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2日 周三
您的当前位置:深度解析
长三角一体化背景下,嘉兴金山演绎“党建为媒”
邻居,你好!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3日 [打印]

    一栋违建房,一半在浙江,一半在上海。位于浙江的一半已整治完毕,剩下的一半则孤零零地直立在旷野中。

“违建户只愿意拆除位于浙江的一半,另一半,以我们无权管辖为由,拒绝拆违,这让我们整个村的规划发展都受到阻碍。”浙江嘉兴市嘉善县曙光村党总支书记查云法很无奈。

转机来得很快。在长三角一体化的背景下,上海金山区与浙江嘉兴市着手开展毗邻党建工作。“党建为媒,给两地合作牵了线、搭了桥,违建房问题迎刃而解。”仲春时节,查云法望着对面的上海笑着说,“远亲不如近邻。曙光村终于迎来了发展的曙光!”

受限行政区域,面对级别壁垒

毗邻地区呈现边界治理难

金山区位于上海市西南,嘉兴市位于浙江省东北,两者地相依、水相连、业相近、人相亲。

“柔柔的水草羞羞地在水中招摇,绿绿的小岛枕着那蔚蓝的波涛……”《江南水乡》唱出了江南城市之美。而嘉兴市和金山区边界地区的水之痛,却让沿岸群众和管理部门伤透脑筋。

千斤浜是两地交界地带的一条河,长不过800米,曾经因黑臭让人避之不及,周边的村民更是苦不堪言。“黑臭在水里,根源在岸上,沿河12户养殖户将猪粪直接排入河道。”金山区枫泾镇团新村党总支书记赵永强说。

12户必须退养!可是,其中5户的生猪却是嘉兴市村民寄养在金山区村民家中的。因管理权复杂,问题的解决曾一度停滞。

过度繁殖的水葫芦,也危害着两岸群众的饮水安全。常有打捞不及的水葫芦从嘉善县漂到青浦区。为此,两地的水务(水利)部门没少争执。

“水葫芦打捞都是委托第三方,资金所限,我们无法做到每天打捞。我们的上游也会漂来水葫芦,就直接顺流而下了。”嘉善县水利局办公室主任戴加辉很委屈。

边界区的扰心事又何止这些!

嘉兴市和金山区互通的公路上,曾出现过很多的界桩,阻止车辆的往来,更有许多断头路引起交通不畅;一位老大娘去上海看病,可双方的公交车都只开到距离边界200多米时就停了,老大娘无奈地说,“这一里地,让我这上了年纪的人怎么走啊?”还有边界地区,手机通话一不小心就漫游了,话费噌噌噌地往上飙。

探究难题背后的原因,就是行政区划壁垒。一位村支书为难地说:“叫我们怎么沟通嘛!金山的村支书和我们镇委书记一个级别,去沟通,首先心理上就矮了三分。”

你帮忙我出力,同一件事一起干

党建为合作搭了桥

长三角一体化的背景下,如何在行政区划不同、行政级别有异的前提下,实现平等对话,成为嘉兴市和金山区亟待解决的问题。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两地不约而同地把视角锁定在党建上,毗邻党建应运而生:相邻的两地,以党组织为纽带,以党建为引领,突破行政和级别壁垒,依托两地资源互补优势,凝聚党组织和党员合力,联动开展党建联建和实施项目合作。

毗邻党建如何实现不同级别的平等对话?嘉兴市平湖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何小云有一番解释:“无论是我们还是上海的村子或行政部门,级别虽然不同,但在联合开展党的组织生活时,大家都是党员,都能坐在一起讨论问题、思考解决办法。”

2017年5月,嘉兴市、金山区正式签订区域联动发展全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1年后的12月26日,两地组织部门印发《关于深化毗邻党建推动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工作的意见(试行)》,再为边界地区的治理与发展添了一把火。此外,两地成立联动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建立健全党政领导互访机制、职能部门交流机制、联席会议制度。资源禀赋的现实基础、共同目标和相同需求,加速了毗邻地区间交流往来的步伐,两地携手画好“同心圆”。

