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6日 周三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德国倡议大学教授自律
“不务正业”或被免职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5日 [打印]

尽管获得教席之位的路途艰辛崎岖,但德国大学教授还算是一份不错的职业:较高的社会地位、自由的学术空间以及相对充裕的收入。然而,大学教授并不都是爱一行干一行,许多人在象牙塔外都有自己的副业。有副业固然能提高收入,但投入了太多精力就有“不务正业”之嫌,难免引起怀疑和不满。

雷根斯堡大学不动产管理学教授沃尔夫冈·沙弗斯的另一个身份是德国最大的股份制不动产集团IVG的董事会主席和发言人。教授先生从2001年开始便一直为避免公司破产而奔波。有“好事者”向雷根斯堡大学发问:当这位教授在拯救不动产集团的时候,他真的还能安心给学生上课吗?主管教育的巴伐利亚州科技部出面作出了模棱两可的回应:沙弗斯教授从2009年至2013年1月1日处于休假状态,但他在这段时间内也注意到自己的教学义务。随后,沙弗斯教授在接受一家商业报刊采访时表示,其实他在大学的教职才是副业。此语真乃撒手锏。

沙弗斯教授已经足够幸运,他的双重职业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麻烦。相反,纽伦堡技术高等学院的一名企业经济学教授却因此丢了自己的教授头衔。这位老兄瞒着学校在外兼任市场顾问长达十年之久,累计赚得90万欧元。学校后知后觉后剥夺了他的教授头衔,他便诉至法院。2013年,安斯巴赫的行政法院判其败诉。法院在判决理由中认为,教授对于高校和学生而言具有一种榜样功能,而本案当事人无法再履行这一功能;而且他的行为不符合大学教授在公众眼中的职业形象。

许多教授的副业源自于企业因科研需要而对高校的投资。例如,柏林的两所大学——洪堡大学和自由大学在数年前都成立了金融数学研究所,研究资金来自于德意志银行。学生组织对他们的教授忙于副业忧心忡忡:企业利益可能因此而优先于学术自由。“学生共同体自由联合会”更是直截了当地抱怨道:高校不是企业的工作台。“教育与科学学会”的发言人则认为,高校和企业合作体系体现了科学转化成技术的政策要求,但重要的是,一切信息必须透明。然而,多少教授从事多少副业,精确信息确实难以获得。

“大学教授可以相当自由地决定研究什么、如何研究以及为谁研究,这是科研自由的一个间接结果”,德国科学基金联合会的发言人弗兰克·施陶德纳如是说。他认为,如果外界对教授的活动进行审查,判断他是在撰写科研本职上的鉴定意见,还是为进行兼职创收而撰写专家意见,那么很容易就会碰触到科研自由原则的界限。如此,学术界认为自律是最好的规制方式。德国高校校长联席会主席玛格丽特·温特曼特尔女士认为,如果大学教授违背了作为一名优秀学者的准则,那么就是拿自己的学术声誉做赌注;这个原则尽管不能防止单个人的不当行为,但是它却能防止整个科研学术向错误的方向发展。

(摘编自荷兰在线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