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3日 周二
“我也是党员呢”
2017年10月16日 17:22:20
温小敏

那天,我们去江西省赣州亿弘服饰织造有限公司搜集党员信息。走到公司大门口时,看到门卫是个穿着便装的50多岁的大妈,她问我们是哪个单位的,找谁?

听说我们的来意后,从大妈的眼神里看出她似乎有话要跟我们说。

等我们办完事出门时,大妈迎上来问:“你们党建办是来做党的工作的吧?”我说:“是呀。”

“我也是党员呢!”大妈像遇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急切地向我们表明她的党员身份。

听大妈这么一说,我的脸都红了。我们对工业园区的非公有制企业已经进行了两次党员调查摸底了,竟然把大妈给漏了,要不是大妈自己亮明身份,我们至今还不知道她是党员呢。

“大妈,真对不起。我们虽然对公司的党员情况进行了调查摸底,但把您给漏了。这次我们到公司来,就是来看看公司里新来的员工中有没有党员。”

“这不能怪你们。我刚来不久。”大妈直言直语。

本文作者温小敏(右一)在向李保兰了解其入党时间等党员信息

大妈告诉我,她叫李保兰,今年55岁了,是1990年8月在江西省余干县枫江乡南坪村入的党。从1984年到2005年,她在村里当了21年的妇女主任。前两年,儿子到这个公司工作,这个学期,孙子转学过来读书,为了照顾孙子,她暑假就从余干老家跟着来了。

“我现在年纪大了,不能为党做什么事了。”大妈歉意地说,“但身体还硬朗,孙子白天上学后,我在家闲着。所以就帮公司看看门,也好给家里增加些收入。”

大妈发现我们多看了几眼她的着装,不好意思地向我们解释:“我不是保安公司聘请的,是公司照顾我看门的,所以没有保安制服。”

我告诉大妈,您到石城来了,离开了原来的党支部,就是属于流动党员了。现在不可能回到原来村里参加党组织生活。工业园区党组织已经覆盖了园区的所有私营企业,你现在的公司属于工业园区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第四党支部所覆盖的企业,您今后可以参加这个党支部的组织生活了。如果在公司工作6个月以上,请您把党组织关系转过来。

大妈听说可以进入新的党支部过组织生活后,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前不久,支部通知大妈参加园区党工委组织的“党员活动日”活动,在活动现场我没有见到大妈。原来,不巧的是,那天正是她当班,走不开。

得知这一情况后,我才想起自己工作粗心大意,怎么忘记了把大妈拉入党组织的微信群呢?

第二天,我找到大妈,告诉她党工委和党支部都建有微信群。组织生活的内容会在群里发,组织上有什么事都会在微信群里告诉大家,微信群就像我们党员的一个小课堂。即使因工作误了过组织生活,在微信里一样可以补上。只要加入了党组织的微信群,有空就可以点开手机里的微信看看。

大妈听后很高兴,把手机递过来:“麻烦你帮我加入。”我一看,这是个老年机。我告诉大妈,您这手机不行,必须是智能手机才可以。

“那我明天就叫我儿子把这个手机给换了。”大妈说话干脆利索,看得出她当年妇女主任“说干就干”的作风。

李保兰在看党工委发的微信

如今,大妈只要没事,就爱打开党组织的微信看看,这已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项新内容。

我想,若在单位,大妈已是退休的人了。可大妈不仅工作未退休,更可贵的是,大妈那颗共产党员之心,更没有退休。“我也是党员呢。”这句再朴实不过的话,说出了一个农村普通共产党员不论身在何处,年纪多大,始终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的情怀,折射出一个农村普通共产党员对党的一片忠心与热爱。

(作者单位:江西省石城县工业园党工委 本文由江西省石城县委组织部供稿)

征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