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周五
您的当前位置:人物风采
圆梦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0日 [打印]

“以前我们都养羊,慢慢地山坡变得光秃秃的。雨季一来,泥水稀里哗啦往山下冲。”宁夏固原市蔡川村村民海连兵说,“后来,村里退耕还林近7000亩,全年都封山禁牧了。”

祖祖辈辈放羊,不让放怎么过?“有马书记带着我们,就能有办法!”海连兵看了眼马金国,笑着说。

为了村里的梦想

村民眼中的马金国是“成功人士”,在市区有一套院子和一辆出租车,妻子相夫教子,一家人生活富足舒适。

2007年,恰逢村委会换届选举。村里的老党员和村民代表合计着村主任人选,最后将主意打到了马金国身上。从家里到菜市场,他们出现在马金国会出现的每一个地方。“村里一千多口子人,可都等着你呢。”他们眼巴巴看着马金国说。

蔡川村有贫困户265户1180人。“那时的蔡川村,早日脱贫是每个人的梦想。”原州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 

思前想后,马金国向妻子吐露心声。妻子态度很坚决:“在城里,我们有工作、有房有车,孩子也在这里上学,干嘛回村!”那晚,夫妻两人对坐了很久。

可马金国决心已定,再难动摇。

“我是农民的儿子,生在这片土地上,我虽然生活条件好了,但家乡面貌还没有改变……”从多年后马金国对党的思想汇报中,可以管窥他质朴的内心世界。

回村当年,马金国就任村主任,6年后,全票当选村支书。

抱团取暖

新官上任三把火,马金国分析村子的现状后,决定把第一把火烧在成立合作社上。

成立合作社?这在村里是个爆炸性新闻。“他是来骗咱们的,想把咱们套进去。”有人说。第一次开大会,超过三分之二的村民表示反对。

只有马金龙、海连忠、杨宗仁等人说:可以试试看。嘴上说试试看,心里还是打鼓。杨宗仁趁天黑,走了六七公里路,连着三四次前往马金国家,倾诉自己的不安……

“他们几个人,要么年轻,要么是村干部,还有的是高学历(高中),所以他们几个人敢跟着我干,只要他们富了,还怕其他人不跟么?”马金国盘算着。

合作社是成立了,可一穷二白的蔡川村急需一笔启动资金。马金国四处奔波,各大银行跑了一趟又一趟。最终,固原市邮政储蓄银行的工作人员答应前去看看。

8月的一天,下起了淅沥的小雨,银行前来调研的车陷进了泥地里。二话不说,马金国下车就去招呼村民前来帮忙,一点一点用铁锹将泥铲掉,再垫上干土,凭人力,硬生生把车拉出来。

“我们着急让银行快点看看啊,拖不起。”马金国有着自己的打算,“他们来调研就是看看我们贷款是为了发展产业,还是贷了就花了,当他们看到我们家家户户都在养殖,还有合作社担保时,肯定就同意了。”

没过多久,银行就审核通过了贷款。但轮到海德富贷款时,银行不干了,原因是他太穷了,家产合计只有数千元。

一向爱笑的马金国生气了,大声说:“你们只给有钱的贷款,那没钱的怎么办?要贷就一视同仁,要么就都不贷了!”等气消下来一半,马金国又耐心地劝开了:“这是合作社担保统一贷款,贫困户如果还不了,我替他们先还了。”银行终于如期放贷了。

妻子说他傻,老父亲也不理解,可就这样一个“傻子”,固执地相信“好借好还,再借不难”。村民很争气,自2009年以来,没有一个拖欠银行本息。

不种粮食种草

蔡川村山地较多,是典型的大陆性气候,降雨多集中于6月份以后,发展草畜产业有突出优势。祖祖辈辈以耕种为生,村里人固执地按传统种着五谷杂粮。

2009年,当马金国提出种植牧草时,小山村炸锅了。“不种粮食,我们吃什么”“种草有什么用,人又不能吃”“听老祖宗的,不能听你的”……

面对村民的诘问,马金国一一解释:“咱们种地膜玉米、种草,可以给牲畜吃,然后卖了再换成米面,那不能换得更多么?”

“上级要求封山禁牧,村民再也不能大规模放牧养羊了。”马金国认真分析其中利弊,“羊适于散养,硬是把羊圈养起来,也出不来效益。”虽然漫山放牧能够降低草料成本,也能把羊养得更好,但他认为:“这会让山变成荒山,划不来!”

“为什么养牛?因为牛适合圈养。咱们种植的牧草,是非常适于养牛的。大家有技术,合作社给大家贷款买牛,咱们一定能富!”2012年,马金国为村民描绘了新蓝图。

看到马金国和几户“先吃螃蟹”的人赚到钱后,村民逐渐从质疑变成了支持,甚至成了“攀比”:“人家都富起来了,你为啥富不起来?”“别人养10头牛,我为什么才养8头?”

饲养这么多牛,如何保证一年四季都有草料?“不能只种,关键还得能储。”马金国告诉记者,“我们这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一个青储池,在这种水泥做的池子里堆上草料,然后用车一层一层压实,最后用塑料布封上顶,盖上泥土,这样就能把养分保留下来,牛也能吃一年。”

说着,马金国就抓起一个“锄头”刨了起来,刨在草料上,就像刨在黄土地上,硬实得很。抓起一把,使劲一捏,还能捏出水来。不远处,还堆着干草,他指着说,就像人得换换口味一样,牛也是。

“这么多的牛,生病了怎么办,卖不出去怎么办?”记者问。“这个放心,我们不光给人买了保险,也给牛买了保险。还签了收购协议,有公司保底收购呢!现在就是要打品牌了,要不就卖不上个好价钱。”马金国说道,“近些年,我们还在更换着牛的品种,作为肉牛,黑安格斯牛比黄牛更有利润。”

夜幕下的村子,散落在云雾山各处。记者跟着马金国走村入户,每进一家,他总要摸摸牛头,脸上洋溢着笑意:“这牛长得真健硕!”

在牛棚,四处都是“哞哞哞”的叫声。梦想成真。

蔡川村村民在金羚产业扶贫示范合作社劳作。

封山禁牧后的蔡川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