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22日 周二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瑞典民主党崛起:“北欧模式”衰败的信号?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30日 [打印]

9月9日,瑞典举行了议会大选,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以17.6%的支持率斩获62个席位,使其在议会内第三大党的地位更为牢固。瑞典民主党的进一步崛起,可以说是整个北欧政治变化的缩影:民族主义的保守思潮正随着欧洲经济、难民和移民、内外安全形势等方面的多重危机而回归北欧政坛。

“北欧模式”的形成

北欧五国虽然在地缘、文化及国情上有较大差异,但在政治上却有着近似之处。北欧国家均为多党制,各国中左和中右两大政党与执政小伙伴之间的规模与实力相差并不悬殊,都没有单独组阁执政的资本。中左或中右大党牵头,三四个党派组成联合政府是北欧国家的常态,同时联合政府内各党之间在政策主张上相互合作、支持与妥协的空间也较大。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由于工业化带来的环境问题逐渐引发关注,北欧逐渐出现了绿党等专注环境问题的政党,在议会中影响力不断上升。甚至20世纪80年代后瑞典社民党等传统中左翼大党也将环保议题吸纳到党纲内,促进绿色、节能、低碳发展逐渐成为北欧的政治正确,并带动北欧国家的环保水平进入世界前列。此外,动物保护、支持同性恋等身份认同式议题的影响力也逐步增大,呼吁互联网自由下载资源的海盗党也在北欧国家议会争到了一席之地。因此,北欧国家在历史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双重塑造下,逐渐形成了以关注后现代多元议题、多党合作、善于协商等为特点的政治土壤。

极右翼政党影响力持续扩大

金融危机、全球化及移民和难民问题使得北欧民众在生活中重新面临经济保障、社会安全以及跨文明冲突等曾经“远去的课题”,引发了重新加强国家对于上述问题治理的呼声。打着本国人利益优先、区分“本国人与外来人”、抨击欧盟及全球化给国家主权带来冲击等保守口号的极右政党也就因此赢得了更多支持。丹麦人民党、瑞典民主党和芬兰人党分别在2007、2010和2011年成为各自国家议会的第三大政党,也正是芬兰人党的崛起引发了欧债危机后学界和舆论界对欧洲民粹主义发展的关注。近几年,北欧极右政党的政治势力持续扩大,丹麦人民党和瑞典民主党在两国近期举行的大选中分别增获15个和23个席位。同时,北欧极右政党也不再游离于体制之外,而是登堂入室成为参政党,2015年芬兰人党参加了由中间党领衔的中右翼政府,丹麦人民党在同年也成为该国中右翼政府在议会里的合作伙伴。

北欧国家政治的走向

未来北欧国家政治环境可能展现以下三方面的特点:

其一,民粹主义将持续发挥其影响力。北欧政治的变化是债务危机后欧洲社会政治嬗变的缩影,危机造成的影响首先体现在经济层面并逐渐蔓延到政治和社会层面。近几年,北欧国家虽然恢复了经济增长,但债务危机给经济带来的负效应仍需要时间来消化,给民众生活带来的冲击仍将持续。

其次,民粹主义和北欧政治生态之间将相互影响,彼此走近。一方面,北欧的民粹主义力量正在被传统政治所融合。另一方面,传统政党则受民粹主义政治竞争的影响,政策主张更趋保守。可以预见的是,北欧政治环境有其强大的生命力,很难被民粹主义彻底改造。

最后,北欧国家政党之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北欧国家多党合作组阁的传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党派之间合作和妥协的程度,各个政党均在利用他党政策主张中的不足与局限性大做文章,试图得到更多的选票。未来,由于民粹主义坐大导致传统政党议席减少,北欧国家组成的执政联盟将更趋脆弱和不稳定,反对党与民粹主义对执政党的攻击也将更为猛烈,整个政治环境中合作推进国家发展的和谐氛围恐怕也将日趋薄弱。

(摘编自《世界知识》2018年第20期 董一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