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周二
暴雨中的车尾灯
2017年09月26日 16:46:12
赵泽威

在我参加工作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如果你问我对什么印象最深刻,那么我肯定会第一时间想到7月9日狂风暴雨那晚的车尾灯。

那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到乡镇上去值班。和带班领导王书记坐在值班室里,看看报纸,整理整理一周的文件,本以为又是平平淡淡没有任何紧急状况发生的一天。到了傍晚,天色转眼间黑了下来。忽然门、窗、树,一齐响起来。灯灭了,窗户打开,墙在颤,一切都混乱、动摇,天要落下来,地要翻上去。

雷声响过,大雨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风追着雨,雨赶着风,风和雨联合起来追赶着天上的乌云,整个天地都处在雨水之中。一霎时,雨点连成了线,“哗”的一声,大雨就像天塌了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泻下来。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

整个乡里都停电了,屋里漆黑一片,屋外千军万马。突然间值班电话响了起来,接起电话,只听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急切的男人的声音:“喂,是政府吗?我家的房子后面的树被风吹到了,把我家房子砸坏了,屋子里一直在漏雨,怎么办啊?”

虽然是位女同志,但王书记并没有慌乱:“你先到屋子外面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们立刻就过去接你,千万别走远。”

被大风吹倒的围墙(资料图)

“走,跟我开车去接人过来。”说完,王书记拿起钥匙就冲了出去。

费力地拉开车门,发现风刮在车门上,好像一个成年人用尽全身的力气顶着门,根本关不上。倾盆大雨早就超过了排水管道的承受力,马路上的积水已经没过了脚脖子,车子开在路上就像是小船在巨浪中摇曳。车子的双闪灯在雨里闪烁着,仿佛报告着事情的严重性。

“王书记,我来开车吧。”

“不用,我来开,你保存体力,一会儿还要帮村民搬东西呢。”

一路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子,本就是坑坑洼洼的地面上都被水覆盖住了,这让地面上的坑都变成了陷阱。等我们一路颠簸地到了村民家里,却发现就在这段时间里,风吹倒了围墙,把男人的双腿压在了下面。男人的妻子和女儿在一旁无助地哭着。

“必须立刻把人拉出来送到医院去。”说完,王书记撸起袖子冲进雨里,我们俩一人拉住男人的一只胳膊,却发现这样只会让男人伤得更重。

“必须先把砖块搬开,不然根本救不出来。”王书记说。

狂风一下就把我们的雨伞吹散了,大雨瞬间就把我们淋湿,就好像刚刚淋浴过一样,我们只能蹲下才能保证不被吹倒。我们徒手,一块一块地把废砖块搬开,扔到一旁。

“同志,谢谢你们了,我这条命就是你们救的啊。”男人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没事,我们的工作就是为了让你们少受些苦啊。”

终于,压住男人腿的砖块被清理得差不多了,王书记把男人扶到了我的背上,我把他背上了车。

暴雨中的马路(资料图)

一路艰难地把车子开到了通往镇上的大道上。平常车水马龙的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大道两旁的大树已经被吹倒了许多。狂风依然在继续,大树随时可能倒下砸在车上。

“乡里的医院停电了,必须把他送到镇上去治疗。你和大嫂她们先回单位,我去送他。”王书记回头看了看村民还在流血的双腿,心一横,脚下油门就踩了下去,只留下两盏闪着黄光的车尾灯渐渐消失在暴雨中。

“放心吧大嫂,王书记肯定会把大哥安全送到医院的,你先进屋休息会吧。”看着那车尾灯,我只能收起脸上的担忧安慰大嫂。

一路惊心动魄的疾驰,好在有惊无险地到达了医院。村民的腿伤得到了救治,总算是平安度过这惊险的一夜。

河北省肃宁县党员干部对风灾后的受阻路面进行清理

雨停风止了,围墙修好了,道路也清理干净了。但是那两盏一闪一闪的车尾灯却一直留在我的心中,它里面蕴藏着群众的寄托,还见证了党员干部的使命和承诺、责任和担当。

(作者单位:河北省肃宁县万里镇政府)

征文目录