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9日 周日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南昌起义与八一精神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1日 [打印]

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相继发动反革命政变,国共合作领导革命的模式因此而夭折。1927年8月1日,南昌城头一声枪响,拉开了我们党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大幕。

第—次国共合作全面破裂

蒋介石、汪精卫相继叛变革命后,第—次国共合作全面破裂,全国笼罩在血腥的白色恐怖之下,中国共产党面临被赶尽杀绝的严重危险。在这个重要关头和危急时刻,1927年7月中旬,中共中央政治局临时常委会决定:将党所掌握和影响的部队向南昌集中,准备发动武装起义;在湖南、湖北、江西和广东四省工农运动基础较好的地方发动秋收起义。

7月19日,李立三与邓中夏、谭平山、恽代英等赶到九江,准备组织中共掌握的一部分军队,联合统领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的张发奎重回广东,建立革命根据地。当时,中国共产党所能掌握或影响的部队多集中在张发奎部,这些部队都集中在九江或南昌。武汉政府宣布反共后,亲武汉政府的张发奎和驻庐山的第五路军总指挥朱培德,准备将叶挺和贺龙部调到德安一带歼灭,情况十分紧急。李立三与在九江的叶挺、聂荣臻等分析当时的形势,遂向中央提出了放弃依靠张发奎的设想,“在军事上赶快集中南昌,运动二十军与我们一致,实行在南昌暴动”和“建立新的政府来号召”的建议。7月24日,中共中央正式决定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并组织前敌委员会,周恩来担任前委书记,赴南昌领导起义事宜。

7月26日,周恩来到达九江,与在九江的同志确定了南昌起义的行动计划。随后,周恩来与李立三赶赴南昌,同在南昌的朱德等人及中共江西省委会合,叶挺、贺龙也率部抵达南昌。到达南昌的还有恽代英、彭湃、刘伯承等。27日,周恩来在南昌成立前敌委员会,并在江西大旅社主持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会议决定30日举行起义。后因张国焘以中央代表身份传达共产国际和中共中央指示,强调慎重,前委决定将起义时间推迟到8月1日凌晨4时。就在起义时刻快要到来时,前敌委员会接到消息,有叛徒向朱培德指挥部告密。周恩来和前委果断决定提前两小时起义。

南昌起义的枪声打响

8月1日凌晨2时,南昌起义的枪声打响了!经过4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起义军全歼守敌3000余人,占领了整个南昌城。起义胜利后,革命的旗帜在总指挥部(江西大旅社)的大楼上高高升起。

南昌起义后,汪精卫急令张发奎、朱培德等部向南昌进攻。8月3日起,起义军按照中共中央先前的决定,分批撤出南昌,沿抚河南下,以期占领广东,夺取出海口,取得共产国际的援助,重新北伐。南下途中,部队历经艰难与挫折,天气酷热,山路崎岖,给养困难,落伍逃亡重病士兵极多。9月底,起义军主力在揭阳县和普宁县一带与国民党军激战不胜。10月初部队大部溃散,革命委员会和起义军领导人分散转移。保存下来的军队,一部分进入广东海陆丰地区,同当地农民武装会合;另一部分在朱德、陈毅率领下转战粤赣湘边区,并于1928年4月到达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同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会合。

形成了伟大的八一精神

伟大的革命实践必然孕育出伟大的革命精神。南昌起义不仅开辟了新的历史时期,创建了新型的人民军队,而且形成了伟大的八一精神。

听党指挥是八一精神的核心内涵。南昌起义自始至终都是在党领导下进行的,南昌起义及起义之后的部队整编,初步实践了党对人民军队实行绝对领导。起义准备阶段,中央临时政治局决定组织前敌委员会,这是起义的最高领导组织机构。前敌委员会,坚持党的领导,牢牢把握部队的政治方向,成为部队的坚强领导核心。参加起义的军队都是在党掌握和影响下的武装力量,主要军事领导者贺龙、叶挺、朱德等,都是坚决“听党指挥”的革命将领。起义后的部队整编,绝大多数的军、师、团都配备了由共产党员担任的党代表、政治部主任、指导员等职,从上到下逐步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统一领导和指挥。

敢为人先是八一精神的显著特点。“八一功在第一枪”。周恩来说:“八一起义在共产党领导下,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这在大方向上是对的。”正是有了南昌起义“第一枪”的榜样作用,才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以及全国上百次武装起义的先后发动,推动革命不断向前发展。

百折不挠是八一精神的重要内容。起义部队南下失利后,起义领导人和许多参加者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继续坚持革命斗争,经过长期革命战争的考验,成为领导革命斗争和人民军队建设的骨干,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坚定不移的理想信念和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

为民奋斗是八一精神的目标宗旨。中共中央在致前委信中就明确指出:“南昌暴动,其主要意义,在广大的发动土地革命的争斗。”南昌起义前夜的宣言中就明确提出了“为实行解决土地问题奋斗”,“以此种革命主张号召天下,唤起民众”。起义胜利当天,中央委员及各党部代表《联席会议宣言》提出的政纲之一,就是“为解决土地问题,解放农民,打倒乡村封建地主之反动势力而奋斗”。起义总指挥贺龙在《告全体官兵书》中则郑重宣称:我们“此次革命的行动”,就是“为实行土地革命,解决农民问题而奋斗”。

(摘编自2017年8月9日《光明日报》 谢宏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