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9日 周五
您的当前位置:要闻要论
17棵松的感化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8日 [打印]

顶牛

“我不同意,谁爱拆谁拆!”

村民大会上,黄日生刚宣布土坯房改造拆迁方案,就被70多岁的村民华丕荣顶了回来。

那时的江西瑞金黄沙村华屋小组,119户村民有103户住在低矮破旧、透风漏雨的土坯房,灶台连房间,马桶连水缸,喝土井水、上两板厕、用低压电,苍蝇满天飞、污水到处流。

这景象深深刺痛了黄日生的心。他放下城里经营多年的企业,回村当支部书记。

让村民住上舒适敞亮的房子,让华屋“靓”起来,是黄日生的梦想。尽管困难重重,但他始终没有放弃希望。

2012年6月,转机出现。国务院出台政策,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鼓励农村危旧土坯房改造。华屋被确定为土坯房改造示范点。

改造先得拆迁。不料,拆迁补偿方案遭遇顶牛。

华丕荣脾气倔强、爱顶牛,在村里“挂了号”。按照方案,他的老房子有300多平方米,拆迁后只能建一套占地90平方米的两层半楼房,老屋拆除按面积适当补偿。300平方米换90平方米,华丕荣觉得太亏了。

华丕荣还拉上几户村民,联盟反对拆迁。

到华丕荣家做工作,黄日生刚开口就被轰了出来。

再次登门,门上一把锁。

迂回

正面不行,那就侧面迂回。

黄日生和党员分头去找华丕荣的妻子,联系他远在厦门工作的儿子,请出他九十多岁的老父亲,做华丕荣的工作。全都无功而返。

黄日生不甘心。家门登不了,就村里堵。

再见华丕荣,黄日生聊起了“华屋梦”。“我们不仅要盖新房,还要建桥、修路,搞红色旅游。到那时,坐在家里就能挣钱。”华丕荣心动了。

趁热打铁。黄日生请来了乡贤华丕懋。30多年党龄的华丕懋,当了一辈子老师,教了村里几代人,威望很高。多年前,因为工作关系,全家搬去了叶坪乡。

这次,他专门回村里做华丕荣的工作:

“政府帮助我们建新房,这是造福子孙的好事,我们老人不能拖后腿。”

“我家在前面。我拆了,你们不拆,怎么办?”华丕荣说出了心里的担忧。

“如果我不拆,你就拿鞋底打我的脸。”华丕懋脱下了脚上的鞋。华丕懋家的土坯房占地面积达800多平方米,是全村面积最大的,改造工作一开始,他就率先表态,同意拆除自家房子。

“那谁能保证拆房、分房公平公正?”

“村里正在筹划成立土坯房改造理事会、监事会和户主会,由村民选出信任的人来管理监督丈量土地、建房、分房等工作。”黄日生解释道。

华丕荣沉默了。

感化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工程无法推进,黄日生急得坐立不安。这天傍晚,他边走边琢磨着办法,不知不觉上了蛤蟆岭,抬眼看到了17棵青松,突然眼前一亮,有了主意。

1934年长征前夕,华屋17位青壮年男子,相约到祠堂后山的蛤蟆岭上,每人栽下一棵松树,约定革命成功后一起回家乡。80多年过去,当年的松苗已长成参天大树,17位红军勇士却再也没有归来。

正值清明时节,当地村民陆续到青松前祭奠亲人,缅怀先烈。几十年来,这一传统从未间断。华屋人把17棵松当作红军的化身,称作“信念树”。

翌日,黄日生把华丕荣约上了山。抚摸着一棵棵苍松,黄日生动情地说,“当年先辈们为了革命,连生命都心甘情愿献了出去。我们现在连土坯房改造都做不好,怎么对得起先烈。”

望着17棵青松,华丕荣终于被感化了。

“华屋”落成的日子,村里摆起了百桌客家宴。不擅饮酒的黄日生,大碗喝起村民自酿的米酒。

阳光下,一排排错落有致、白墙黛瓦的客家新居熠熠生辉;篮球场、健身广场上老少欢腾;宽敞明亮的水泥路从家门口一直通向村外。

穿过热闹的人群望向村口,黄日生仿佛看到17位英姿飒爽的青年红军,背着被包,唱着军歌,向村里走来……

(本网记者 韩向辉 ;编辑 马丽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