径的政策主张。

民粹政党崛起造成执政困境

欧洲国家民粹政党崛起给主流政党造成程度不等的执政困境。第一,主流政党不得不对民粹政党的诉求做出回应。在2014年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独立党”在英国得票最多,使得退出欧盟在英国成为各党必须回应的重要话题。2016年6月,英国通过全民公投决定脱离欧盟。第二,民粹政党上台,主流政党失去执政地位。1998年,维克托·欧尔班领导的匈牙利“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上台,成为战后欧洲第一个主政的民粹政党。2015年1月,希腊“激进左翼联盟”上台。同年举行的波兰总统和议会选举中,“法律与正义党”成为波兰第一大党单独执政。第三,主流政党上台难、施政难。2016年,西班牙由于“我们能”迅速崛起,政党格局发生很大变化,导致议会花了一年时间才艰难组阁成功。法国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和2015年大区选举首轮投票中,马琳娜·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得票率都居榜首,超过左翼的社会党和右翼的共和党。在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中,勒庞毫无悬念地进入第二轮投票,迫使社会党和共和党共同支持作为“第三方”的新人马克龙,才阻止勒庞当选总统。2017年德国议会选举中,由于“另择党”得到大量席位,组阁谈判耗时5个月才重组中右中左合作的“大联合政府”。默克尔虽然保住总理职位,但施政空间受到的限制明显增加。

欧洲民粹政党崛起的经济背景是金融危机以来多数欧洲国家增长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青年失业率畸高,社会背景是近年来欧洲国家内部阶级矛盾、代际矛盾、族群矛盾日益尖锐,民众的愤懑情绪不断积聚、不安全感持续上升,战后欧洲引以为傲的“阶级合作”与“社会和谐”受到严重侵蚀,欧洲社会由“多元化”走向“碎片化”。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各国政府应对危机乏力,主流政党间的政策差异越来越小,主流中左中右翼“钟摆政治”失效,选民无可选择,欧洲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上升为政治危机,给民粹政党崛起留下了空间。

(摘编自4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报》 田德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