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6日 周一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追忆周总理对老舍的关心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8日 [打印]

1997年秋季的一天,我走过漆黑的地下通道、爬上充满阳光的楼层,终于找到了事先约定的房舍、北京安定门外的东河沿,轻轻按响了门铃。

门由一位中年妇女、胡絜青老人的保姆开启。这楼舍虽然矮小,但布置得却十分雅致、得体。小小的会客室内,一盆盆仙人掌、君子兰等花草长得生机盎然;客厅东墙上悬挂着一幅已故著名国画大师齐白石绘赠的《虾戏图》;客厅西壁则是胡絜青老人的一幅大照片和一张她自画的国画,但没有见到老舍先生的照片,也许是老人怕见了伤感吧。

正打量、猜想中,保姆叫醒了午睡的胡老,老人家匆匆地抹了一把脸,就走了出来,慈祥和蔼地和我握手,问姓问名……她那时虽已92岁高龄,但不用人搀扶,动作却很爽利,只是和她说话时,声音要放高些,她的右耳有点耳背。

当她终于弄清我是来自江苏省淮安市周恩来纪念馆时,老人立即动情地大声说:“我这一生永远忘不了周总理关心舍予的三件事,永远也忘不了周总理的恩情。”虽然胡老早已去世,但20多年前采访她,听她讲述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政治上关心:两次大胆的使用

舍予和周总理的交往可以追溯到抗日战争初期。1938年,舍予在冯玉祥身边做事,当时国民党方面的文化人士,共产党方面的文艺名流等齐聚武汉,打算组织一个全国性的中华文艺抗敌协会,以便利用文艺的形式唤起民众抗日。这样一个组织让谁领导呢?周总理想到了舍予。

舍予本来是小说作者,主管抗敌文协后,在总理的倡导下,开始学习写话剧、相声和大鼓词等民间曲艺形式的作品,为的是用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进行抗日鼓动宣传。在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和总理的直接帮助下,舍予全身心地投入抗日文化宣传工作,热情地为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的事情而奔走,为团结广大爱国的作家做了许多工作。

胡老说,总理在政治上第二次关心舍予是1949年6月北京(平)召开第一次全国文学艺术代表大会时,面对解放区和国统区两股文艺大军在北京汇合的大好形势,总理喜悦地说:“现在就差老舍了,请他快回来吧。”

由于总理的提议,当时齐聚北京的文艺界著名人士郭沫若、茅盾、周杨、丁玲、阳翰笙、曹禺、田汉等一共30多人联名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邀请信,通过秘密渠道转到时在美国讲学的舍予手中。当时舍予也正密切关注着国内形势的变化,也在日夜思念着祖国。接到国内的邀请信后,他不顾自己阑尾炎手术后身体的虚弱,立即从美国乘船回国,从而开始了他的新生活。

1950年5月28日,周总理亲自出席北京市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的成立大会,舍予当选为市文联主席。

写作上关心:“我等着看你的新戏”

1950年7月14日,总理宴请当上北京市文联主席的舍予,鼓励他多为人民创作,写新中国和北京的新气象、新面貌。总理还问舍予,最近有什么新的创作计划。舍予说他已基本写完话剧《方珍珠》,青年艺术剧院正在排演。打算马上再写一部以龙须沟的变迁为题材的话剧,通过新旧社会对比,歌颂毛主席、共产党和新政府。总理听了很高兴。当舍予说他已约好在第二天就上金鱼池、龙须沟去实地采访时,总理连声说:“对,对,一定要去,我等着看你的新戏。”

胡老说,《龙须沟》上演之后总理看了几遍,他很喜欢这个戏,还向毛主席推荐。1951年春天的一个晚上,《龙须沟》在中南海怀仁堂演出,我们一家都被邀请看这出戏。为了让毛主席看好戏,在演出的前一天,总理亲自到剧团又从头到尾把戏审查了一遍。那天晚上,周总理和邓颖超大姐很早就来到怀仁堂。毛主席入场后,总理拉着舍予走到毛主席面前,向毛主席介绍。毛主席很高兴地和他握手。演出之后,总理先送走毛主席,然后上台和演员见面,代表毛主席向演员和导演道谢,祝贺演出成功。总理还风趣地说:“今天我也来到了‘龙须沟’。”由于《龙须沟》演出成功和社会各界的肯定,舍予被文化部授予“人民艺术家”的光荣称号。

生活上关心:体贴入微,关怀备至

胡老说,1959年一天下午,周总理突然出现在我们家丹柿小院中,亲切询问舍予的健康情况。当我告诉总理舍予前些日子得过一场严重的气管炎咳嗽还吐了血时,总理马上很关切地要我谈得仔细一点,并问:老舍住过医院吗?现在痊愈了吗?听完回答,他还说,我现在要批评你啦,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何不向我报告?我只好不好意思地承认未想到这一点。总理很严肃地说,以后不管老舍得了啥病,你都要马上向我汇报。那一天,总理和舍予谈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吃晚饭时还没离去。

胡老接着回忆,我们位于东城的那个四合院,还是舍予刚回国时自己花钱买的。全是泥灰砖砌的墙壁,四方砖铺地。常年地面潮湿,墙壁斑驳,屋内凉气大,湿气大,这对经常夜间写作的舍予身体健康很有害。一次,已是春天了,舍予还穿着一件羊皮筒子去参加一个总理召开的会议。会开过了,总理问他:“老舍先生,你这时怎么还穿着羊皮筒子?”舍予以实相告。总理听后两道剑眉立即拧到了一起。他当场就给北京市的领导人拨了电话,要他们给老舍家铺上地板。过了几天,北京市政府回告他说,老舍先生的房子是北京老式的四梁八柱结构,不适合铺地板。于是,总理又直接指示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要他们立即去解决并把结果报告给他。两名同志带着总理的指示来到我家实地看了后,认为这老式四合院平房若刨掉方砖铺地板可能危及房屋安全,就同舍予商量不挖掉方砖在舍予的写作室方砖上边铺一层木板,改善一下工作环境。舍予同意后他们很快就把木板铺好了。

(摘编自《党史文汇》2018年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