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5日 周三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以科学为名,城市如何“突围”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4日 [打印]

世界上一些城市在努力推动科学城的创新发展,为城市注入活水。以科学为名,那些成功“突围”的城市有何经验?

打开大门,走出“科学乌托邦”

日本筑波科学城一直被作为典型的政府主导型科学城进行研究。这个建设于20世纪60年代初的科学城也曾遭遇发展瓶颈,并于90年代大力转型、进入再发展阶段。

为了打好“翻身仗”,1995年,日本制定了《科学技术基本法》,确定了“科学技术基本规划”,将筑波科学城定位为信息、研究、交流的核心位置。

简单来说,筑波的变革,是从纯粹的“科学乌托邦”中走出来,进而与产业、城市乃至市民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第一步就是从封闭走向开放,把筑波打造成为日本的国际学术活动、科研交流的主要据点。主要做法是让科学城内的教育、研究、开发机构与日本国内外的研究机构保持密切频繁的交流关系,吸引国外研究人员在此长期或者短期驻留。“大门”打开后,以“筑波研究支援中心”、“茨城沙龙”、“筑波大学尖端跨学科领域研究中心”等机构为主体,有数百家非正式研究交流组织都会在此开展技术交流活动。

其次,筑波科学城敢于瞄准日本传统科研体制的一些弊端,深入改革,让它进一步成为了日本科学技术振兴的“发动机”。比如说,原先日本最大的科研单位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共有职工3200人,通过科研所合并也就是法人化改革,增强了对人、财、物等资源运用的灵活性。同时,这里率先对科研人员施行聘任制,更加重视战略和效率,通过组织、个人评价、企业评价来评定科研成果,利用企业孵化器来促进成果转化,增强科研人员的实际收入和获得感。

另外,公开展示创新成果,而不是把这些新技术、新项目作为“宝物”束之高阁,有效提升了科学城的社会影响力。在不违背知识产品专利保护的法律条件下,筑波科学城每年召开国际科技博览会、国有研究机构成果展示会以及科学技术周等活动,向社会各界,尤其是向企业展示最新成果,激发他们的灵感,更是让筑波科学城被人们视作科技成果反馈社会的典范。

让科学成为城市的品牌

早在1980年代,英国就开始了科学园区的建设,当时他们希望通过联系大学和研究机构实现经济的发展。随着全球竞争的加剧和知识经济重要性的提升,英国政府认识到,科学与产业界的密切联系,成果转化和创新互动的城市环境建设,以及科学研究与城市联系的强化,是科学城发展发挥辐射和带动作用的关键。因此,英国选择的是在现有城市基础上发展科学城的道路。

2004年至2005年,英国先后确认了将约克、纽卡斯尔、曼彻斯特、伯明翰、诺丁汉和布里斯托6个城市发展成为科学城的战略。国会为地方发展提供了一个指导性的框架,但大部分的主动权被交给了地方。

首先,为了打响品牌并吸引人才、企业和资本的流入,科学城都请专人负责各种项目的运作,形成一致的对外窗口,并加强国际联系,培育世界级的声誉。在诺丁汉和伯明翰,科学城品牌通过一个内容翔实的投资网站与投资市场很好地联系起来;约克科学城则通过举办国际科学与技术会议来塑造科学城形象;伯明翰科学城通过大型展示和旗舰项目来向外界展示其作为科技中心的形象,其中包括新的科技园区的建立和基础设施的提升等;曼彻斯特科学城在确定优先发展的产业时,首先评估了现有科技实力在全球的竞争力,并通过“雷达站”(一个国际网络小组)来评估全球市场、政策未来的动态和趋势,以保证科技创新与社会发展相一致。

在科学城内部,也有各种合作组织崭露头角,通过定期或不定期举行活动,促进大学、企业和公共部门之间的联系。比如,纽卡斯尔科学城创建的可以实现网络化互动和合作的科学社区。通过组织“每月第一个星期五”这样的拓展项目,每次都能吸引100多位企业家和研究者来分享经验,增加合作机会。

说到底,科学城战略其实是为了构建一个热衷于科学的社会氛围。为了实现这种自下而上的创新氛围,六大科学城一方面积极拓展公众对科学的意识、兴趣和参与感,另一方面鼓励年轻人在接受教育的所有阶段参与并学习与科学相关的学科。科学城则通过举办校园内外的科学节、博物馆主题活动周等项目来激发公民的参与热情。比如在布里斯托,每年五月会举行切尔腾纳姆科学节和思想节,十月举行咖啡科学节以及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周。

(摘编自10月30日《解放日报》 吴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