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5日 周三
做好干部的“画像人”
2017年09月19日 09:28:38
徐本文

第一次接触组织工作,是在五年前。当时是县乡新一轮领导班子换届,我被临时抽调到县委组织部参加考察。

在考察中,我的具体工作是负责记录谈话内容。在投入工作前,相关领导在会上特别交待,作记录的时候,一定要详细,要原汁原味,对方说的是什么,就要记什么,尽可能完整反映谈话内容。

在此之前,我就听说组织部是管干部的部门,工作十分严谨,效率高,部里的同志都是具有超凡能力的干部,所以,被抽调到这里来参加考察,心里还涌起几分自豪的感觉,更多的,则是带着是一种如履薄冰的慎重,担心工作做不好。

既然要求详细记录谈话内容,那么,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完整记录。

考察工作的第一站,是一个小乡。这个乡处于三个县交叉的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为了后发赶超,奋起直追,这个乡的党政班子团结一心,通过几年的努力,各项经济指标增速在全县排名领先。在谈话中,不论是乡里的干部,还是村里的群众,无不为他们的团结带动竖起大拇指,大家围绕工作实际,很深入细致地谈了近年来取得的成绩,内容也十分丰富。但是有的村干部谈话条理性不强,导致记录的内容乱,甚至重复。因为要求原汁原味地记录,所以,我的记录中,难免就会出现重复记录的情况。

我从早上一直不停地记,直到晚上十二点过才结束,当我放下笔杆,松开酸痛的手腕时,翻来记录一看,我居然写了整整八十多页的记录。

面对看上去很“丰富”的记录纸,我心里有点得意,心里想:这可能就是组工干部的工作态状吧,我也做到了。

我把记录交给考察组长看,组长脸上略略表示出吃惊的样子,随后他又平静地告诉我:“可以的。”

这个可以的,是什么意思,我却搞不清楚了。

不久后,我就发现,我的这个记录真的只能算是“可以”,不是太差,却也有些不足。

考察谈话结束后,我刚好负责撰写这个乡领导班子的考察材料。我信心满满地打算动手写时,却发现一个问题,不知道这个考察记录的内容如何用?

我向组长请教,组长说:“你记录的,只是一些原始的事例,或者数据,你要从中归纳总结,从而客观反映出这个班子、某个同志的特征,以及他们的不足。有的内容,是记录上没有的。”

我说:“也就是说,不能直接将记录内容写进去?”

组长说:“是的,我们考察的任务,就是通过谈话等方式,得到一些直观印象,然后用文字的形式,为我们的同志画一张像,向组织汇报。”

我听了后,心有所悟,原来,组织干部的工作之一,就是给我们干事创业的同志们“画像”,做好干部的“画像人”。

我按照组长的指点,深入反复阅读考察记录,渐渐地,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印入我的脑海,我就开始动手草拟考察材料。在写的时候,我随时提醒自己,这位同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用哪一个词语,用哪一种表述,才能较完整描绘来,不恰当的词语,不适合的句子,就换,直到这些表述与心中的感觉相近为止。

我将认真撰写的初稿送给组长审核时,组长给予了相应的肯定,说里面的评价和事例用得还好。当材料返回来时,我看到组长在稿子上作了一些修改,在评判的形容词前面加了一些副词,比如:较好、很好、基本等词语。

我在心里默默地记下来,在给同志们画像的过程中,不仅要用好形容词,还要用好副词。

在接下来的工作,县里一旦有考察任务,一般都会临时抽调我参加考察工作,就这样,我就与组织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为一名行走于各乡镇、各部门的“画像”干部。在一次次的考察工作中,我对每一个部门、每一类同志有了较全面的认识。

2016年,因为工作需要,我从县里调到中共黔南州委组织部工作,成为一名真正的组工干部。当我坐到组织部办公室的那一刻,我对自己说:一定做好一名干部的“画像人”。

(作者单位:贵州省黔南州委组织部)

征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