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艰苦朴素的恽代英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8日 [打印]

恽代英,江苏常州人,1895年生于湖北武昌,中共早期重要领导人之一,曾参与组织南昌起义、广州起义,1931年因叛徒出卖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时年36岁。恽代英一生为信仰奋斗,慨然担当,克己奉公,从不追求奢华,过着十分清贫的生活,为后人留下了一笔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

1920年11月,恽代英应安徽省立第四师范学校校长章伯钧之聘担任该校教务主任。师生们久闻其大名,前往码头相迎,这边恽代英却自己挑着行李先到了学校。孰料,他过于“朴素”的装束让校工把他当作“脚夫”拒之门外。恽代英每年收入不薄,除工资、稿费外,他还翻译外文书籍。可“他房间里很简单,床上铺的被褥是布面的,书桌上只有几本中西文书籍。除了一副近视眼镜和一只手表,其它一无所有”。不过,看上去一贫如洗的他却常资助学生。每授完课,恽代英就独自在房中撰稿,因过于专心而常常忘了开饭时间。等到他上饭厅时,菜饭已空空如也。

1923年8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举行,恽代英被选为团中央执委会委员,负责宣传工作,开始了他职业革命家的生涯。不久,他担任团中央机关刊物《中国青年》首任主编。同月,恽代英在上海大学任教,他常工作至深夜,饿了就啃大饼油条或烘山芋。他讲课很投入,大热天一连三四个小时,口若悬河。汗水淌下来,他用袖子在额头上一擦,又继续讲下去。这种忘我精神,深受学生敬佩。

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形成,恽代英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担任宣传部秘书。他每月薪水120块大洋,当时一般大学教授的月收入大概50块大洋,而一个三口之家,若有30块大洋,生活就算不错了。然而恽代英依旧极其节俭。1927年春,他担任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政治总教官。一次,军校检阅,学生们列队经过主席台时,朝台上望去,在一群身着皮武装带、皮绑腿、皮鞋的长官中间,仅恽代英一人穿着灰布军衣,同大家一样的灰布绑腿。学生们感到,恽代英除了革命,几乎把一切都看作身外之物,有这样的导师为榜样,何愁不能克服困难呢?

1927年7月,恽代英受中共中央之命赴九江任中共前敌委员会委员,参与组织和领导南昌起义。起义胜利后不久,周恩来、恽代英等率部踏上南下广东的征程。由于天气酷热,部队给养又十分困难,不少人开了小差,部队的士气受到不小的影响。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恽代英总是以实际行动感染他周围的人。本来组织上分给他一匹马骑,但他毅然把马让给体弱和生病的同志。尽管别人一再劝说,可他还是执意步行,一直走到广东。

南征途中,恽代英光头赤脚,身穿一套粗布军装,破旧不堪,肩上搭着一条“万用”的长布手巾,满身晒脱了皮,又黑又瘦。战士们喜欢这位“光头委员”,都非常愿意接近他。“光头委员”常背着一把破伞,站在队列旁边,像个士兵。有位领导见到那把破伞,就说:“代英,你那伞又挡不住雨,背个累赘干什么!”一个战士就拿给恽代英一件雨衣,但他不肯要:“雨衣穿在身上太热了,我的雨伞虽遮不住雨,却能挡太阳,比雨衣好得多。”他就这样一直扛着雨伞。虽然他的嗓音总带点沙哑,可笑话通过他的口讲出来能让人笑得比吃西瓜还甜。“光头委员”在哪里,哪里就活跃起来。战士们拉住他不让走,让他讲笑话,他反过来要战士们给他唱歌:“等我歌听够了,再给你们讲笑话。”

(摘编自10月9日《中国纪检监察报》 戴和杰 何剑芳/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