千斤浜的黑臭问题由此迎来了转机。枫泾镇团新村、菖梧村和惠民街道的惠通村、曙光村的村干部们坐在一起探索解困之道:上海解决村民的问题,嘉兴解决村民寄养猪的问题。去年底,团新村全面完成生猪退养工作,两岸的村民又见清澈的河水。

困扰两地多年的水葫芦问题也迎来了“春天”。去年进博会期间,青浦区机械保洁设备可以进入上游嘉善县开展保洁打捞作业,嘉善县提供必要的垃圾清运场地,嘉善县的机械保洁设备在水葫芦等爆发期优先布局在太浦河、俞汇塘、红旗塘等区域交界骨干河道。这一次的水环境治理,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会后,青浦区河长制办公室给嘉善县人民政府发来了一封感谢信。

卫生、交通、教育、通信……不同部门的党组织纷纷加入进来,把各项利民措施转化为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幸福。断头路通了,交通不再需要绕行几里地;开通省际毗邻公交线路和城际公交快线,实现公交卡、市民卡公共交通的互联互通,看病的老大娘不再为“最后一里路”伤神;平湖市民卡已实现与金山医院、上海爱尔睛亮眼科等医疗机构“点对点”实时联网结算,跨省用医保卡成为可能。嘉善县枫南村党委书记盛丽霞兴奋地说,“我们的座机也能用上海的号了,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变化。”

边走边看,两地不少党组织书记都提及了同一句话:“以前不是不想解决问题,而是缺少一个解决问题桥梁,而毗邻党建就是那座解决问题的桥。”

避免同质化竞争,物理毗邻需要走向要素毗邻

布局发展“双城记”

协同不能雷同,同向不能同质,毗邻党建引领的发展是和而不同的。在这一理念下,边界线也在华丽转身,成为产业发展线、乡村振兴线。一条长三角一体化之路正在浙沪边界徐徐铺开。

张江长三角科技城由平湖和金山两地“牵手”共同孕育,其中平湖部分位于新埭镇,开创了一园跨两省市的全国先河。这里既能享受到上海的政策,又能享受到浙江的政策,因此不少企业纷至沓来。

“我们要接轨上海,承接上海的资源。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上海不要的,我们就全盘接过来,落后产能,我们也不要。”科技城管理者、新埭镇党委副书记陈击说,“打个比方,我们与上海协同发展,不是上海造小汽车,我们造自行车;而是上海造小汽车,我们搞越野车。我们不搞同质化竞争,而是互为补充,并且是在一个层级上的互为补充。”

与此同时,两地乡村间的互动也更加频繁。

2018年4月15日,21公里的半程马拉松赛,7.7公里赛道在浙江平湖广陈镇,13.3公里在上海金山廊下镇。2000多名选手参赛,一时间,乡间小路上出现了一条长龙。小乡村吸引高人气,正是得益于仅有一桥之隔的(南)山塘村(广陈镇)和(北)山塘村(廊下镇)的融合发展。

以往,在金山廊下镇,每到周末节假日,或赏枫、采摘季节,许多景点人满为患。现在,廊下镇主动与广陈镇对接,合作发展。不怕资源外溢,游客被抢吗?廊下镇党委书记沈文却说,“与周边其他农业特色镇携手,共同打造长三角的一个乡村旅游生态圈,错位发展,共建共享,我们对市民游客的吸引力只会越来越强。”

金嘉两地正通过“毗邻党建”引领,把组织力渗透到跨界协同发展、一体化发展最活跃的细胞上。嘉兴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龚和艳说,这叫由“物理空间毗邻”向“发展要素毗邻”升级。

一衣带水的情缘,近在咫尺的距离,不再因行政区划的不同而产生隔阂。有人用《天仙配》中的一段来比喻嘉兴和金山的错位发展、互融互通:“你挑水来我浇园,你织布来我耕田。”他们像夫妻,在党建这个媒婆的牵线下,共同打造幸福家园;他们也是邻居,不再只扫自家的门前雪,也关心起了他人的瓦上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