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周五
您的当前位置:精彩文萃
法国两大传统政党为何败北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23日 [打印]

二战以来,法国政坛一直以来都被左右两大传统政党轮流主导,政治色彩泾渭分明。其中左翼社会党乃百年大党,秉持左派传统理念,政策较为温和,主张扩大国有化范围、保障和提高劳动人民福利、实行地方分权等。而右翼的共和党一向奉行戴高乐主义,被称为“戴派”,对外坚持法国民族独立,推进欧洲联合,对内主张实行非国有化,走有别于传统资本主义的“第三条道路”。

多年来,法国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中间派存在,即便是自称走中间路线的中小党派也更多是与传统两大政党联合,但从未主导过政坛。而号称非左非右的“共和国前进党”是2016年4月才由马克龙一手创建的,马克龙本人当时也只有39岁,从政尚不满五年,却能够一举打破法国传统政治禁锢,成功上台执政,除了自身有过人之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法国民众对于社会党奥朗德政府以及共和党萨科齐政府执政结果的极度不满。

传统政党难解法式“疲弱症”

一方面,金融和债务危机使法国经济遭受重创,致使民心思变。法国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开始逐渐疲软,然而总量仍能保持世界前列,但此次危机却使其原有的结构性问题暴露无遗,如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比过高、生产性投资不足、劳动力市场僵化、制造业萎缩等,甚至一度被外界指为“欧洲心脏的定时炸弹”“问题儿童”和“欧洲病夫”。另一方面,法国的问题还并非仅仅是经济那么简单,阶层、族群及宗教等社会矛盾的激化以及国内连遭重大恐袭,也使民众生活受到严重冲击。

如果这些还只算是表象的话,那么前任政府思路不清、政策反复则是造成如此窘境的推手。2012年社会党上台前已17年未曾主政,执政团队中包括总统、总理在内的绝大部分要员缺乏经验,左派的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故而其在执政初期一直高举“公正与减赤并重”大旗,主张通过“劫富济贫”来增税增收,甚至提出边际税率分别高达75%、60%的巨富税、资产利得税,让“所有人都为国作贡献”。毋庸置疑,此种做法的结果必然是适得其反,最后成了资本外逃的催化剂,法国的市场形象一落千丈。政府也意识到了自己政策的偏误,遂开始重新调整经济改革思路,转向“增长与减赤并重”,并部分吸纳右派主张。但这又引发了社会党内左派、其他左翼各党及工会的激烈反对,反而动摇了社会党自身的执政根基,政府被迫三度改组,执政联盟貌合神离,极大削弱了政府的行动力。当然,奥朗德自己也因此成了“第五共和国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也是唯一不谋求连任的在任总统。经济与安全是深关国家与人民发展乃至生存的核心问题,当二者均陷困境时,不仅牵扯大量精力,还不可避免地产生溢出效应,加剧法国政治分裂,束缚外交手脚。

马克龙誓要变革法兰西

马克龙在其自传《变革》一书中就明确提出,自己的使命就是“重塑法兰西”,即让法国彻底变革,其所奉行的是自由型社会主义的执政理念。一要基础明确具有进步性的事物,如普世的身份认同、开放社会、环保、平权、基本福利保障、全球化、欧洲一体化、科技现代化等;二要将具体政策“置于技术层面”,“少谈主义,多就事论事”,方法上可不拘一格;三要彻底打破传统政治分野,将政治派别划分为自己所代表的“进步、开放、包容”,同勒庞所代表的“保守、封闭、排外”各居一极,促多数人“选边站”,争取最大的执政基础。从具体政策上看,马克龙政府走的是“经济向左、社会向右的”的路线,主张就事论事,团结所有人务实解决问题。

马克龙是法国历史上少见的政治人物,其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更有别于传统中间派,将对法国现实的深刻思考和马克龙强烈的个人色彩融入“罗卡尔主义”,以国内经济改革和欧洲建设为两大抓手,誓言要实现法国“伟大复兴”。

(摘编自《人民论坛》2018年6月 王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