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4日 周日
“小吕哥”的小脾气
2017年10月12日 16:12:15
吕文汇

“小吕哥”是我们安徽省淮北市杜集区朔里镇的组织委员吕坤鹏,三十出头,胖胖的,笑起来和蔼可亲,虽然身为“镇领导”,却很平易近人,所以大家都喊他“小吕哥”。

“小吕哥,帮我改改这个材料吧。”

“好。”

“小吕哥,我们村党员的档案帮我查查。”

“行。”

“小吕哥,啥时候能帮我辅导辅导公文写作?”

“下班后来找我。”

同事们都说“小吕哥”乐于助人,脾气特别好,说我在单位跟着这样的领导真是交了好运。可是,我想说,“小吕哥”也是有脾气的,我见到过他的几次“小脾气”。

记得是去年9月,单位新分来一位同事小郭,家是外地的,刚毕业。人还没到,“小吕哥”与她联系后,利用午休时间带着我到镇社区找出租的房子,供小郭落脚。

张贴“便民明白纸”

“秋老虎”发威,大中午的我俩跑了几个地方,衬衫汗透了,“小吕哥”还是不满意,有的太偏僻,有的租金贵,最后终于找到一处离单位近的出租房,我俩进去看了看,“小吕哥”满意地点了点头。快要和房东谈妥时,“小吕哥”忽然发现,房子的窗户都没有安装防盗窗。他要求房东尽快安装,但房东觉得成本高不同意,几轮交涉未果,一直笑呵呵的“小吕哥”急了,和房东争执起来,天气很热,两人争“面红耳赤”。最后,房东看到他态度坚决,终于答应翌日安装防盗窗。

回去的路上,我问:“小吕哥,你为啥非要房东安装防盗窗呢?”

他仰头把剩下的半瓶矿泉水一口气喝完:“小郭刚到咱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刚毕业的小姑娘,房子是二楼,不安防盗窗哪里安全呢?”

“你想的还挺周到。”

“嗨,咱们搞组织工作的,想周到点才能留住人才嘛!”“小吕哥”又重新变得笑呵呵的。

张贴“便民明白纸”

我刚参加工作不久,作为组织部的“新兵”,小吕哥一直对我挺照顾,晚上加完班,还经常拉着我吃碳锅。今年夏天,我又见识了“小吕哥”的“小脾气”。

坤鹏(右二)帮助村民清理秸秆

今年6月份,全国党员管理信息化工程应用系统基本信息采集录入工作开启,作为组织系统今年的重点工程,杜集区组织部一直要求高标准完成党员信息采集录入工作并组织了多次培训。

党员摸查、信息采集与核实、填写信息采集表、录入信息化工程系统、再一次抽查核实……我们“忙并快乐着”。不知不觉到了七月底,眼见信息录入接近尾声,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一天傍晚,我正在往系统里录入信息,“小吕哥”走过来,瞟了一眼:“咦,我记得沈集村的这位老党员入党时间不是一号啊,我去他们家走访前看过他的入党志愿书。”

我说:“差不多吧,肯定是七月份。”

“小吕哥”语气严肃起来:“差不多哪能行?必须保证信息的准确,一天都不能差,走,跟我把他的档案找出来。”

我不情愿:“那多麻烦……”

“麻烦也得找!”

我只好和他一起打开档案柜,抱出一摞摞尘封已久的档案,在从角落里找到的七十年代的旧档案中找到了那名老党员的名字。打开一看,入党时间是七月五日。

“看来你信息录入不仔细啊,还有没有其他这样的情况?咱们把以前录入的再核查一遍。”于是我们一起又核查了一遍信息,对于入党日期不能确定的党员,逐个查阅档案,直到百分之百的确定。

吕坤鹏(右二)帮助村民清理秸秆

深夜,坐在碳锅旁,“小吕哥”拍拍我的肩膀:“多吃点,刚才我态度不好,你……”

我忙说:“没事儿,我不往心里去。”

“别,你得往心里去啊,以后干工作,得对每个党员负责嘛。”

看着“小吕哥”笑眯眯的,我陷入了沉思……

时光匆匆而过。杜集区委组织部号召党员“做表率、勇担责”,不知怎么,我又想到了“小吕哥”的“小脾气”,我想,他的“小脾气”也是一种“大情怀”吧。

还挺期待再次见到“小吕哥”的“小脾气”的。

(作者单位:安徽省淮北市杜集区朔里镇)

征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