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0日 星期六
泉水叮咚
2017年10月12日 09:38:54
宁旭煌

“叮咚,叮咚……”清凉的泉水从山间喷薄而出,由浊到清,由点滴成湍流,同时也涌入我们心间,激起无数发自内心的掌声。在“扶贫”的试卷上,这道浸润上山求学孩子心田的山泉,便是我交出的答卷。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吹响了精准扶贫的号角,作为单位的组工干部,我有幸能参与到这项声势浩大的民生工程之中,服务江西省丰城市铁路镇下山村。下山村位于丰城境内第二高峰——杯山的半山腰,比集镇的海拔高出360米,开车要走一个半小时的盘山公路,共有22个弯,其中5个还是小于100度的急弯。但相对于山路的蜿蜒曲折,更险峻的是山路的坡度,整条路的坡度多是五六十度。

全村共有198户人家,800余人,其中百分之八十是重度贫困户。村里有一个教学点,村民叫它下山小学,设有学前班和一、二、三年级四个班,这个原先有着100多名学生的学校,现在只有22名学生,家庭条件稍好的都到镇上去租房子陪读,在外务工的便将小孩带到外地就读,于是学校就按规模改成教学点。教学点的学生大多住在山脚下,从家里到学校徒步要走半个多小时。

有一天,车子坏在山脚,我们便走路上山。还没走两步,呼吸就开始急促起来,虽然是早上八点多,但天气却非常炎热,走到半路,大家都已口干舌燥。我感慨:“村里的孩子真不容易,每天要走这么远的路,天气还这么热,他们要是渴了怎么办?”有个村干部接话说:“他们每天都会从家里背一瓶水去上学。”“整瓶水放在书包里多重啊,我们空手走都气喘吁吁,更别说孩子们还要背着重重的书包。山上没有泉水吗?有的话把它引过来,这样他们就不用带水了,减轻负担。”我接着说。我带着这个想法一路走到了村部。中午吃过饭,我便顶着烈日,来回走了一遍那条路,决心要找出一道水源。仔细考察后,选定了几个植被最为茂盛的地方,然后从最中间的开始尝试。没有工具,我就用手、石头和树枝来刨土,刨开了表面发现底下湿漉漉的,并且越往山上就越湿润。于是我就继续向上挖,挖了大概二十余米,竟然发现草皮下面有水滴,我欣喜若狂,就像幼儿园的小朋友得到第一朵小红花。沿着往上寻,便发现一条细细的水流,喜出望外的我完全沉浸在喜悦之中,连手臂被树枝划满了血道子也没有察觉。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还在午休的同事,他们立马带上铁锹、铲子等工具前来支援。东挖挖西铲铲,我们如同扫雷一样,探寻着地下水源的流动轨迹。等到勾勒出了地下水源大致的流动路径后,我们便趁热打铁,挖的挖、铲的铲,从山顶顺着水流的方向一口气一直挖到山脚,个个累得满面通红,汗水沿着衣角不停地往下滴。几个小时后,一条小水渠终于横空出世了,四面八方的水乖乖地沿着划好的路径汇聚了进来,我们再用泥巴和草皮埋好水管,在进水口处装好过滤器,在末端接好去掉底座的矿泉水瓶,然后屏住呼吸静静地迎接泉水的到来。一滴、两滴、三滴,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由水滴变成水流,叮咚的水流声奏响的音符,美妙而动听。我迫不及待地上前用手捧住,搓了搓手,然后掬满一捧,低头灌了一大口,清凉、甘甜。我笑着说:“这才是真正的天然矿泉水啊!”别的同事也说要尝一尝,都被我劝住了,我说:“等我装一点回去让质检部门检验一下再喝吧,‘小白鼠’有我一只就可以了。”

当天,我就赶回市里,找到质检部门的朋友。听了我的来意,他立马帮我做了检测,检测结果在我们意料之中——符合生活饮用水标准。第二天放学的时候,我拿着检测报告来到教学点,告诉老师和学生那个取水点的位置。刚说完,几个大一点的学生就突然跑出教室,把自己水瓶里的水一股脑儿全倒掉,然后举着空瓶向外跑,喊着“去喝‘矿泉水’咯……”然后其他的学生也反应过来了,跟着冲出了校门。在孩子们的欢呼雀跃中,我更加笃定那道泉水的价值。

在精准扶贫这条路上,我定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挖掘出更多的“山泉”。

(作者单位:江西省丰城市公安局政工科)

征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