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6日 周五
您的当前位置:转业军官
薛锋:为军转干部“冲锋”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2日 [打印]

1997年,服役满15年的薛锋转业回到苏州。和多数转业干部一样,在待安置期间,面对繁琐的安置流程、陌生的人际环境、残酷的竞争压力,他经常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几个月下来瘦了十多斤。

岁月流转,11年后,薛锋担任苏州市军转安置处处长。此后的工作中,他对转业干部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也是一名军转干部。”

“过来人”的一片心意

薛锋在部队从事炮兵专业,“舞枪弄炮”是“行家里手”,对于地方工作却是“门外汉”。刚转业时,面对陌生的工作,他一头雾水,领导和同事也投来疑惑的目光。

“只要肯努力,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薛锋暗暗给自己“打气”。他发扬“蚂蚁啃骨头”的精神,先后自学了中文、经济管理、会计、行政管理等6 大专业课程,逐渐成为单位叫得响的“一专多能”型人才。

2008年,薛锋调任苏州市人社局军转处处长。面对转业干部,他时常想起当年迷茫焦虑的自己,为此,他常跟同事们说,要想转业干部所想、急转业干部所急、忧转业干部所忧,做好“娘家人”。

薛锋有一本厚厚的军转干部谈心记录本,每年在确定安置去向时,他总是尽可能多找一些军转干部谈心,了解情况、听取安置意向。遇到特殊情况,他会不辞辛劳奔波多次。

2016年,正营职军转干部小李总积分位居前列,多次到军转办要求安置到市委党政机关部门。考虑到他在部队一直从事后勤工作,薛锋协调市相关职能部门,拿出适合小李的岗位。但小李并不领情,并扬言如果不能如愿,就滞留部队不安置。不少同事对薛锋说:“他这个态度,你就不要管他了,随他去吧。”薛锋却说“我是过来人,他的心情我理解,我再开导开导就好了。”

之后,薛锋多次找小李谈心,帮助他正确评估自己、看清利害得失。在竞争性选岗阶段,小李被某单位后勤保障部门录取。到新单位后,他很快打开工作局面,不久就被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事后,他专门跑到军转办感谢薛锋:“当初自己太极端了,幸亏处长不和我计较,才成就了我的今天。以后如果还有军转干部像我这样,让我来给他做思想工作。”

撑高安置工作的“天花板”

2008年以来,有3153名军转干部计划安置到苏州。而且,每年的安置数量都在递增。

安置数量增加,但安置质量不能下降。每年安置工作启动前,薛锋都会提前与接收单位协调好,想方设法为军转干部争取岗位名额。在他不厌其烦的“游说”下,苏州市许多单位拿出的岗位越来越好,不少重要职能部门主动向军转干部抛出“橄榄枝”,甚至出现几家单位“抢”一名军转干部的现象。因此,安置数量的增加,并没有让安置渠道变窄,反而撑高了苏州安置工作的“天花板”。

在高新区,区领导在引进人才时,先把转业干部安置好,才补充招录大学毕业生。等安置好转业干部,很多毕业生已经与别的单位签约。但高新区领导很坚定:安置转业干部是政治任务,我们要不讲价钱完成好。

在薛锋的积极推动下,妥善安置军转干部在苏州已经成为一种高度自觉,很多单位对军转干部高看一眼、厚爱一分。近两年,因为国防和军队改革深入推进,军转干部数量逐年增多,薛锋带领同事们推开了“轮流接收、带编分配、考试考核、量化积分、竞岗选岗”一整套安置办法。在他们的努力下,苏州市连续五年在江苏省率先发出报到通知,没有一名军转干部因安置不满意而不报到。

让“阳光”在安置中播撒

薛锋常说,“每一名军转干部心里都有‘一杆秤’,我们要‘ 一碗水’端平。”在他的极力推动下,苏州市推行了阳光安置:对团职军转干部进行“积分选岗”,对营以下及专业技术干部实行“考试考核+ 积分选岗”,并协调部分岗位用于竞争性选调,为有专业特长的军转干部搭建平台。

2013年,曾在新疆军区某部服役的赵某,很想转业回苏州照料年迈的岳父母。但想到自己“一无背景、二无关系”,他心头七上八下。

为此,赵某专程从乌鲁木齐赶到苏州了解相关政策,薛锋热情接待了他:“我也是一名军转干部,请相信我们会努力让每一名军转干部满意,特别是来自艰苦地区的功臣模范,更是我们工作的重点。”一番话,消除了赵某心中的疑云。

在积分选岗中,赵某凭着艰苦地区工作的经历和两个二等功,档案积分在副团职干部中排名第一,如愿选到了称心的工作岗位。

在苏州,很多军转干部和赵某一样,不走“后门”不找“关系”,得到了妥善安置。

为了安置公平,薛锋给自己制定了“四条戒律”:不参加军转干部个人宴请;不收受军转干部赠送的钱物;主动回避亲友的安置请求;自觉抵制“打招呼”“走后门”。

2016年7月的一天,薛锋接到一名军转干部的电话,邀请他吃顿“便饭”。这名干部档案分较低,但有较强的学术能力,曾在国家核心期刊发表论文十余篇。他想参加特殊岗位竞争,想请薛锋关照一下。薛锋拒绝了邀请,表示会想办法帮他推荐合适的岗位。最终,这位军转干部如愿选到苏州市某安全部门的特殊岗位。事后,他想在酒店摆“谢恩宴”,薛锋再次谢绝:“这是我应尽的职责。”

打通安置“最后一公里”

在常人看来,军转干部到单位报到后,是安置部门的“休整期”,但多年从事培训工作的薛锋认为,多数转业干部面临转行,要用培训为他们补上这块“短板”。

每年军转干部定岗入编后,苏州随即推动培训工作,他每个环节都亲自筹划安排,尽最大努力保证培训工作高质高效,打通安置工作“最后一公里”。

每年组织岗前培训时,往往是岁末年初,经常遇到一些单位因为人手紧张导致军转干部“走不开”,他总是想方设法,有时甚至主动上门争取让军转干部参训。培训过程中,也经常会遇到学员被“召回”的情况,这时他总是站出来为学员化解矛盾。为了这事,薛锋“得罪”过不少单位领导,但他丝毫不为所动。

每年八一、春节,薛锋都会走访看望一些比较困难的老军转干部。原机械公司的赵康强,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常年卧床不起。在走访老赵家时,他激动得热泪盈眶,拉着薛锋的手反复说:“这么多年了,组织还惦记着我,是我们这批老兵的福气。”

军转干部老阮家庭经济困难,其家属患乳腺癌多年,长期依靠药物治疗。薛锋经常携带米、油等慰问品前去探望。有一次走访得知老阮的儿子参加苏州市事业单位公开招考,已通过笔试,即将进入面试但心里没底。薛锋当即安慰他们,并多次利用休息时间,为其儿子传授面试技巧。在他的悉心辅导下,老阮的儿子在300多名考生中脱颖而出,被苏州高新区一家事业单位录用。

人物简介

薛锋,1982年入伍,1997年转业到苏州市人事局,2008年调任苏州市军转办副主任、人事局军转处处长。在军转办工作期间,苏州市军转办两次被表彰为“全国军转安置工作先进单位”,2012 年被苏州市政府记集体二等功一次。本人多次被国务院军转办评为“军转宣传工作先进个人”,2015年被表彰为“全省模范军队转业干部”。

(供稿:中国退役军人  罗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