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周五
您的当前位置:人物风采
白村映绿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0日 [打印]

遍布陡峭沟壑的油松、侧柏等,为山西大宁县白村带来勃勃生机。

本报记者 董炜

“种树?谁有那么多钱,能把这荒山沟填满!”前年,65岁的冯还堂听说要种树,一口回绝。

村支书冯生明并不急:“如果种树赚钱,干不干?”

种树赚钱?老冯没想过,也不信,“这好事,哪能摊上咱贫困户?”

老冯家住山西大宁县白村。进了门,就见院角躺着一堆干瘪的玉米棒子,“去年打下的,不是穗小,就是粒不全,5亩地,除去成本,也就能挣不到1000块。”

都说靠山吃山,老冯印象中,白村的山,净是荒山荒坡,十年九旱,水土流失严重。全村309户1067口人,其中贫困户432人,散落在吕梁山南麓的褶皱里,属全国集中连片特困地区。

种地、下煤窑、炼铁矿,为了养活家,老冯啥都干过,还供娃娃上了大学。前些年,老伴脑出血,离不开人,才回了家。“这孔窑,还是30多年前打工挣钱盖的。”

县里发展了12万亩苹果地,挂果的只有2.24万亩。老冯家的8亩苹果树,年年往里投钱,眼见今年挂果,清明那场寒流,让苹果损失不少。

“种树?年年种,种完之后又不管,咋成活?”站在一旁的村主任冯元明忍不住插话说,过去,造林的钱从国家、省、市、县政府,到林局、林场、工队,再到苗木采购、雇佣工人,层层都有代理成本,真正用到造林上,资金打了折扣,“不直接和种树人的收入挂钩,钱花出去了,树活不下几棵。”

村里的青壮年劳力纷纷外出打工,白村就像一辆老掉牙的车,磕磕绊绊找不到脱贫门路。

转机出现在2016年10月。白村被选为购买式造林试点。

“加入造林合作社,那不回到吃大锅饭嘛!”“几百年种不活个树,我们就能种活?”“劳务费能按时给吗?”……

冯生明没料到,第一次购买式造林动员大会,贫困户并不买账,七嘴八舌半晚上,没个结果。一散会,冯生明就招呼村班子和党员凑在一处,合计着怎么办。

老冯一宿没睡好,第二天下地前,拐到村委会,想再打听打听。半道上,碰见冯文贵,“我和冯良生、冯寅乐都报名了,你还等啥?”老冯心想:这可都是党员贫困户!他们出头了,有戏。

晚上从地里赶回家,一进门,冯生明正坐在炕头上。

连着几天,村支书、村主任、第一书记、驻村干部、镇包村干部,个个忙着进村入户,家里地里路上,逮着机会,就“堵”住村民说购买式造林的事。

“这回,可是县里给贫困户吃偏饭。合作社里,贫困户必须占80%。”“啥叫购买式造林?简单说,就是政府定规划标准,造林合作社承包林地种树,验收合格了,政府买林,付给种树养护的钱,几个月就能挣万把元。”“今天人养树,明天树养人,这生态扶贫可是造福积德的事啊!”……

老冯定下心来。临到乡党委组织签合同,心里还是泛起嘀咕:政府花钱买活树,种不活可没钱,“咱这技术,行吗?”

“咋不行?”底气十足的冯明星是本村人,还是造林合作社领办人,有15年种树经验,“乡党委给每个合作社配1名技术员,全年跟在地里指导,担心个啥?”

果然,整地打穴了,就有技术员过来,指点挖多宽多深,怎么按4∶4∶2比例,种油松、连翘、紫槐、侧柏……技术员教得仔细,老冯学得认真,很快就能独立操作了。

但遇到山石地块,卡了壳。听说冯良生石坑垒得好,在党员造林技术比武大会上得过一等奖,老冯上门学艺。“没啥难的,就是个细致活。”冯良生带着老冯,又是看他垒的石坑,又是讲注意事项。

回到坡上,老冯依着冯良生所说,石头就地取材,填土从远处取,一天下来,垒了20来个坑,“工钱比土坑高4倍,一天能有120多块收入,真不赖!”

5月23日,一场雨过后,白村的空气格外清新。沟底里,老冯正和一帮老伙计挥动着铁锹整地,“得乘着土松,抓紧干。”

早上进山,侍弄35亩林地,中午吃口带来的饭,接着干到日落。自从加入造林合作社,老冯觉得时间怎么也不够用。

去年底,一拿到造林挣的一万二千多块钱,老冯就狠狠心,给家里添置了一个“大件”——三轮摩托车。“有了它,种树、种地、侍弄苹果园,啥都不耽搁!”

山里的农民怕穷不怕苦,一看种树能挣钱,个个争着报名,昴足了劲比着干:“在自己地里给自己种树,定是要精心养护。”“合作社承包的造林任务,可得保证成活率了,验收合格才行,否则政府不回收,咱就没钱赚了!”“选什么树种造什么林,自己说了算,投资投劳造林护林,我自愿。”……

冯生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个贫困户一年能干到35亩,大概70-80天干完,有1.2万多元收入,如果按一家3口人计算,干到35亩,就有一个贫困家庭脱贫。“2017年,全村造林3500亩,80户200人脱了贫。”

树总有栽完的一天,到那时,贫困户的出路又在哪?

“前两年只有劳务收入,等到第四年,就有生态效益补偿和护林收入了。”冯生明说,村里14个贫困户,户均250亩林木,家家会有价值20万元的林木资产。将后,政府还要发林权证,有了产权林权,就可以抵押、交易了。

“咱就是有林产的人了!”老冯对两年后的新生活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