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周五
您的当前位置:人物风采
“半条被子”的温暖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0日 [打印]

沙洲村广场一景

本网记者 刘祖华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深情讲述了“半条被子”的故事:红军长征经过湖南汝城县沙洲村,3名女红军借宿徐解秀家,临走时,把自己仅有的一条被子,剪下一半留给了她。

这半条被子,见证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

在汝城这片红军浴血奋战过的土地上,一场脱贫攻坚战正打得如火如荼。

连环策

再过上两月,足田村的贫困户就能住上新房了。

望着一幢幢齐整的二层小楼,驻村扶贫的廖队长眼里放着光亮。

去年7月,工作队争取到一笔扶贫专项资金,为村里的几十户贫困户解决住房问题。

天大的好事,碰上了“软钉子”。70多岁的陈平原领了拆房补贴,却不肯拆除旧房,地基腾不出来,工程眼看要停摆。

工作队几次找老人商谈,都吃了个闭门羹。原来,陈平原家养了条狼狗,外人还没靠近,狼狗就狂叫不已,工作队被活生生挡在了门外。

做通人的工作,就得先做狗的工作。廖队长让工作队员把平时吃剩的骨头收集起来,再去陈平原家时,先扔几块骨头过去,狼狗叼着骨头识趣地走开了,总算进了家门。但几次协商谈判,结果都不理想。

几番细心观察,廖队长发现,陈平原爱抽烟,经常拿些当地买不到的香烟,在村民面前吹嘘。周末回城,从不抽烟的廖队长,专门去逛了几家香烟店,挑了几盒包装新奇的外地烟,送给了陈平原。“油盐不进”的陈平原,这次松口了:“拆房没有意见,只要老婆同意。”

又是几番“秘密侦查”,廖队长了解到,陈平原爱人最爱跳舞,是村里有名的“广场舞大娘”,平时喜欢跟着光碟学跳舞。廖队长又跑到城里,选了两张最新版广场舞光碟。“大娘,广场舞出新版了,您得跟上啊。”两张光碟,击中了老大娘的心坎。工作顺理成章做通了,“儿子同意就拆”。

这可是个“腊子口”。陈平原的儿子在县城开“滴滴拼车”,白天黑夜两头不见人。本来单位为工作队配了车,廖队长摸清陈师傅的车牌号后,趁着局里开会的机会,专挑他的车回郴州。开始几次,车上人多,不方便谈事,就给个好评,热络感情。第五次拼车,总算只有他们两人。他逮住机会做起了工作,150多公里的高速路上,留下一堆掏心掏肺的话。就在进入城区的那刻,沉默了20多分钟的陈师傅,忽然一字一顿地说,“把那老房子拆了吧”。

如今,陈平原家那条狼狗,看到工作队员,就摇起了尾巴。陈老还经常拉着廖队长到家里喝茶聊天,两人成了“忘年交”。

一堂课的感动

2017年4月的一个大清早,延寿乡官亨村支部书记胡炳灯,焦急地拨通了结对帮扶的县委组织部长孙佑民的电话:易地扶贫搬迁的征地工作,遇到点麻烦,少数党员和村民不乐意。

延寿乡地处汝城海拔最高的高寒山区,不少村民散住在深山老林,田少地薄、生活艰难。这些村民要脱贫,易地搬迁是最好的办法。官亨村被定为搬迁安置点。全村680亩田地,人均不足五分田,要拿出60多亩地安置贫困户,的确是很痛的“割肉”。

官亨村有深厚的红色文化底蕴。这里有红三军团指挥所、青石寨阻击战遗址,还有保存完整的“红军借据”。红军长征在这休整时,村民胡世德发动乡亲筹集稻谷、生猪、鸡等物资支援红军,红三军团司务长叶祖令亲手写下了借据。1996年,胡世德后人修葺房屋时,意外发现了这张用铁盒珍藏的借据。

趁着雨天农闲,孙佑民把附近几个村的党员和村民叫拢起来,讲起了“扶贫初心”的党课:当年红军流血牺牲,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为了什么?过去老百姓自己吃不饱,还能宰猪借粮支援红军,现在帮帮山里的穷困乡亲,难道做不到?

一堂课下来,有人脸红了,有人沉默了,更多的人感动了。

被感动的人中,就有桑坪村支书朱端富。刚散会,这个听着红军故事长大的打工能手,就主动找到官亨村干部,商量在扶贫安置点联合开办工厂,解决搬迁贫困户的就业问题。

朱端富在广东打工多年,闯出了一片小天地。看到不少乡亲仍挣扎在贫困边缘,他决心把多年积攒的资金和技术带回家乡,为村民脱贫致富“添把柴”。2016年他投入200万元办起乡里第一家皮具加工厂,帮助100多名贫困户实现就业。去年村“两委”换届,他高票当选为村支部书记。

如今,在朱端富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打工能手回乡办厂,全乡“冒出”30多家来料加工厂,700多名村民在家门口实现就业,每两人中就有一个贫困户,人均月工资都有2000元以上,高的能拿到5000多元。

乡亲们给这些加工厂,取了个亲切的名字:“扶贫车间”。

他们再也不用背井离乡讨生活,白天在厂里上班挣钱,晚上回家照顾老人小孩。山谷里,孩子们清脆的欢笑声,多了起来。

希望的“天路”

“做梦也没想到,我们山里有了水泥路。”踩着家门口敞亮的马路,76岁的红军烈士家属祝得才,眼角挂满了泪。

西边山是汝城最偏远的山村,山高林密、峰峦叠嶂。1928年,唐天际率领湘南游击队进入这里,建立了西边山革命根据地,开展了十余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撒下了一颗红色的种子。当时仅百余口人的西边山村,就有22名革命烈士,27名流散红军。

几十年过去了,由于地处偏僻,西边山村民依然生活艰难,出入全靠肩挑手扛步行。“有女不嫁西边山”,村里光棍不少。十多年前,西边山卖了近万亩林木,才修了条1米多宽的泥土路,勉强能进拖拉机。山高路远,一直是村民心中最大的痛。

2015年的早春,精准扶贫的春风吹到了山里。“脱贫攻坚,一个不能落下。财政再难,也要把路修通。”县委领导班子形成了强烈共识,要把这块最硬的骨头啃下来。

推土车、凿石机开进了山里,寂静的山谷热闹起来。

去年3月,投入1600万元,从悬崖峭壁边一点点开凿,20多公里长的水泥路正式开通,西边山几十年的梦想,照进了现实。

“这是一条希望的‘天路’”。村民们把这条路叫“扶贫公路”。

蜿蜒的公路犹如飞舞的银带,盘旋在崇山峻岭间,点燃了村民美好生活的希望。过去困在山上的木材、蜂蜜、土鸡、野菌走出了大山,成了城里人的“抢手货”。水晶香梨、名贵药材种进了山里,自来水、电线、电话通到了家里。

驻村扶贫工作队长何万祥算了笔账,全村800多人,散居在105个自然村,光自来水水源点就有65个,铺设水管23万多米,电网改造的变压器16台,人均投入达到3.5万元。

一座新建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巍峨屹立于西边山群峰之中。

白墙黛瓦、袅袅炊烟点缀山间,里面不时传出欢笑声。

他们用新时代的幸福,告慰着烈士的忠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